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四章结束(8~11节)  

2008-04-04 22:53:24|  分类: 《启示录》4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四章8 ~ 11节)

 

(8)

 

英译:and the four living creatures,each of them with six wings,are full of eyes all around and inside。Day and night without ceasing they sing, 

   “Holy,holy,holy,

the Lord God the Almighty,

who was and is and is to come。”

 

日译:この四つの生き物には、それぞれ六つ翼があり、その回りも内側も目で満ちていた。彼らは、昼も夜も絶え間なく叫び続けた。

 「聖なるかな、聖なるかな、聖なるかな。

神であられる主、万物の支配者、

昔いまし、常にいまし、後に来られる方。」

 

我汉译:这四种生物,每种都有六个翅膀,翅膀的里外长满眼睛。他们日夜不停地如此歌颂:

“神圣,神圣,神圣,

上帝之神,万物的创造者,

您就是过去、今天和未来!”

 

原汉译:四活物各有六个翅膀,遍体内外都满了眼睛。他们昼夜不住地说:

    “圣哉,圣哉,圣哉,

主  神是昔在、今在、

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full of eyes in front and behind …… full of eyes all around and inside。”日译为:“前もうしろも目で満ちた四つの生き物 …… 回りも内側も目で満ち”,我的汉译为:“这些生物的身前身后,长满眼睛 …… 翅膀的里外长满眼睛。”因为翅膀总在身左身右,以此表明这些生物全身都是眼睛。再看一看原汉译:“有四个活物,前后遍体满了眼睛 …… 遍体内外都满了眼睛。”真是有点含混不清,照理前者的眼睛是指身上,后者的眼睛是指翅膀,以此二部分构成遍体的眼睛。

我已经想跳过《新工具》这本书的格局,但这个词语框架仍然还有几分吸引力。不过一翻到第76页【九六】这一段时:“知道现在,我们还没有一个纯粹的自然科学,所有的都是被点染过并被败坏了的:……”这一个“被点染”词语,实在不喜欢,到底是“用词不当”,还是“文本如此”,不得而知,索性去掉,换了接着的一段:“我们至今还不曾遇到一个心志坚定的人能毅然决然扫荡一切陈旧学说和普遍概念,并以由此而致的公正平匀的理解力去对特殊的东西作崭新的考察。由于这样,所以象我们现在所有的人类知识还只是杂七杂八、编列未当的一堆,其中包含着许多轻信和偶然事项,也包含着我们一起始时所吸得得一些幼稚概念。”译得不顺畅,看得也累,该停顿的地方不停,破坏了理解时的感觉。

还是回到英词“the Almighty”,日译为:“万物の支配者”,原汉译为:“全能者”,我的汉译为:“万物的创造者”。哪个词语的外延最大?也许是原汉译。“全能者”,或许包含了“万物的最初创造”和“万物产生后的支配”。但我就是偏爱“创造”这个词语所引起的“心理快感”。“支配”这个词语,使我觉得“身心不自由”;“全能”使我联想到了“权能”,也就是“世俗权力的能量”,简直令我“濒临窒息”。只有“创造”才有希望的召唤和内心的满足。天上所咏唱的歌,其实也就是我在唱,我朝着天上咏唱,犹如天上人间的对唱。当然,上帝并没有夹在中间,他是我们彼此咏唱的对象、永远的对象。

 

 

(9~10)

 

英译:And whenever the living creatures give glory and honor and thanks to the one who is seated on the throne,who lives forever and ever, the twentyfour elders fall before the one who is seated on the throne and worship the one who lives forever and ever; they cast their crowns before the throne, singing,

 

日译:また、これらの生き物が、永遠に生きておられる、御座に着いている方に、栄光、誉れ、感謝を捧げるとき、二十四人の長老は御座に着いている方の平伏して、永遠に生きておられる方を拝み、自分の冠を御座の前に投げ出して言った。

 

我汉译:每当这四种活的生物,把荣耀、敬仰和感激,献给那位坐在王座上永远活着的君王之时,那二十四位长老,就在这王座上的君王面前伏拜着,崇拜这位永远活着的君王,并把自己的冠冕落放在王座前面,歌颂道:

 

原汉译:每逢四活物将荣耀、尊贵、感谢归给那坐在宝座上、活到永永远远者的时候,那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坐宝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远远的,又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说:

 

(9~10)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句英译:“they cast their crowns before the throne”, 日译为:“自分の冠を御座の前に投げ出して”,二者都把“帽子投掷出去”,可以理解成“一时惊恐和失措的表现”。但在汉译里,原汉译为:“又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我的汉译为:“并把自己的冠冕落放在王座前面”,二者都避开了“投”这个词语;前者为“放”,后者为“落放”。为什么?因为对中国人来说,“投帽”肯定不是一种值得“尊敬的举动”,往往是表示“愤恨的不敬”或者“无奈的蔑视”。我的汉译曾考虑选用“投放”,但也觉得不妥,这是一个遗憾的词语。

   我闻到了一股说不出的怪味,如果是油漆在门上遗留的味道,至少还有好听的“芳香味”正在挥发。你不能支配你所生活的空气,你只能被迫吸收和吐出你所厌恶的气息;房间也许属于你的私有空间,但空气你却没有执照,喷香剂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

    翻书是可以调剂心境的,这本书早已翻过:《论法国变革之路》,第六章第110页:“总之,最高层精英的小集团坚不可摧,这对所有下级机构起了破坏和削弱的作用,这些下级机构一方面仿效精英小集团的各种恶习,另一方面又本能地力图使这小集团瘫痪。”真空里的空气一定美好,那些密封的食品罐头,早就有了体会。但牛奶保鲜只有一周,人间的自然空气,太容易腐败了,即便冰箱也如此不可靠。

 

 

(11)

 

英译:“You are worthy,our Lord and God,

to receive glory and honor and power,

for you created all things,

and by your will they existed and were created。 ”

 

日译:「主よ。われらの神よ。

あなたは、栄光と誉れと力とを受けるにふさわしい方です。

あなたは万物を創造し、あなたのみこころゆえに、

万物は存在し、また創造されたのですから。」 

 

我汉译:“您闻名于世,是我们的神和上帝,

您得到的是荣耀、崇拜和权力,

因为您创造了万物,

而且由于您的意愿,万物将生存和繁衍。”

 

原汉译:“我们的主,我们的  神,

你是配得荣耀、尊贵和权柄的,

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为你

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

 

(1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第一句:“You are worthy”,日译未译,不知为什么,是不该遗漏的遗漏吗?当我的汉译为:“您闻名于世”,再看原汉译时,如同日译也未译,难道是没有必要吗?还是真的“多余”!

还有英译:“and by your will they existed and were created”,日译为:“万物は存在し、また創造されたのですから”。没料到原汉译是这样的:“并且万物是因为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这是诗句,却无诗意和文采。再看我的汉译:“而且由于您的意愿,万物将生存和繁衍”,既有逻辑,又有诗意,辞藻和文意都到位,而且也没采用“断句分行”的句法,显得自然平稳。

    这时,忍不住想看《历史中的英雄》,第二章【思想界的英雄】第28页:“我们可以痛恨希特勒,恰恰因为我们相信他革了二十世纪文明的命。”我们还能相信什么?希特勒式的工人阶级和希特勒式的社会主义,都过时了。但我们总得相信什么,哪怕一只无名鸡,也可以先属于“野鸡”的分类。

但有趣的是,一进入词语的世界,就会发现:英译中的:“you” 这个词,是没有敬语不敬语差别的。然而,日译中的:“あなた”和“方”这些词,却都是敬语表达。值得奇怪的是:原汉译中的:“你”这个词,不是敬语,却当敬语在用;或许不认为该用“敬语”。但我认为不能这么随随便便,于是我的汉译中的:“您”,就是敬语表达。

我发现《历史中的英雄》有许多段落是很值得挑选出来“示众”的。但越翻越乱,以致于只能闭上这本书。我得到外面呼吸一下深夜的空气,这空气已经属于明日的了,象似一种透支形式。回过头来,我才决定了最先入目的第十一章【英雄与民主】,第160页:“因为,总的来说,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所以能赢得伟大的尊号,无不是凭着战争、征服、革命和神圣的十字军而杀出一条血路来的。”这已是老生常谈。

我想作一点注:原汉译的全文中,对“上帝”、“耶稣”、“神”,都不用“人”来指代,以示高高在上的“等级”区别;但在此颂歌中,却用“你”来指代,造成文体上的前后词语矛盾,实在疏忽大意。或许因为多人翻译和校译,还不知道有此分别,或者当时还没有这种分别,或者受到英译不分敬语的影响,还需要证实。《历史中的英雄》最后一章是【规律、自由和人类行为】,第186页,也就是最后一页:“一切真正可加以选择的机会都是特殊的。而每一个选择的决心都包含着要达到一定程度的自我的、社会的和世界的改造。任何一种明智的改造都是一种实验,是要以已知的规律为指导,而以达到能掌握具体问题为目标的。”既明确无误,又似是而非,不知道上帝还在犹豫不决什么。决定吃点什么,是凌晨的夜宵还是明日的早餐?简单到这样的问题,并不那么容易回答。上帝的万能,不是无能的代名词,何况人的“有能”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