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1章(4~7節)  

2008-02-19 22:16:56|  分类: 《启示录》1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5)

 

英译:John to the seven churches that are in Asia:

   Grace to you and peace from him who is and who was and is to come,and from the seven spirits who are before his throne,and from JesusChrist ,the faithful witness,the firstborn of the dead,and the ruler of the kings of the earth。

 

日译:ヨハネが送った七つの教会へのあいさつ

  ヨハネから、アジアにある七つの教会へ、常にいまし、昔いまし、後に来られる方から、また、その御座の前におられる七つの御霊から、また、忠実な証人、死者の中から最初によみがえられた方、地上の王たちの支配者であるイエス?キリストから、恵みと平安が、あなたがたにあるように。

 

我汉译:约翰致函给亚洲的七个教会:

    特赦你们并给予你们和平。这些来自于上帝,他存在于现在、过去和将来;这些也来自于七个神灵,他们就在上帝的神座前;这些还来自于耶稣基督:他是忠实的上帝见证人,是死里复活的第一人,是统治世上所有君王的人。

 

原汉译:约翰写信给亚细亚的七个教会。但愿从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和他宝座前的七灵,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于你们!

                                                                                                  

(4~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Grace to you and peace ~”,日译为:恩惠和平安;原汉译也为:恩惠和平安。从英词的字面意义来看,日译和原汉译都可以解释。但我的汉译却是:特赦再给予和平。我的理解是:约翰作为基督的最大使者,是初期基督教的代言人。当时,约翰所面临的亚洲七个教派,其实都是异教,所以“首先有罪”。因而句法上先予以“免罪”,然后才给予和平或平安,这是相反相成的。我相信基督不会把“恩惠和平安”平白无故给予“异教徒”的,归顺“基督”该是前提,然后才有“许诺的兑现”。这是不同的等级意识,应该区分出来。

    对于英译代词“him”,日译采用“人”的敬体用法;原汉译则用“神”,我的汉译却采用“上帝”。这样直接点明为好,以免混淆“诸神”,即便有“三位一体”,这里还是上帝的形象“不可更替”。

    此外,对于英词“ruler”,日译为“支配者”,原汉译则为“元首”,我汉译为:“统治的人”。因为这里所指代的就是耶稣,他具有“人的形象”。

    成为疑问的是:原汉译有个“但愿”,日译中也有“希望之意”,但英译中显不出来这层意思。我也没有添加这种“祈使句义”,换一句话说,使用这种“祈使句”也未尝不可,使得句子“委婉些”。

    我也不知为什么就在《原始思维》(How natives think \ Primitive mentality )中寻找起来。作者是法国列维·布留尔(Levy-Bruhl,Lucien),第100页:“在原始民族的思维中,逻辑的东西和原逻辑的东西并不是各行其是,泾渭分明的。这两种东西是互相渗透的,结果形成了一种很难分辨的混合物。”我也不知怎么陷入到一种“自行其是”的混合物中,不要逻辑,只要感觉,甚至依赖直觉。我觉得那些“词语”不舒服,我觉得非得“改造”不可!其实只有三种文字,但我却觉得有四种,每一种都在“各行其是”。

                                                   

 

(5~6)

 

英译:To him who lves us and freed us from our sins by his blood,and made us to be a kingdom priests serving his God and Father,to him be

glory and dominion forever and ever。Amen。

 

日译:イエス?キリストは私たちを愛して、その血によって私たちを罪から解き放ち、また、私たちを王国とし、ご自分の父である神のために祭司としてくださった方である。キリストに栄光と力とが、長しえにあるように。アーメン。

 

    我汉译:他,耶稣基督爱我们,他用自己的血把我们从罪中拯救出来,并使我们在上帝的国土中作为牧师,为他的上帝之父服务。光耀和统治,永永远远属于他,耶稣基督。阿门!

 

原汉译: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 神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5~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有趣的“争斗”开始了。英译“free”,当然最常用是“自由之义”。但日译用“解放”,原汉译用“脱离”,而我偏用“拯救”。我觉得“拯救”最贴切,感觉也最强烈。这里需要感觉强烈的“词语”,而“解放”似乎太平了。

    还有一个“罪”词。英译和日译,都为“罪”,原汉译则为“罪恶”。我以为一个“罪”字为好。单音节的“罪”单纯而纯粹,双音节的“罪恶”反而破坏了“原罪”的单一性。罪与罪恶、与罪孽、与罪行,应当有所区别和侧重。

    美国作者罗洛·梅(Rollo May)在《爱与意志》(Love and Will)第179页说:“从传统上看,人类征服原始生命力的办法是给它命名。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从先前令人恐惧的非个性化混乱状况中,赋予原始生命力一种个性意义。我们只须历史地回顾,为了驱走魔鬼,知道魔鬼的名字是多么重要,就不难明白为原始生命力命名的重要性。”难道“罪”不就是一种“原始生命力”吗?

    于是,我又看见这个英词“Kingdom”,词典的意义是:王国,领土。日译为“王国”,但原汉译却是:国民。我的汉译是:上帝的国土。还有对于“priests”这个英词,日译和原汉译都用“祭司”,而我的汉译与英译“牧师”一样。我以为“牧师”比“祭司”具有现代性,比较平民化,有令人亲近的感召力。

    罗洛·梅在《爱与意志》第179页又说:“名称是神圣的。为他人或他物命名,使一个人具有凌驾于他人或他物之上的权力。”“在古代以色列,犹太人对上帝不能直呼其名,上帝的名字耶和华的意思是‘无名氏’,它是人用来称呼上帝而又不致于直呼其名的方式。”我是否直呼过“上帝”呢?

    这时,我想到了“光荣”,也就是英词“glory”。日译也是“光荣”。原汉译是“荣耀”,我就是不喜欢,似乎散发出强烈的世俗味。于是,我选择了“光耀”,那是一种自然光晕的效果,也是一种精神意象。确定以后,我觉得自己放松了,有一种和上帝沟通的快感,使我特别愉悦。

    罗洛·梅在《爱与意志》第179页还要说:“一切文化中都有一种基本矛盾:一方面,语词是区别人与其他动物的标志;另一方面,语词对敢于驾驭它的人来说又具有危险性。在心理治疗中,作家们往往大叫:‘如果我这样写,我会被杀死!’而在犹太人传统中,则往往强调语词是特殊意义的载体。很可能,作家心理障碍症更容易威胁到那些在犹太传统中长大的人。”

    如果局限于“犹太人”,人类岂不是太美好了!我觉得自己就是正在大叫的人,也许是“犹太人”,但我没有那种“出生的标志”。也许有过,被我在成长过程中用“别人的手”抹掉了。

    于是,出现了这个词语“dominion”。它是英词,具有“统治权”和“领土”的含义。日译为“力量”或“势力”。原汉译为:“权能”。我特别反感这个“权能”词语,不能用!我觉得还是“统治”比较合适。因为没有领土就无所谓统治可言,反之有了统治权却无领土,也是空有。 

 

(7)

 

英译:Look!He is coming with the clouds;

           every eye will see him,

           even those who pierced him;

           and on his account all the tribes of the earth

           will wail 。

           So it is to be。Amen。

 

日译:見よ 彼が、雲に乗って来られる。

          すべての目、ことに彼を突き刺した者たちが、

          彼を見る。

          地上の諸族はみな、彼のゆえに嘆く。

          しかり。アーメン。

 

我汉译: 瞧呀,他乘云正在到来!

                所有的眼睛都将看见他,

                就连那些刺杀他的人也无例外;

                并且世上所有的民族

                都将因为他的缘故而悲喜交加。

                这一定会成事实。阿门!

 

原汉译: 看哪,他驾云降临,

                众目要看见他,

                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

               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

               这话是真实的。阿们!

 

(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如果不在露天,那就感觉不到那种“正在到来”的“运动”。那是云的运动,也是鸟的运动,还会看到芽的运动。我特别惊喜的就是这三种运动。

    这是诗的节奏,我知道黄昏与这种节奏的关系。现在已是黄昏,面对“ is coming”,这是“正来”的英词。日译也来了,也是“正来”的含义。但恰恰原汉译是“降临”,自上而下的动作,也是一种“运动”,但很表象。我需要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运动”,于是“正在到来”就是我的选择、我的汉译。

    当然,我很过敏。为什么要用“部落”?英词这样解释也是可以的,而且更加具有说服力。日译选用了“诸族”,也未尝不可。但怎么回事?原汉译却是“万族”。这个“万”,自然是个“不实之词”,我不能“爱”这个词。我甚至发现自己厌恶这个“不定量词”,因为我感觉到一种“习惯性势力正在迫近”,我想逃避。于是,我就选择了“所有民族”这个词,有种满足感。

    又是《爱与意志》,现在是第182页:“安德烈·莫洛亚(Andre maaurois)告诉我们说:‘通过写作表现自我,这种需要来自对生活不能适应,来自人不能在行动中获得解决的内心冲突。’作家写作不是因为他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答案,而是因为他内心的冲突需要解决。冲突的解决不是仅凭决心就能办到的事情,它建立在一种更为深广的意识维度上,而作家只有通过同自身内在冲突的搏斗,才能到达这一意识维度。”我似乎停止了思索,不再寻求词语的边界。

    但我身不由己,我不喜欢这种感觉。然而,英词“on his account”还是出现了。“由于他的”这样英译,也说得通。日译是“他的原因”,原汉译是“因他”,我的汉译是“因为他的缘故”。他,似乎谁都知道他的遭遇,他为众人而死,又为拯救众人而复活。不能太简单,不能敷衍了事。

    我还是想找到这一页,就在《爱与意志》这本书中。已经有二十年了,当年的划痕和笔迹还存在,这一页也不会消失。果然在第176页:“今天,人们到处谈论知识就是力量、就是保障、就是财富,以致于我们都忽略了:与获得知识有关的一个字眼‘apprehend’(领悟,理解),同时也意味着恐惧。查阅韦伯斯特词典,我们发现‘apprehend’一词的意思则是‘预见到焦虑、烦恼和恐惧’。‘apprehension’的情形也是一样:第一层含义‘精神的把握’之后,紧跟着就是第二层含义,‘对未来不幸的恐惧’。”于是,由于那种“巨大的可说无边的不确定性”之存在,而又无法把握这种“实在说不清楚的不确定性”,因而“明天的恐惧”就成了“生存的最直接经验”。

    英词“wail”,表明“悲痛等”,也就“到来了”。日译是“悲叹等”,原汉译是“哀哭”,我的汉译是“悲喜交加”。这是意译:悲是惨死,喜是复活,同时来到,岂不是又悲又喜!这种喜,当然不是喜剧的喜,而是悲剧的喜。不是人死的喜,而是人活的喜。还是存在于《爱与意志》的第176页:“认识是一种危险的事情,但不去认识却更为危险。”“事实上,我们一直面临这样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一个人究竟能够承受多少自我认识?” 我曾试图突破这种“自我认识”,我以为“自我认识”是很有限的,但我越是这样去“认识自我”,我发觉自己越是认识不了自己,好象“这个自己”逐渐成了“那个自己”。似乎成就了这种“自我揭示”:我正是通过“认识自我”才疏远了“自我认识”,并且成了把我自己推离开自身的“唯一动力”。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