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五章(1~4节)  

2008-04-08 23:16:54|  分类: 《启示录》5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译:The Scroll and the Lamb

 

日译:封印された巻き物と七つの封印を解く子羊

 

我汉译:文卷与羔羊

 

原汉译:书卷和羊羔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词“Scroll”和“Lamb”,都会引人遐想。前者联想到了“死海文卷”,简直像个神话:神秘的山洞和陶壶,竟然藏匿了如此“珍宝”。后者联想到了沙漠和草原:秋风席卷,草原成了沙漠;春意盎然,沙漠幻变草原。

    这一章的题目,只有日译详细提示。不管怎样译解,都有一股神奇扑面而来,使你避免不了,即便间接接触,也会产生不可思议的感受。

    我试图从《第一哲学沉思集 — 反驳和答辩》(Les Meditations Metaphysiques — Meditationes de prima philosophia)中寻找我的“思路之线索”,作者是法国人笛卡尔(Rene Descartes),但我寻找不到过去留下的印记。我是全然盲目地搜寻不可能存在的东西。这东西曾经属于年轻时的“精神刺激”,但岁月洗刷了所有痕迹:我徒然地翻书、徒然地回忆、徒然地确认。

    但我还是幸运的,因为翻到了【第三个沉思 - 论上帝及其存在】,就在第33页:“由于我仅仅和我自己打交道,仅仅考虑我的内部,我要试着一点点地进一步认识我自己,对我自己进一步亲热起来。我是一个在思绪的东西,这就是说,我是一个在怀疑,在肯定,在否定,知道的很少,不知道的很多,在爱、在恨、在愿意、在不愿意、也在想象、在感觉的东西。”

    这似乎就是我和上帝的关系,它是一种早已意识到的联系;这不是由信仰决定的,而是由自觉的存在所规定的。

 

 

(1)

 

英译:Then I saw in the right hand of the one seated on the throne a scroll written on the inside and on the back,sealed with seven seals;

 

日译:また、私は、御座にすわっておられる方の右の手に巻物があるのを見た。それは内側にも外側にも文字が書き記され、七つの封印で封じられていた。

 

我汉译:随后,我看见坐在王座上的那位君王,他的右手有着一个卷状物,上面里外都记着文字,并用七个封印密封着。

 

原汉译: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

 

(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词“seal”,好像自己发出了声音,让我辨别它的意思。然而,我却感到困惑,因为相近的词义有不少,如“封条,印,图章,密封等”;还能作为动物的名称和相关物,如“海豹,海豹皮毛”。对这词语,日译、原汉译和我汉译却显得单调,感受不到其他的意思,但愿这是我的错觉。然而,又一转念,只要有对应的词语来反映词义,何必需求那么多的“隐意”呢?

    现在,我觉得自己沉浸在仿佛纯粹的“思辨欲”中,我对屋内外的东西“视而不见”,我希望把所有的“物资”都转变成“思维”。这时,只要打开《第一哲学沉思集》,这本已经够沉重的书似乎还不够厚,每一页都在思辨、都在争取成为“启示录”的一部分。我有选择权,但却觉得很无能。思辨属于一种现实,现实总会成为“经验之谈”,但为什么从现实触发的种种思辨如此脆弱、不堪一击呢?我觉得彻底无能为力。

    于是,我翻开了另外一本书《彻底的经验主义》(Essays in radical empiricism),作者是美国人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第一章之八,第19页:“对于一团原本混沌的纯粹经验如何逐渐分成整整齐齐的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这一问题如果有人一定要从进化论上来加以解释,那么整个理论之能否成功就要看他对以下问题是否说明得了:一个经验它的性质原来是活跃的,怎么或者为什么会变得不活跃了?它的某些情况下是一个具有能力的属性,到别处怎么或者为什么就一下子变成一个静态的或者仅仅是内部的‘本性’?这也许就是心理的东西从物理的东西内部演变出来的‘进化’,而美学的经验、道德的经验以及情绪的经验都将代表半路的一个阶段。”这段译文我不敢恭维,但其中的一些“词语感触”使我“未免中意”;你能拒绝夏日澡后的一杯冰啤酒吗?即便你从来就喜欢喝热茶。

 

 

(2~3)

 

英译:and I saw a mighty angel proclaiming with a loud voice,“Who is worthy to open the scroll and break its seals?”And no one in heaven or on earth or under the earth was able to open the scroll or to look into it。

 

日译:また私は、ひとりの強い御使いが、大声で触れ広めて、「巻物を開いて、封印を解くのにふさわしい者はだれか。」と言っているのを見た。しかし、天にも、地にも、地の下にも、だれひとりその巻物を開くことのできる者はなく、見ることのできる者もいなかった。

 

我汉译:我又看见一个很威风的使者大声宣布:“揭开那些封印,并展开那卷文,谁才相配?”但无论天上地下,即便地底下,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展开那文卷,并能阅读它。

 

原汉译:我又看见一位大力的天使大声宣传说:“有谁配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呢?”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

 

(2~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a mighty angel”,原汉译为:“一位大力的天使”,相同于英译;而日译却不同,日译为:“ひとりの強い御使い”。我的汉译类似日译:“一个很威风的使者”。因为天使,一般用于可爱的女性和孩子,但要把英词“mighty ”(有势力的、强大的、有力的)强加在“angel”(天使)头上,实在于心不忍,破坏了我对天使固有的美好感觉。我以为,日译恐怕也是出于这样的“顾虑”而改变了词语。当然,在美感意识遭受大肆颠覆的境遇中,如此英译和原汉译,也能得到认可,可我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心境。

我有些坐不住了,我已经喝够了生理所需要的水分,但我还是渴得不行。我似乎一下子就抓住了它,竟然不是任何饮料,而是《异端的权利 - 卡斯特利奥反对加尔文史实》(The right to heresy:Castellio against Calvin),作者是奥地利人斯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又是二十年前的旧书,定价1元4角。我发觉触目皆是 —— 第186页:“永远不会有任何人,也不会有任何党派有资格说:‘只有我们知道真理,和我们不同的所有意见都是错的。’”;第189页:“上帝的法律禁止地方当局使用暴力压制纯精神上的过失。”;第191页:“由于他反对你的唯一武器是笔,为什么你要用火与剑抨击他的著作呢?”;第193页:“真理可以传播但不能强加。没有一个教义能因为狂热性而变得更正确;没有一个真理能因为狂热性而变得更真实。”

我不愿相信“任何天使”会使人恐怖,可爱这个词语,不会制造压迫人的暴力和摧残人的权力。第191页:“一个国家在良心问题上没有管辖权”……。本来我想用“省略号”来结束的,但又觉得这个问题,关于“国家与良心管辖权”之关系,实在太有必要提示了:什么是良心?什么叫违背良心?在哪个社会不要良心?有良心就不得好死,这算什么国家?……。现在,把省略号用在“举例说明”上,这就对了。

 

 

(4)

 

英译:And I began to weep bitterly because no one was found worthy to open the scroll or to look into it。

 

日译:巻物を開くのにも、見るのにも、ふさわしい者がだれも見つからなかったので、私は激しく泣いていた。

 

我汉译:于是,我开始痛哭了,因为竟然没有一个相配的人,能够展开并能阅读那文卷。

 

原汉译:因为没有配展开、配观看那书卷的,我就大哭。

 

(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词“worthy ”,很有意思。名词可为:“杰出人物,知名人士”,形容词可为:“有价值的,可敬的,相称的等”。联想到:“worth”,果然有它的词义:“值钱的,相当 … 价值等”。还联想到:“wort”,还是有它的词义:“植物,麦芽汁”,再联想下去:“wor”,就断掉了“表达意义”。

    我对“是否相配”确实很敏感,“大哭”是没用的,“痛哭”也解决不了问题。若能“无中生有”,还会有“相配问题”吗?这一段很感人,因为“是否相配”的判断太尖锐了!我是如此的“悟性”,打开的是《宗教与文学》(Religion and literature),作者是英国人海伦·加德纳(Helen Gardner),就在第83页:“感情的放纵,有时可使人变得象野兽;但感情的冷漠、茫然、空虚和匮乏却无时不使人变得象石头和尘土 …… 当上帝前来采取最后的行动以便使人尊荣之时,当他允诺为所有的人擦干眼泪之时,上帝对那种从不流泪的人又该怎么办呢?”我怎么才能因痛苦而“痛哭”呢?

    这一段的每一个词语都在“雨中”,今日天气预报是“中到大雨”,但你感受到的却是“小雨”,甚至是可以不带伞的“那种雨”。我总是忘记带伞出门,一旦淋湿,就会“情感出血”。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