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五章结束(12~14节)  

2008-04-28 23:03:14|  分类: 《启示录》5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

 

英译:    singing with full voice,

   “Worthy is the Lamb that was slaughtered

to receive power and wealth and wisdom and might

and honor and glory and blessing!”

 

日译:    彼らは大声で言った。

        「屠られた子羊は、力と、富と、知恵と、勢いと、誉れと、栄光と、賛美を受けるに相応しい方です。」

 

我汉译:  他们高亢地咏唱着:

“被宰杀的羔羊就是那个相配者

他将得到权力和财富,智慧和力量

还有崇敬、光荣和祝福。”

 

原汉译:  大声说: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

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

 

(1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是歌词,英译:“singing with full voice,”表明是在“歌唱”(singing),但日译却为:“彼らは大声で言った。”,原汉译为:“大声说:”,我怀疑日译就是从“如此原汉译”转译来的。问题是:“歌唱”和“说”,相差太大了。

从内容来看,这是一首祭祀之歌,很正统的排比,词语几乎把天上人间、物质和精神、肉体与灵魂都揽括在内了。显然,唱要比说,更有群体感召力量,这种力量显示了神圣性,而神圣性则具有威慑力,令人敬畏拜服。我的汉译为:“他们高亢地咏唱着:”,我以为咏唱这首歌,精神一定处于这样的情绪状态,不然,哪会产生词语的潜在魅力。

    我记得《彻底的经验主义》好像有这么一段,一翻查,果然就在第24页:“哲学总跑不出文法上的一些虚词。‘一起’(with)、‘近’(near)、‘下次’(next)、‘如’(like)、‘从’(from)、‘向’(towards)、‘对’(against)、‘因’(because)、‘为’(for)、‘由’(through)、‘我的’(my)—— 这些词用来指定各种类型的连接性的关系,这些类型大致是按照其亲密性和容括性越来越大的次序安排的。我们能够先天的想象一个有‘一起’而没有‘下次’的论域(universe),或者有‘下次’而没有‘活动’的论域,或者有‘活动’而没有‘目的’,或者有‘目的’而没有‘自我’的论域。这些都可以是一些论域,其中每一个都是其自己的统一性的等级。人类经验的论域,在它的这一个或那一个部分上,一一具有所有这些等级。它是否可能享有更为绝对的统一等级,还没有表露出来。”

虚词的领域是否比实词的领域更为丰富,到此为止还无法证实。但我总想证实什么,越是显得不可思议,越是刺激自己的解释说明欲。虚词太多的歌词,恐怕不是优秀之歌,打动不了多少人心。徒劳就是偏执的结果,台风也能成为降温的原因。

 

 

(13)

 

英译:Then I heard every creature in heaven and on earth and under the earth and in the sea,and all that is in them,singing,

   “To the one seated on the throne and to the Lamb

be blessing and honor and glory and might

forever and ever!”

 

日译:また私は、天と地と、地の下と、海の上のあらゆる造られたもの、およびその中にある生き物がこう言うのを聞いた。

  「御座にすわる方と、子羊とに、

賛美と誉れと栄光と力が

永遠にあるように。」

 

我汉译:马上我又听到:所有的创造之物,无论在天上还是地上,无论在地底下还是海洋中,他们都在齐声咏唱:

“高踞王座的君王和羔羊

祝福和敬仰,光荣和力量

永远归于你们!”

 

原汉译: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创造之物都说:

“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

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1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句英译:“the one seated on the throne”,日译为:“御座にすわる方”,我的汉译为:“高踞王座的君王”。曾考虑:端坐王座,或王座端坐。高踞,有居高临下的威严气势;端坐,则显得平和又不失尊严。英译、日译和原汉译,都是:坐;显然意味不够,需要补足才好。而且,原汉译还在“座”之前加上一个“宝”,实在俗气。其本义可能是“尊贵”或“贵重”,但这个“宝”字,使我联想到的都是“俗里俗气”的东西,不能不去掉。

我突然觉得一个被掩埋的历史人物从中世纪的屏障后面走了出来。这屏障很高很厚,犹如大山,至今似乎也没减低变薄多少。这个人物就在《异端的权利》之中,就是第四章【塞维特斯事件】的主人公,就在第100页:“因为唯有通过持久的努力,去追求一个目标,才能够把一个能干的人物,转变成为创造性的天才。”也在第102页:“灾难在于他从好争吵的神学家们所继承到的,不光是他们的好争吵,而且是他们最坏的品质 —— 盲目地、死抠教条地争论不休。”还在第103页:“布塞毫不踌躇地说,那流氓应受到‘把肠子从他的身体里活活抽出’的惩罚。从那以后,整个基督教世界都把塞维特斯当作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使者。”又在第105页:“当一个人老是存有某种念头时,他就象是在发高热一样。他的思想充满了无限的活力,它寻求着发展和自由。”

我是否还要把一个、一些、一群人物从历史的山一般屏障后面拖出来呢?满足这种一时的冲动吧!就在第112页:“正是这种非本职的工作使塞维特斯暴露了自己。因为他那残酷无情的对手,貌似沉睡,实际上被仇恨所鞭策而始终保持着清醒。”“很少有人知道,加尔文展开反对塞维特斯运动的目的,是试图偷偷地‘消灭’一个对手,那甚至比后来查佩尔高台(指日内瓦刑场)的成功更令人反感。”最后就在第120页:“从此以后,加尔文成了全体人道主义蔑视的众矢之的。”于是,加尔文成了“特殊名词”,而“人道主义”逐渐成了人们心中坚守的一种信仰。最无情的,往往不是哪几处空间,而是同一个时间。

 

 

(14)

 

英译:And the four living creatures said,“Amen!”And the elders fell domn and worshiped。

 

日译:また、四つの生き物はアーメンと言い、長老たちは平伏して拝んだ。

 

我汉译:与此同时,那四种怪异动物齐声:“阿门!”,那些长老匍匐下来敬拜着。

 

原汉译:四活物就说:“阿们!”,众长老也俯伏敬拜。

 

(1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Amen!”,日译用片假名注音为:“アーメン”,没有任何意义。而原汉译的译音为:“阿们”,好像半原始村落里的山歌体韵 —— “阿哥阿妹”的复数指代。说不上难听,但又土又俗,似乎只适用于未开化的村民。我的汉译为:“阿门”,使我联想到的是:“芝麻、芝麻开门吧!”这样的“神咒”,具有神秘莫测的魔力,也是这种“充满声音”的词语所建立的造化。

    宗教,必然是可取的人类世界,因为这个世界缺少不了悲剧。在《宗教与文学》的【宗教与悲剧】中,第46页:“在《复乐园》里,他让撒旦奉劝基督去遵循:

崇高而庄严的悲剧诗人,

用合唱和抑扬格诗来施行教育,

他们真是最优秀的纯道德的教师,

用的是奇拔的警句。使人乐于接受。

这赞美之词虽出自魔鬼之口,但弥尔顿却有足够的勇气这样公平地对待魔鬼,让他也有说真话的时候。甚至《复乐园》中蔑视撒旦的基督,也接受了这一劝告,并愿意承认,由于天性‘尚未丧失殆尽’…… ”

当“阿门”之声响彻天国的时候,会叫开多少地狱之老虎窗呢?“阿门”确实是在呼唤,好像狂风在呼唤飘落的东西,又好像地下的东西飞向空中,又好像声音无限放大以后回归“黑洞”。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