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二章(5~9节)  

2008-03-04 21:55:29|  分类: 《启示录》2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6)

 

英译:“Remember then from what you have fallen;repent,and do the works you did at first。If not,I will come to you and remove your lampstand from its place,unless you repent。Yet this is to your credit:you hate the works of the Nicolaitans,which I also hate。”

 

日译:“それで、あなたは、どこから落ちたかを思い出し、悔い改めて、初めの行いをしなさい。もしそうでなく、悔い改めることをしないならば、わたしは、あなたのところに行って、あなたの燭台をその置かれた所から取り外してしまおう。しかし、あなたにはこのことがある。あなたはニコライ派の人々の行いを憎んでいる。わたしも憎んでいる。”

 

我汉译:“因此,你要回想从什么地方坠落下来的,还要忏悔,去做你最初所做过的事。如果你不这么悔改,我就去你那里,将你的烛台从所在地取走。另外,为你的荣誉着想,你要憎恨尼哥拉党人的所作所为,因为这也是我所憎恨的。”

 

原汉译:“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

 

(5~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感觉到自己的兴奋,因为刚才的内心思虑已经退隐了。我仿佛悟出了什么,其实可能跟原来一样,不过是时间往前波动了一阵。难道又有权利可以看看书了吗?我打开的不是那本书,而是这本书:《健全的思想 —— 或和超自然观念对立的自然观念》(BON SENS —— ou idees naturelles, opposees aux idees surnaturelles),作者是法国的霍尔巴赫(Paul Henri Dietrich d’ Holbach),第81页:【85】“神学本身就证实,无论哪一个瞬刻,人都不可能是自由的”。我就被限制在这里,在翻译中寻找自以为正确的词语。

我想就是这个英语词组:“Yet this is to your credit”。日译为:“しかし、あなたにはこのことがある。”;原汉译为:“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我不知道日译和原汉译是怎么译解出来的,英词“credit”的词义是:“信任,声望,荣誉”,是名词性用法。因而,我的汉译为:“另外,为你的荣誉着想”。我以为我的翻译一点不生硬,合情合理,也颇有“雅趣”。当然,很可能日译和原汉译者不愿同意,尽管我也不知是谁。

看来,我又避免不了这一段词语:《健全的思想》第81页:【84】“如果上帝曾经存在的话,甚至上帝本身也不是自由的;由此可见,不需要任何宗教”。宗教,还是需要的,特别是好不容易能够“宗教信仰自由“的时候。不然,我还有什么词语可以翻译成文?词语是不自由的,这是对的。在我选择词语的时候,我是自由的。一旦脱离了词语,我就成了词语的奴隶。上帝并没有消失,上帝创造了自己,而词语又证实了上帝的存在。

 

 

(7)

 

英译:“Let anyone who has an ear listen to what the Spirit is saying to the churches。To everyone who conquers,I will give permission to eat from the tree of life that is in the paradise of God。”

 

日译:“耳のある者は御霊が諸教会に言われることを聞きなさい。勝利を得る者に、わたしは神のパラダイスにあるいのちの木の実を食べさせよう。”

 

我汉译:“神灵对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是有耳朵的都要去听。对于每一个战胜艰难困境的人,我都会允许他在伊甸园中,摘吃生命树的果子。”

 

原汉译:“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

 

       (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你能相信我还会坚持下去吗?这就是人生的有趣之一。我还是忘不了《健全的思想》,就在第87页:【91】“如果一种存在物把儿子生到世上来,只是为了使他们成为不幸的,是否可以把这种存在物推崇为体贴入微的、宽宏大量的和持事公正的父亲呢?”。父与子的永恒主题,占据了我的视野。但我真的看得很远吗?我的田野在哪?我的高山并没有矗立在平原上,我是悲伤的羔羊,在花丛里践踏草的芳香。春雨很急躁,我的手指正在发芽。

对于英词“conquers ”,英译的选择很多:“征服,战胜,占领,克服,破坏等”。而我找到的日译却是:“勝利を得る者”,为什么不可以呢?原汉译为:“得胜的”。我的汉译是:“对于每一个战胜艰难困境的人”。得胜意味着什么?战胜艰难困境才能意味出东西,还有什么可说的?还是回到《健全的思想》吧,那是第88页:【92】“凡人的全部生活,地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否定人的自由以及所谓上帝的公正和仁慈”。我不相信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们每天都在证明上帝的仁慈,那就是学会使用“词语”,人生不过是一个实验场。

         对于“I will give permission to eat”这样的英语词组,日译为:“わたしは…食べさせよう”。原汉译为:“我必将---赐给他吃”。我汉译为:“我都会允许---他---摘吃”。比较就是词语的搭配,看它达到什么良好程度。通顺流畅,这是起码的要求。《健全的思想》还是脱不了手,第89页:【93】“我们对所谓天意表示任何一点感激心情都是没有道理的”。天意还是需要的,尤其是没有天意的时候。有了天意,我们就不会缺少什么。天意,可以弥补人的所有缺陷。词语是不美满的,天意却是美满的。

 

 

英译:The Message to Smyrna

 

日译:スミルナの教会へのことば

 

我汉译:带给司麦那教会的音信

 

原汉译:给士每拿教会的信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还是忍不住了,英词“Smyrna”,音译为“士每那”,实在不愿接受。尽管这不过是用“汉字注音”,作为一个“专用名字”来用。这是原汉译的“译法”,随便的“用字搭配”,破坏了“和谐感”。那么,我的汉译是否更好呢?“司麦那”有一种外国人或地名的感觉,还有仿佛“姓氏”的意味。凭什么呢?说不出更多,也许还有“朗读”的感觉,“司麦那”要比“士每那”顺耳动听,也“好看些”。

    我从书架里拿出这本书:《耶稣》(JESUS),作者是英国的汉弗雷·卡本特(Humphrey Carpente)。我想找到一段,哪怕一句也好,但我失望了。我觉得被许多熟悉的“词语”包围了,有种窒息感使我难受,我终于放弃了。

随后,我数次拿起又放下这本《耶稣》,终于翻到了第124~125页:“‘人子’是福音书中最引起争议的词了。神学家们无法就耶稣使用这个名词所要表达的确切含义取得一致意见,也不知道耶稣是否想使这个词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还有,“‘人子’在希伯来文里是‘人’的同义词,他们确实有时只在‘人’的意义上用‘人子’。一个人可以称呼自己为‘一个人子’,意思就是‘我’,无需再加上其他称呼。”我不喜欢“人子”这个译词,但又不知怎样表达才好。

我关闭了书页,犹如关闭了自己的思索,但是,我还得继续下去,好比还要吃饭睡觉,但比这些需求更迫切,因为这些需求可以满足。

 

 

(8)

 

英译:“And to the angel of the church in Smyrna write:These are the words of the first and the last,who was dead and came to life:”

 

日译:また、スミルナにある教会の御使いに書き送れ。“初めであり、終わりである方、死んで、また生きた方が言われる。”

 

我汉译:“另外,给司麦那教会的使者之信:这是传达他的口信。他是起始者和最终者,他曾死去,现在又复活了。”

 

原汉译:“你要写信给士每拿教会的使者说:那首先的、末后的、死过又活的说:”

 

       (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以为“那个死而复活的”是谁,都该清楚了。日译用了敬体人称代词,英译用了“who”。原汉译则显得“拒绝”使用“人称代词”。是否由此“显示”这是“不同于通常人”的译法?我的汉译采用“他”,自觉顺畅,无论词义表达,还是阅读感觉。

我不甘心自己束手无策,我想表达出来,抓紧时间才能看到奇迹。也许就是这一段,《耶稣》第181页:“耶稣被处于钉十字架之刑,无疑说明了是罗马人将他处死,因为钉十字架是当时罗马人处死人的方式,犹太人要处决罪犯则是用石头打死。完全有可能犹太人根本未曾参与耶稣的逮捕、审判和处死。”书上似乎写得很明白,但我兴趣不大。

我只是觉得,谁也没想到:“死了还能复活”。我这些天来,一直看到屋中沙发一端的银柳在发芽长叶,我感到欣慰,这是怎样的神迹?我并没有给银柳阳光和空气,只是给了水。我意识到现在该换水了,那样芽就越多、叶就越长,与此相应的词语也就越多。其实,自来水并没有这样的效能,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自来水,但银柳却是初次接触,我忘了、忘了储存一瓶开春的雨水。

 

 

(9)

 

英译:“I know your affliction and your poverty,even though you are rich。I know the slander on the part of those who say that they are Jews and are not,but are a synagogue of Satan。”

 

日译:“わたしは、あなたの苦しみと貧しさとを知っている。しかし、あなたは実際は富んでいる。また、ユダヤ人だと自称しているが、実はそうでなく、かえってサタンの会衆である人たちから、ののしられていることも知っている。”

 

我汉译:“我知道你的痛苦和你的贫穷,尽管你是有钱人。我还知道诽谤与他们有关。他们被称作犹太人,其实不是,他们是撒旦的犹太教徒。”

 

原汉译:“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旦一会的人。”

 

(9)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的汉译中,最后一句,同原汉译的语义出入较大。从英文来看,我的汉译比较贴近。英译为:“a synagogue of Satan”,日译为:“サタンの会衆である人たち”。日译倒是同原汉译差不多,似也说得通。

还是想看《耶稣》,翻到了第142页:“在耶稣时代的文化气氛里,人们当然有可能具有一些我们看来很疯狂的想法。许多古代以色列的先知确曾声称自己是上帝的代言人,而人们似乎通常能接受这种说法;我们可以想象,在耶稣时代,一个人若自称自己是耶稣,也不会被认为是全然荒谬的想法。”耶稣是个“人”,当时就是“一个人”,如今也是“人”,是“那个人”。历史同时间有关,时间同“人”有关,我们则同“这个人”有关。难道我们能够鉴别自己属于“人”的身份吗?窗外的鸟鸣,是因为春天的缘故,而不是由于人的存在,更不是由于我的存在。但我听到了,就觉得是“为我而鸣”。鸟鸣是不自觉的,而我却是自觉接受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