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二章(1~4节)  

2008-02-29 22:49:18|  分类: 《启示录》2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二章)

 

 

英译:The Message to Ephesus

 

日译:エペソの教会へのことば

 

我汉译:带给以弗所的音信

 

原汉译:给以弗所的信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原汉译用“信”来表达英词“The Message ”的词义,我不能赞同,支持我的还有日译“ことば”。但用什么词为好?“音信”要比“消息”为好。因为“音信”兼有“语言和文字”的双重表述含意。但让我又踟蹰不安的是,追索“信”字的本义,就是“语言”的表达,还具有“诚信和诺言”的含义,而我把它视为仅仅是“文字的信”是否我错了?为了“坚持”自己反复阅读的印象,我又查看整个这一章,我觉得应该把“Message”与通常使用的“Letter”(信)分开,因为没有使用这个“信”。

我不记得多久没翻这本书了:《人的问题》(Problems of Men)。作者是美国人约翰·杜威(John Dewey)。第八章【权威与对社会改变的抵抗】第78页:“从不可知的年代以来,人类的性情就是把属于长期传统习俗的东西归之于神圣的来源和受着神圣的制裁。个人不是追求变迁,而比较一般的是害怕变迁。”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种,哪一种表现都在我身上反复出现,我避免不了其中任何一种,这是否等于白说一气呢?

我觉得“以弗所”这个译名“不舒服”。这是教会的名字,也可能是人名,也可能是地名。我想改译,但又觉得还能容忍,不是什么原则性的词语选用。《人的问题》第78页又说:“在人类历史的较大一部分时期内,个人是比较喜欢权威和稳定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对我说的,我觉得有点道理,但我总是违反这点道理,至今不懂道理,这跟“启示”多少有点关系,似乎说明没有“白启示”。

 

 

(1)

 

英译:“To the angel of the church in Ephesus write:These are the words of him who holds the seven stars in his right hand,who walks among the seven golden lampstands:”

 

日译:エペソにある教会の御使いに書き送れ。

「右手に七つの星を持つ方、七つの金の燭台の間を歩く方が言われる。」

 

我汉译:“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之信:那个右手拿着七颗星,行走在七个烛台之中的人,他所说的是:”

 

原汉译:“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灯台中间行走的说:”

 

       (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按原汉译的第一句:“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说”,这信看来还没有写成,是“将来时”,英译似乎也是这个意思,日译也反映了相同内容。但我的汉译是:“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之信”,表明的却是已经完成了的信,是“过去时”。我以为这样为好,符合本章分别“送信”的“既定时态”,因为把还没有完成的信“送出去”,好象有背“常理”;再说,嘱托“要去写”,显不出“迫切性”,这可是不同寻常的信,哪能还没“写就”呢!

原汉译用“七星”来表达英词“the seven stars”的词义,会不会产生歧义?到底是“七颗星”,还是“七星模样的一颗星”?英译和日译都很清楚,是“七颗星”的复数量词概念,所以我的汉译也采用“七颗星”。另外,可以参照的是“七个烛台”,原汉译也用了“七个灯台”的复数量词,而不是“七灯台”。

    接着,《人的问题》第78页还想说:“新科学为了企图扫清它的荆棘道路,而断言:它是按照上帝的样子思考上帝所思考的东西的。”可惜我不是上帝,我也无法按照上帝的思维来思考翻译问题。但我很想试试看!不过,上帝可不是一个可以随意翻弄的概念,上帝的神圣不在于膜拜,上帝的存在是一种公理。

 

 

(2)

 

英译:“I know your works,your toil and your patient endurance。I know that

you cannot tolerate evildoers;you have tested those who claim to be apostles but are not,and have found them to be false。”

 

日译:“わたしは、あなたの行いとあなたの労苦と忍耐を知っている。また、あなたが、悪い者たちをがまんすることができず、使徒と自称しているが実はそうでない者たちをためして、その偽りを見抜いたことも知っている。”

 

我汉译:我知道你的所为、你的辛劳和你的长久忍耐。我还知道你无法容忍作恶者;并且测验那些不是传道者却自称传道者的,发现他们是伪善者。

 

原汉译: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

 

(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一上来就碰上英词“works”,英译为:“工作”,未尝不可。但我喜欢日译:“行い”(所做、所行、所为)。于是,我的汉译就选用:“所为”,而原汉译用:“行为”。  

还有英词“evildoers”,可英译为:“作恶者”。日译为:“恶人”,原汉译也是:“恶人”。我的汉译同英译。区别在于:恶人,指代本性是“恶”的人,属于内在的定性;作恶者,指代所作所为是“恶”的人,属于外在的定性。我以为“作恶”与“原罪”是有区别的,不能一概而论。

    再有英词“apostles”,可英译为:“使徒”或“传道者”。原汉译和日译一样,都是“使徒”。我觉得“传道者”更为“传神”,我的汉译就用了这个词语。还有英词“false”,原汉译为:假的。英译也有这层意思,日译也有这个含义。但我觉得还是采用“伪善者”为好,更有品味,于是就选定了这个词语。

    还得看一看《人的问题》在说什么?第174页:“一个单纯直接的判断,从这种情况的性质看来,是既不能在理智上加以改正,也不能在理智上加以应用的。”对于这一句,此书译者是怎么译出来的,不清楚。这是此书第三部分【价值与思维】其一的第二节:“在逻辑上控制道德判断的可能性”之中的内容。似乎很抽象,必须要有足够的氧气才能思索。黄昏来临,今日忽降八度,总有点气闷似的,我就怕气闷,不是郁闷。

    畅通不了的,是门窗而不是马路,如果你不愿接受黄昏的气息,还有灯的逐渐明亮,情绪是不能支配的,我早已深深体会到了。

 

 

(3~4)

 

英译:“I also know that you are enduring patiently and bearing up for the sake

of my name,and that you have not grown weary。But I have this against you,that you have abandoned the love you had at first。”

 

日译:“あなたはよく忍耐して、わたしの名のために耐え忍び、疲れたことがなかった。しかし、あなたには非難すべきことがある。あなたは初めの愛から離れてしまった。”

 

我汉译:“此外,我知道你由于我的名字关系,忍耐了很久而不厌倦。但我还得指责你,那就是你抛弃了最初拥有的爱。”

 

原汉译:“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

 

(3~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觉得有些疲倦,甚至想躺倒,但我睡不着,我被一种东西压迫着,无法逃遁。我试图寻找某种解释。这本书出现了:《理性、社会神话和民主》(Reason、Social myths and Democracy),作者是美国的悉尼·胡克(Sidney Hook),第205页:“~ 但是,却不可以把我们在任何物体中区别活的和死的细胞这一事实,说成是身体的任何细胞(作为一个整体的身体,也是如此)在同一个方面和同一个时间内既是活的又是死的。”我发觉这一页上夹着一根头发,有点卷曲,还是黑的,那是过去的我留下的一种痕迹,将近二十年的“遗物”。

那是因为我看到了这个英词“weary”,一种条件反射。日译为:“疲れたこと”(疲乏),原汉译为:“乏倦”,但英译却有很多表达:“疲倦,厌倦,厌烦,讨厌”等。我的汉译选择是:“厌倦”。我不厌倦谁厌倦?但不能厌倦。

我又看到了这个词,这是日译:“非難”(非难)。原汉译是:责备。我觉得都不确切,我选用:“指责”,这是合适的汉译词语。但英词“against”的本义,并非如此,不过这样意译,也能说得通。

《理性、社会神话和民主》还想说话,第221页:“象宗教的基要论的信徒们,在每一个新的科学发现中都看到了某一个圣经题目的证实那样,某些正统派的辨正唯物主义者们,也在现代科学的发展中,看到了奠基创始人的学说的进一步的证实。”我们从各国的词语中,究竟能够得到什么“启示”呢?这就是问题所在。

我只看到“词语”本身,但却会出现各种解释。无论哪一种解释,都显出了“词语”的贫乏和困惑。日译的“离开”,和原汉译的“离弃”,我都觉得不可能接受。似乎偏要选择一个另外的“词语”,表明我的汉译是恰如其分的,那就是:“抛弃”。那么英词是什么呢?“abandoned”的英译是:“被抛弃的,自甘堕落的,没有约束的,放荡的”。哪一个最有刺激性?这同样是一种选择。

我还看到了一种最常用的“字眼”。原汉译为:“爱”,日译也为:“愛”(爱)。是的,爱,似乎用一个单音节来表达就足够了。但在我的心目中,那是不够的,只有:“爱心“,这样的双音节才够份量,我必须这样选择“词语”。我对这样的“词语”会发生联想:《理性、社会神话和民主》第220页:“让他们把现代科学的发现翻译成辩证法的语言,并把这样地得出来的各种命题的结构,同科学为获得新知识而提出的那些命题的能证实性、简朴性、系统联系性和正确性相比较一下。~ 辩证法的各个基本规律,被认为是辩证法概念的主要东西,那么,能否作出任何翻译,是可疑的,因为我们已经看到,这些规律违反了逻辑,科学方法的基本逻辑,而且处处违反了首尾一贯的造句法的基本原则。”也许我根本不懂语言和逻辑之间的关系,只是在“猜测词语”的生活本义。词语的存在,依存生活本身吗?我总是想不透这个自身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