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五章(5~7节)  

2008-04-12 22:33:30|  分类: 《启示录》5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英译:Then one of the elders said to me,“Do not weep。See,the Lion of the tribe of Judah,the Root of David,has conquered,so that he can open the scroll and its seven seals。”

 

日译:すると、長老のひとりが、私に言った。「泣いてはいけない。見なさい。ユダ族から出た獅子、ダビデの根が勝利を得たので、その巻物を開いて、七つの封印を解くことができます。」

 

我汉译:这时,其中一位长老对我说:“不要哭!你瞧瞧,那犹太族的根子,就是大卫这头狮子,他已经获得胜利。因此,他能揭开那七个封印,并能展开那文卷。”

 

原汉译: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太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

 

(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的这一句:“the Lion of the tribe of Judah,the Root of David,has conquered”,日译为:“ユダ族から出た獅子、ダビデの根が勝利を得たので”,

原汉译为:“犹太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对此我考虑许久,在可能选择的词语中再三斟酌,最后完成了这样的我的汉译:“那犹太族的根子,就是大卫这头狮子,他已经获得胜利。”我觉得必须打破“文本词序”,采取意译,才能体现我的汉译表达水准。我以为:大卫是以色列的先王,狮子是英雄的象征;但英译、日译和原汉译,似都不合原意,难以理解。

    我见识过狮子,不是在自然的原野,而是在人工的动物园。我有狮子的形象记忆,但却没有大卫的形象记忆。就是这句词语,在狮子和大卫之间建立了形象关系。这时,我想到了《第一哲学沉思集》第五个反驳、第181页:“对于上帝我们没有任何影像或观念;这就是为什么不许我们用偶像来崇拜他的缘故,因为恐怕我们好像是领会了不可领会的东西。因此,我们心里好像根本没有上帝的观念;就跟天生的瞎子一样,他多次接近火,他感觉到了热,认识到这火是由于一种东西热起来的,听人说这就叫火,就得出结论说有火,虽然他不认识火的形状和颜色,真正来说,他根本没有什么火的观念或影像表现在他心里。”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就是这样的瞎子,生活在明眼人之间。

 

 

(6)

 

英译:Then I saw between the throne and the four living creatures and among the elders a Lamb standing as if it had been slaughtered,having seven horns and seven eyes,which are the seven spirits of God sent out into all the earth。He went and took the scroll from the right hand of the one who was seated on the throne。

 

日译:さらに私は、御座 —— そこには、四つの生き物がいる。—— と、長老たちとの間に、屠られたと見える子羊が立っているのを見た。これに七つの角と七つの目があった。その目は、全世界に遣わされた神の七つの御霊である。

 

我汉译:此时,我看见在王座与那四种怪异动物之间,又在那些长老之中,有一只羔羊站立着,如同已被宰杀;它有七只角七只眼,那眼睛就是上帝遣往普天下的那七个神灵。

 

原汉译:我又看见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有七角七眼,就是 神的七灵,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

 

(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句英译:“between the throne and the four living creatures and among the elders”,日译为:“御座 —— そこには、四つの生き物がいる。—— と、長老たちとの間に”,原汉译为:“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原汉译把二个并列句合为一句,破坏了这二句处于不同的方位感,影响了这二句的层次性,使得先后句式的节奏逼仄,那种硬凑在一起的词语搭配,令人难受。

我的汉译为:“在王座与那四种怪异动物之间,又在那些长老之中,”。这样处理并列句,显得舒缓清晰,词语搭配合理,感觉也良好。

就在《彻底的经验主义》第71页:“一个感觉仅仅是象它被感觉的那样,那么它之同时以两种不同的方式被感觉,比如作为是你的和作为是我的,这样的看法,也仍然没有什么荒谬之处。固然它之是‘我的’仅仅由于它被感觉为我的,它之是‘你的’仅仅由于它被感觉为你的。不过,在两种情况下它都不是以它自己被感觉,而仅仅是当它被我们两个各自的记忆的经验‘据为所有’时才被感觉,恰好象一份没有分的产业被几个继承人所具有一样。”对词语的感觉,说一句当然因人而异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寻求好的感觉,并且用合适的词语表达出来,这才是合格的感觉。

还有这一句英译:“a Lamb …,having seven horns and seven eyes,which are

the seven spirits of God”,日译为:“子羊が --- これに七つの角と七つの目があった。その目は、神の七つの御霊”,原汉译为:“有羔羊 … 有七角七眼,就是 神的七灵。”。这里的原汉译表述不清。那七灵到底是羔羊,或是七角七眼,或是七眼,指代不明。我的汉译为:“一个羔羊;它有七只角七只眼,那眼睛就是上帝 --- 的那七个神灵。”意思同日译。从英语的词语来看,“which”指代的也是单种类,即眼睛。

    只要有不同的语言文字,总会有不同的思维和矛盾,这句话也许等于没说。我想到了《宗教与文学》,一翻就是第106页:“冯· 休格尔(Von·Hugel,Friedrich)写道:宗教是朦胧的 —— 在宗教气质当中,应该有一种极大的单纯性,一种朦胧中的满足 …… 上帝并没有把我们的生活都造得井然有序、明净舒适。永远也不要试图把事情弄得太清楚。宗教也不可能是清清楚楚的。在这种混杂的生活里,总是存在着混沌的因素。我相信,这是上帝的安排。因而悲剧的因素总是存在的 ……”。类似的叙述,不知哪儿也感受过,也许世上相似的东西确实很多,或许就是似是而非的本身。

我还是希望从词语中寻求已经证实的东西。我从英译中抽出了这个词语:“living creatures”,日译为:“生き物”,原汉译为:“活物”;先前我的汉译为“活的生物”。原汉译肯定不好,日译也不行,突出不了天上人间的区别。但我先前译的也不鲜明。现在,我的汉译为:“怪异动物”。曾考虑其他译名:如天怪,特别生物,异相灵物等,似也不好。这里算暂时一用。可见,真正中意的译名,实在难得。

对于人的偏执,恐怕人的词语要比人的行为更为偏执。在《第一哲学沉思集》里有这么一段,第49页:“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放下别的,只考虑一下具有上帝的这个观念的我自己,如果在没有上帝的情况下,我能不能存在。我问:我是从谁那里得到我的存在呢?也许从我自己,或者从我的父母,或者从不如上帝完满的什么其他原因;因为不能想象有比上帝更完满,或者和上帝一样完满的东西。”如果说词语来自物质,那么物资的组合一定没有词语的组合那么丰富多彩、那么充满诱惑、那么似懂非懂。

 

 

(7)

 

英译“He went and took the scroll from the right hand of the one who was seated on the throne。

 

日译:子羊は近づいて、御座にすわる方の右の手から、巻物を受け取った。

 

我汉译:他,就是这羔羊走向王座,从那君王的右手上拿了那文卷。

 

原汉译:这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

 

(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最初,我以为“went”就是“want”,因为我正处于“异性需求”的妄想之中,也可以算是一种“白日梦”。但我本质上属于“清教徒”,我更相信词语正在行使的现实支配。这时,我又发现“seat”成了“scat”。于是“He”所指代的“the one”,就成了完全不同的“词语形象”。这种词语建构,实质是词语解构,完全是因为一次“错觉”而成立的“词语现象”。一时,我有些惊奇,犹如一种不合时宜的猎奇;马上我又觉得悲哀,因为我眼中的“实际词语”实在太脆弱了。

    按照英译,用男性“他”(He)来指代“羔羊”;按照日译,“羔羊”(子羊)就是“他”的一种形象。原汉译没有“他”,不知出于省略,还是其他考虑,有点莫名其妙。我还想到:难道“羔羊”和“他”之间不能“同一”吗?或者连“统一”都不可能吗?接受一种词语,也就是接受这种词语所具有的意义和情绪。把“他”抹掉,也就抹掉了“这羔羊”所具有的一种特质。    我看到《彻底的经验主义》中有这样一段、就在第35~36页:“无论是谁,如果就在他有一个经验的时候,感觉到他的这个经验是一个代替性的东西,那么就可以说他有一个超出经验本身范围以外的经验。这个经验从它本身的实在内部表现出‘更多’的东西,并且设定出一个存在于另外地方的实在。”我想自己就在经验之中“讨生活过”,但往往被经验所欺骗,这并非经验已经失效,而是经验显示出了“出乎意外”的一面。于是,越想生活得好,越是生活得不好,一天比一天难受,但同实际经验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