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长篇小说《启示录》之序(博客版)  

2008-02-12 23:18:26|  分类: 长篇《启示录》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启示录”命名的作品有不少,各种体裁似乎都有,如果现在已经有点“滥”了,那我再“滥”入而不知羞,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厚脸皮”。

    那我为什么非得选用这样一个“题名”呢?并非这个“名字”实在太好,古今中外都抢手,非得如此“抢注”商机不可。我是没得选择,因为她的主题内容就是“启示录”,也就是《圣经》中新约的最终篇,对之译解和求注的全部过程。

    这是翻译吗?是翻译。不是通常的“母语翻译”,或称“本土语言翻译”,即把某种语言的文本翻译成另一种语言的文本,这里指汉语文本。可以说这是三国文字的“对照译解”,即采用英语文本,对照日语文本和“原汉语文本”,再译解出“我的汉语文本”。因此,或许可说是“三国语言四种文字”,确切地说,就是“三种语言体系的四种表述性文字”。一般可称为:中英日译解,其中汉译二种。在“圣经学”方面,专业术语一般用“解经”来表述对《圣经》的“译解”。

    既然是翻译,为什么“冒充”长篇小说呢?因为这绝对不是通常表述意义上“单纯性质”的翻译,也就是“一对一的文字转述”。其着重点在于“这种文字的转述过程”,也就是怎样“完成这种文字转述”的。通常所见的翻译作品,不但没有、恐怕也不可能具有这样的“转述内容”,大概顶多有或多或少的“注解”。因而,拙作就不能称作“翻译作品”。

    那么,完成这种“文字转述”是通过什么“手段和工具”呢?那是“比较与分析的心理叙述”。显然,这是小说的“特长”,现代数码电影再怎么高科技也具备不了“心理叙述”。所以,由此可以称作“特殊文体”。而没有“心理容量”就没有“现代小说”可言,或许也可以作为一种“附加说明”。

    当然,就文体而言,我不敢妄称这是“独一无二”的所谓“独步”什么的,因为如今敢于夸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英雄好汉不是少数。能够如此大胆表白,运气好就名利双收,这肯定是好事,但不是我的好事。我只是觉得以这种“比较与分析的心理叙述”来译解《圣经》中的这部《启示录》,是对我而言最吻合的也许还是最好的方式。

    当然,对于那些看惯“言情小说”、或说偏爱“情节刺激”的诸位,我预先替你们说一句,那是绝对“枯燥乏味”的,但我不会劝你们“不要浪费时间”。此外,对于只有好奇还无耐心的诸位,我也替你们说一句,那是绝对“折磨精神”的,但我也不会劝你们“何乐不为”呢!

    为了完成这部长篇小说,我用半百人生做了准备,尤其是耗费了最近的三十年光阴,尽管只化了二年时间就用电脑键盘打成了“文字形式”。其中涉及到了80部翻译作品,所以才有“资格”出现在“为未来读书”的博客中。这不是“献丑”,也不是“博美”,更不是赚取“点击率”。

    在完成这部作品的过程中,我当然想了很多,其中很多是“不可告人”的,即便这个开头之序,也有许多“不可告人”的在内外“流动和滚动”。如果说这就是所谓的“独特思想”,那还不如说这就是“思维过程”。我很想暴露出来,因为感觉到强烈的冲动,但我还在犹豫之中,毕竟我是普通人,普通人之所以成为普通人的所有东西我都具有。能够如此理解我的诸位,显然也是普通人。

    我总会吐露几句的,犹如这部作品中所吐露的内容。

    其一,未来,不管想得到、还是“关我什么事!”,谁也不知,也许只有上帝知道。这个上帝,在世界各国各民族中会有各种称呼,他,可能就是爱因斯坦的上帝,但绝不可能是毛泽东的上帝。

    其二,我在上海的所有教堂几乎亲听了所有牧师和同工的讲道,很少令我“得益非浅”的。究其原因,恐怕很难排除“讲道语的表达水准不高”,以及引用的“圣经语言之不畅和歧义”。

    其三,作为一种宗教,基督教可说是“最开放的宗教”。因为据统计,把《圣经》翻译成“母语和方言”的语种最多(二千多种),同语种的各种文本最多,出版发行量也最大,而且不间断的持续时间也最长。

    其四,《圣经》作为基督教的“圣典”,不用说当然代表“上帝之言”的传达表述,也可说是一部真正的“天书”,但其历史形成的轨迹,以及涉及内容的“包罗万象”,又远远超出了“基督教”的范畴,往往被称作“人类的百科全书”,是“过去、现在和将来的预言”。因此,其全球影响力可说最大,甚至完全可以说“西方世界”就是建筑在“这本圣书”的理念之上的。

    其五,大陆中国的现状与真正的“开放”还有很大距离,但是,大陆中国已经“开放”了,并且还在继续“开放”,有一种表述叫“渐进”。这是事实,也是现实。如今的“言论自由”与“毛泽东时代”可以进行“比较”,但不在同一个层次上,这是有目共睹的,至少毛的“反革命罪”从法律条款中删除了。此外,毛的“言论自由”已被不断呈现的历史见证为“言论唯他是自由的”,而毛终结以后的年月来见证“言论自由”,那是属于“中国式的进步”,比如说“中国式的互联网”。从这点来说,“历史意志”确实不为毛这类“无神之神”所能左右。

    其六,必须承认大陆中国是一个普遍没有信仰的国度,换一种说法叫“无神大国”,;而且,即便传统上的“文化阶层”、所谓“士大夫”,也只能算作全体国民中的“一小撮”;尽管现在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几乎时刻面临着“无神的环境”和“无神的教育”,从属于“哲学范畴”的“神学思维”是“舶来品”、是要所谓“洋为中用”的东西,而不认为这是具有“普世价值”的“人类思维”。此外,长期以来一直为“意识形态”政治服务的“非难神性的宗教批判思维”还不可避免地占据着、甚至支配着人脑,因此,不能不存在一个怎样“尊重和理解”宗教信仰的社会问题。

    其七,最近几年,相关学术界有过一阵“文化基督徒”的争鸣,一些文章过分探究和置疑“这个名称”、或说“这个专用名词”,非得要“确定无误”地予以“信仰确认”,我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之嫌疑。因为你能这样类比吗?“你是共产党员,你就一定信仰共产主义”。世上很多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名副其实”的,话再说回来,又有多少“名副其实”的“名词概念”呢?“文化基督徒”的大陆存在,这是客观现实的反映,不是什么人可以杜撰出来的,这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即便有些人在“赶时尚”,但终究形成了“一种趋势”。

    其八,任何社会永远是在“变动”之中,甚至按照“宇宙进化论”来说,已经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但在每一个“相对时期”,一个社会怎么发生“变化”,也许可以“预测”,但最终变成个“什么样子”,还是“无知状态”,看来还得求助“那个上帝”,因为他代表“未来”。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圣经》的“解经”,不管属于哪种形态,可以说具有“无限可解性”,其语境也是“无止境”的,犹如“时间和空间”,只要人类还在这个星球上,或者人类还存在的话。

    最后,必须交代的是:拙作采用的《圣经》英汉对照翻译文本,为中国大陆教堂现在普遍使用的新标准修订本和简化字和合本,《Holy Bible》- CHINESE \ ENGLISH(UV·NRSV)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CHINESE UNION VERSION (With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s)。《圣经》日译文本为《新約聖書》新改訳版,日本聖書刊行会。这是日本基督教会使用的现代日语版本。

    最后一句话是,能够把“启示录之序”说到这种程度,对我来说也是不那么容易的,因为我很担心高血压引发脑溢血,会毁掉我的脑子。

 

                                                                                                                                          三稿于上海四号

                                                                                                                                       2008-2-12,大年初六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