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二章(10~14节)  

2008-03-07 23:11:46|  分类: 《启示录》2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11)

 

英译:“Do not fear what you are about to suffer。Beware,the devil is about to

throw some of you into prison so that you may be tested,and for ten davs you will have affliction。Be faithful until death,and I will give you the crown of life。Let anyone who has an ear listen to what the Spirit is saying to the churches。Whoever conquers will not be harmed by the second death。”

 

日译:“あなたが受けようとしている苦しみを恐れてはいけない。見よ。悪魔はあなたがたをためすために、あなたがたのうちのある人たちを牢に投げ入れようとしている。あなたがたは十日間苦しみを受ける。死に至るまで忠実でありなさい。そうすれば、わたしはあなたにいのちの冠を与えよう。耳のある者は御霊が諸教会に言われることを聞きなさい。勝利を得る者は、決して第二の死によって損なわれることはない。”

 

我汉译:“你将遭受痛苦,但不要害怕!你要小心:魔鬼将把你们中的一些人投入监狱,叫你们经受考验,熬受十日痛苦。但你们至死也要忠实,我将加冕你们,使你们人生圆满。神灵对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是有耳朵的都要倾听。所有战胜如此痛苦的人,绝不会遭受第二次死的伤害。”

 

原汉译:“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必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苦。”

 

(10~1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the crown”,其义是:冠冕,使圆满。日译为:“いのちの冠を与えよう”(就给予生命的冠冕)。原汉译为:“我就赐给那生命的冠冕”。我的汉译是:“我将加冕你们,使你们人生圆满”。如此比较是必要的,因为对“生命的冠冕”之理解,歧义有不少,表达也不同。

其一,给予生命,意味着复活,和我这个基督的“生命”一样。其二,给予生命的最高荣誉,但仍然死去,不能永生。其三,你们为我基督而死,也就达到了活着时的最好状态,也就是从生到死的人生圆满。其四,不但让你复活,还给你复活后的荣誉地位。

《耶稣》一直在我眼前,犹如十字架那样竖立着,打开吧!第144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告诉你们’这句话在笃信的犹太人听来必会产生惊人的效果;一个人竟然宣称他有自己的权威可以发表言论,而无须引述律法和先知的话,或至少宣称那是上帝通过先知说出的话,那简直就等于异端邪说。那么,是什么促使耶稣认为自己有这种权威呢?”这是自说自话吗?我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但我并没有全部“词语”出来。一出来,也就偏离了。

    再比较一下这组词语。“Beware”,我想到的是另外一个词,英译为:“小心”。

日译为:“見よ”(瞧、看),也有“注意”的意思。原汉译未译出来,看来不是遗漏,而是觉得没有必要。不过,我的汉译却觉得不能少,这句“你要小心”还是起到“提醒”的作用。再比较整体,原汉译就是不觉得“通畅”,但愿是我的“心理作用”。这大概就是“现代汉语”处于不同阶段的“不同感觉”。

 

 

英译:The Message to Pergamum

 

日译:ペルガモの教会へのことば

 

我汉译:带给帕伽马教会的音信

 

原汉译:给别迦摩教会的信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没想到专用名词“Pergamum”,还有出处解释:那是古希腊的一座城市,现在为土耳其某省一个镇。原汉译音译为“别迦摩”,读音显得别扭,我的汉译音译为“帕伽马”,也不算多好,有点凑合,甚至使我联想到了“伽马射线”的音译。这种没有意义的“音译字组”,不是汉字这种表意文字的优点,日语的片假名倒是没有这种缺憾,汉语必须有汉字字型。

打开《健全的思想》并没有什么意义,过时了,犹如这句话,第140页:“一个民族对宗教的选择是由它的统治者决定的。国王所信奉的那个宗教永远是真正的宗教;国王命令崇拜的那个上帝永远是真正的上帝;因此,指导国王的僧侣的意志也就永远是上帝自己的意志。”所以,中国人的宗教就是秦始皇的宗教,伟大到今日的宗教,就是无所谓宗教,帕伽马不属于东方。

 

 

(12~13)

 

英译:“and to the angel of the church in Pergamum write:There are the words of him who has the sharp two-edged sword:”“I know where you are living,where Satan’s throne is。Yet you are holding fast to my name,and you did not deny your faith in me even in the days of Antipas my witness,my faithful one,who was killed among you,where Satan lives。”

 

日译:“また、ペルガモにある教会の御使いに書き送れ。鋭い、両刃の剣を持つ方がこう言われる。わたしは、あなたの住んでいる所を知っている。そこにはサタンの王座がある。しかし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名を堅く保って、わたしの忠実な証人アンテパスがサタンの住むあなたがたのところで殺されたときでも、わたしに対する信仰を捨てなかった。”

 

我汉译:“给帕卡码教会的使者之信:那是转达他的口信。他有着两刃利剑。我知道你住在哪儿,那里是撒旦称王的地方。但你还是坚决维护我的名字,甚至在撒旦的居住之地,当我的忠实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被杀的时候,也没有背叛我。”

 

原汉译:“你要写信给别迦摩教会的使者说,那有两刃利剑的说: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旦座位之处。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撒旦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

 

(12~1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健全的思想》太会发表议论了,就在第141页:【140】“道德和美德是不需要宗教的”。简直就是断言,毫无余地。我能相信什么?就在没有宗教的地方,我免不了接受这个英译:“you did not deny your faith”,可以汉译为:“没有不相信我”。而日译则为:“わたしに対する信仰を捨てなかった”(没有抛弃对我的信仰)。原汉译为:“弃绝我的道”。我的汉译为:“没有背叛我”。那么,你会想到什么?你会觉得每一种译解都是可取的?但不管怎么样,你还得回答一个问题:什么是信仰?一个几千年的问题。

然而,这里还有“撒旦的王座”,就是“where Satan’s throne”,日译也是:“そこにはサタンの王座がある”(那里有撒旦的王座)。原汉译则为:“撒旦座位之处”。我的汉译却为:“撒旦称王的地方”。哪个译解更好?也许可以一目了然的。还有英译:“holding fast”,日译为“堅く保って”(牢固保守),原汉译为“坚守”,我的汉译为“坚决维护”。难道各有千秋吗?我依然坚持我的“选择”,我不愿背叛被我看好的这些词语。

《健全的思想》是否健全,也许因人而异。但我还是看到了这一段,不是特意选择,而是一种随机翻阅,第69页:“为什么上帝创造了撒旦这个阴险的恶魔?这个诱惑者呢?为什么如此希望人类幸福的上帝不一劳永逸地把所有那些必须要同我们的幸福作对的恶魔消灭掉呢?~ 上帝本来应该要预见到这些魔鬼会对人类产生可怕的影响,他们会战胜人类。最后,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中恶始终以某种注定的原因取得对善和上帝的胜利呢?”这些都是“词语带来的思想”,不知道恶魔是否知道?上帝肯定无所不知,那么恶魔呢?

在整段的词序理解上,显然出现了歧义。英译的情况,似乎原汉译与我汉译这两者都可,但我的汉译更显出逻辑的条件关系。日译也和我的汉译词序一致。还是看一看吧!原译是:信徒被杀,既坚守基督,也不弃绝。我的汉译是:先是维护基督,后是即便信徒被杀,也不背叛,有递进关系。

 

 

(14)

 

英译:“But I have a few things against you:you have some there who hold to the teaching of Balaam who taught Balak to put a stumbling block before the people of Israel,so that they would eat food sacrificed to idols and practice fornication。”

 

日译:“しかし、あなたには少しばかり非難すべきことがある。あなたのうちに、バラムの教えを奉じている人々がいる。バラムはバラクに教えてイスラエルの人々の前に、つまずきの石を置き、偶像の神に捧げた物を食べさせ、また不品行を行わせた。”

 

我汉译:“不过,我还有几件事要指责你。在你那里,有人听从巴拉姆的教诲。这个巴拉姆曾教唆巴拉克在以色列人的面前放置绊脚石。因此,他们就去吃祭祀偶像的食物,去做通奸乱伦之事。”

 

原汉译:“然而,有几件事我要责备你,因为在你那里,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这巴兰曾教导巴勒将绊脚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们吃祭偶像之物,行奸淫的事。”

 

(1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对人名的音译还是那么敏感,不能接受那类不恰当的词语。于是,英译“Balaam”,原汉译为“巴兰”,就得改译成“巴拉姆”;英译“Balak”,原汉译为“巴勒”,就得改译成“巴拉克”。日译也大致按照英译的发音。其实有多大不同?难道人名可以随便音译吗?创造万物的上帝同意吗?人名不是简单的符号,难道我能随便涂抹自己的人名吗?这是一样的事情。

    上帝并不傻,即便在我怀有恶感之时。我又想到了《健全的思想》,翻到了第130页:“根据宗教(无论是自然宗教或者是天启宗教)本身的原则,任何新的启示都应当被认作是虚妄的;对于根据神灵亲自的启示而宣布的宗教教理的任何改动都应当看成是对上帝的亵渎和诽谤。任何宗教改革都会意味着上帝最初并不能给人以完善的和确定不移的宗教教条。”太长了,完全是对宗教的攻击,但也是思想。当思想能够自由运作时,宗教信仰不是更加有保障吗!

    但我只看到“idols”这个英词。英译为“偶像”,日译也是“偶像”(偶像),原汉译也是“偶像”,我也没有避免“偶像”。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偶像”?那是同一个偶像吗?为什么就不是“幻象”呢?我们不需要逻辑,所以没有逻辑思维,所以“偶像”也就不是“幻象”、更不是“谬论”。

    日译和原汉译似乎都“无视”这个英文词组“so that”,这就“抹煞”了英译“a stumbling block”、汉译为“绊脚石”的成因关系。这岂是一块普通的绊脚石!它能绊倒整个民族、整个人类、整个世界。也正因为“绊倒了”,以色列才倒了楣。这时我才意识到:什么叫翻译。    还有这个英词“fornication”。日译为“不品行”,原汉译为“奸淫”,事实上都减低了这个词语的冲击力。我怎能接受?“乱伦和通奸”可以直接用“词语”表达出来,不该隐含其中。因为这种恶果是“绊倒”引起的,这块石头已经超越了比喻性,显示了真正的“石性”。依然是《健全的思想》第139页:“如果当年犹太教的确是一种完善的、不变的、万能的和无所不见的上帝给予人们的宗教,则基督教就应当认为是异端邪说。”异端邪说太多了,却还没有整理出来,真是遗憾,只有上帝知道,这是可以给人安慰的。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