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國文字長篇《启示录》第一章1~3节  

2008-02-15 23:39:35|  分类: 《启示录》1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译:Introduction and salutation

 

日译:神のことばとイエス?キリストのあかし

 

我汉译:上帝的指示与耶稣的证明

 

原汉译:引言与致意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词“Introduction”:具有“介绍,传入,初步,导言,绪论,入门”等含义,英词“salutation”:具有“向…行礼,致敬,迎接,招呼”等含义。原汉译可以说基本按照英词之义译出,但为什么日译却很不一样呢?我觉得日译采用“意译”更好,因为日词“ことば”具有“语言和文字,思维和情感”综合表述的作用,而日词“あかし”则具有“证明和证据”的提示性和明示性。

    我按照日译的“意译”思路来理解,并把日词“ことば”的词义,归纳而集中到一个相当明确的汉语动名词“指示”上,因为“指示”是自上而下的,在这里,具有“不容反驳和怀疑”的神圣性:只需要感悟和接受。

    但对“证明”这个词的选用,又觉得有所困惑。按照日译的词义,也会出现歧义的理解。例如 ① 是耶稣“证明”了有上帝的指示。②是上帝的指示“证明”了有耶稣的存在。这不是“文字游戏”,更不是“同义反复”。

怎么办?德国作者恩斯特·卡希尔(Ernst Cassirer)在《人论》(An Essay on Man)第七章【宗教与神话】第92页中说:“根据托马斯·阿奎那的看法,宗教的真理是超自然超理性的;但它不是‘非理性的’。单单依靠理性我们不可能深入信仰的神秘中去。然而这些神秘并不与理性相矛盾,而是使理性尽善尽美”。也许我会有更好的理解和表达,这需要时间的帮助。

我,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思索这个问题?这是属于“启示”的问题,怎能轻而易举?“启示”遍布于词语之中,犹如“水”在“池水”之中。我的手掌能够捞起多少水?水,在滴答、在滤干、在渗入、在隐没。

  

 

                                                                 (1)

 

英译:The revelation of Jesus Christ,which God gave him to show his servants

what must soon take place;he made it known by sending his angel to his servant John。

 

日译:イエス?キリストの黙示。これは、すぐに起こるはずの事をそのしもべたちに示すため、神がキリストに与えになったものである。そしてキリストは、その御使いを遣わして、これをしもべヨハネにお告げになった。

 

我汉译:这是上帝给耶稣基督的启示,要他把必将马上发生的事情,对他的使徒们指明,并派遣使者告知他的使徒约翰。

 

原汉译: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

 

                                (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词“revelation”,具有“显示,启示,揭露,新发现”等词义,而汉词“启示”相比较就狭义得多,但也不能把内涵丰富的英词“revelation”全部译解出来,只能有所损失,可惜!

    英词“God”,日译和原汉译都选用“神”,不敢苟同。原因在于:上帝确实是神,但神是不是唯一的?作为“西方世界象征”的古希腊古罗马诸神,以及“东方世界”的诸神,都很容易联想到;即便置于“希伯莱犹太教”的语境中,也很难确定没有其他神,这样就会混淆,造成误解。

再说,即便联想到的诸神,都属于神话中的神,那么上帝这个神,也得更加明确,命名为“真神”,以别于其他“假想之神”。所以,这里的上帝与神是不等同的,除非已认定“神是唯一的”,即上帝,这样才严密无误。所以,我就选择“上帝”这唯一确切的称呼。

    必须说这整个一句,英译相当通俗易懂,显得平和。但原汉译却强化了天上人间的“上下等级”距离,运用表明中国伦理关系中“君臣等级”的词语,例如:“赐予”,“仆人”,“晓谕”,“差遣”。这类词语,具有某种“威慑力”,潜有“不可抗拒感”,但我觉得还是“亲和力”更有知性感染性,而由上而下的“威严”就隐含其中。我想上帝和耶稣会更喜欢我的理解,因此我选用汉词:“给予”,“使徒”,“告知”,“派遣”。

    这时,我想起了《人论》第92页中这一段话语:“基尔凯戈尔把宗教生活说成是最大的‘荒谬’。在他看来,消除这种荒谬也就是否定和毁灭宗教生活。并且宗教不仅在理论的意义上始终是个谜,而且在伦理的意义上也始终是个谜。它充满了理论上的自相矛盾,也充满了伦理上的自相矛盾。它鼓励我们与自然交往,与人交往,与超自然的力量和诸神交往;然而它的结果则恰恰相反:在它的具体表现中它成了人们之间最深的纠纷和激烈斗争的源泉。宗教自称拥有一种绝对真理;但是它的历史却是一部有着各种错误和邪说的历史。它给予我们一个远远超出我们人类经验范围的超验世界的诺言和希望,而它本身却始终停留在人间,而且是太人间化了。”    

我就是人,我停留在自己的身上,我试图理解自己,所以这不是什么翻译,我遇上了普遍的问题。

 

 

                                                                            (2)

 

英译:who testified to the word of God and to the testimony of Jesus Christ,even to all that he saw。

 

日译:ヨハネは、神のことばとイエス?キリストのあかし、すなわち、彼の見たすべての事をあかしした。

 

我汉译:约翰就按他所看到的那样,证明了上帝的指示和耶稣基督的证词。

 

原汉译:约翰便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

 

                           (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在词序上,原汉译大致按照英译,日译也如此,但我觉得汉语的构词结构和英词不一样,所以采用变通译法,显得更通顺,更符合汉语的词义阅读和理解。

在选词上,英词“that”,是代词用法。日译选用名词“事”,尚可接受,这是由日语的构词结构所决定的。英词“that”,指代的是“word”和“testimony”,应该是很明确的内容,所以约翰才能证实。但原汉译把“word”译为名词“道”,则显得过于抽象。

原汉词的“道”,其涵义很多,实在难以确定,我看约翰也把握不了,怎能证实?不过,这里的“word”还是具有神秘性,而“道”也具有神秘性,但必须意识到:这里不是强调“word”的难以捉摸的神秘性,而是着重可以作见证的明确性。因此,我就选用“指示”。

看来,还值得进一步说明。如果推敲一下“word”这个英词,译成“文字”的话,就强调了可见性;译成“语言”的话,就强调了可说性;译成“词语”或“话语”的话,则兼顾了可视和可说性,而且通俗浅显。可我都没选用。我选用“指示”,具有命令色彩,但不觉得“严厉”,是个中性词;另外,还有承上接下的意图。本章一开始,就是“上帝的指示”,二者是同一性的,可以这么认为。但我又难以摆脱词语的“隐喻”作用,要进行断然的选择并非那么容易。

我记得刚买不久的那本打折书《上帝是道成肉身的隐喻》(The Metaphor of God Incarnate),英国作者约翰·希克(John Hick)在第十章【神的道成肉身作为隐喻】第116页中说:“语言的隐喻用法与字面用法相对。字面用法仅仅是在既定的语言共同体中的标准用法,是运用词语传达约定俗成的意义,这些意义都可以记录在字典上。因而一个词的字面意义大体上说就是字典上的意义,就字面意义言说的话,可以用这一标准的或字典上的意义理解。与此不同,隐喻是非字面的或比喻性的言语 —— 还有转喻、反讽、举隅、夸张、明喻、习语和反叙 —— 之形式。因而隐喻性言语是语言的一种用法,在其中言说者所要表达的意义不同于字典上的意义。究竟以何种方式不同,这已证明难以说清,而且事实上也没有以任何可被广泛接受的方式弄明确过。”

这是译者译得不爽、还是作者表达不清?我能相信自己吗?当我怀疑之时,我更想要充分的把握。然而,我感觉到不安,是那种坐立不安的感觉。词语具有针刺的效果,挑选什么来刺激自己呢?

 

 

                                                                              (3)

 

英译:Blessed is the one who reads aloud the words of the prophecy,and blessed are those who hear and who keep what is written in it ;for the time is near。

 

日译:この予言のことばを朗読する者と、それを聞いて、そこに書かれていることを心に留める人々は幸いである。時が近づいているからである。

 

我汉译:受到祝福的是大声宣读预言的人,还受到祝福的是那些聆听预言的人、和坚信书中预言的人。因为所预言的日子临近了。

 

原汉译: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

 

                                (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Blessed is ~ Blessed are ~ ”是个并列句式,前者单数,后者复数。我也采用并列句式,改变原来的兼并句式,这样更好,有强调而愈加明晰的意味,不再那么干巴地表达。但是否要改变因果关系的句式词序,一时迟疑不决,其实考虑也很久了;因果关系很重要,也得兼顾语义的通顺表达。

对于“Blessed is ~ Blessed are”日译为:是有幸的。这是精神和世俗的兼顾译法。而原汉译则为:有福。偏于世俗,也即暗示可以获得实际利益。但我汉译为:受到祝福。则完全偏于精神受益,表现心灵感动,是企盼得到感应的理解。

对于“keep what ~”,日译采用:“留存心中”。强调心灵的接受程度。而原汉译为:“遵守”。带有强迫性和非自觉意味,是否该受到“祝福”呢?有些不知所以。我则选用:“坚信”。这是明确信仰的词语,在此时是合适的、不过分的,但是否真的准确无误呢?词语多少都有“魔鬼的天性”,那就是“捉摸不定”。

我在《人论》中看到了这一段,第131页:“人类从道德义务走向宗教自由不是靠某种造反来成就的。甚至就连伯格森也承认,从历史上讲,他认为应当是真正宗教之精神的神秘主义精神并没有中断其连续性。神秘主义向我们展现出   —— 或更确切地说我们真正想要这样的话,它将会向我们展现出 —— 一个奇迹般的景象;但是我们并没有想要这样,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不可能想要这样;我们会经受不住这种压力而失败。”我感到疲累,稍许受到点挫折,这种感受就会来到,所幸我已选择了这一段,完成了某种补充,弥补了早就发现的问题;尽管这样,疲累还是没有消退,也许这是我的精神所需要、而我的意志所不需要的,我的肉体并没有夹在其中,因为昨晚睡了九个半小时。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