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七章结束(11~17节)  

2008-05-23 22:44:31|  分类: 《启示录》7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12)

 

英译:And all the angels stood around the throne and around the elders and the four living creatures,and they fell on their faces before the throne and worshiped God,singing,

“Amen!Blessing and glory and wisdom

and thanksgiving and honor

and power and might

be to our God forever and ever!Amen。”

 

日译:御使いたちはみな、御座と長老たちと四つの生き物との回りに立っていたが、彼らも御座の前に平伏し、神を拝して、言った。「アーメン。賛美と栄光と知恵と感謝と誉れと力と勢いが、永遠に私たちの神にあるように。アーメン。」

 

我汉译:而所有的天使,都围绕着那王座、围绕着众长老和那四个怪物;他们跪伏在那王座前面,敬拜上帝,歌咏道:

“阿门!祝福、光荣和智慧

感谢和敬意

权威和力量

永远归于我们的上帝,阿门!”

 

原汉译:众天使都站在宝座和众长老并四活物的周围,在宝座前面伏于地敬拜 神,说:“阿们!颂赞、荣耀、智慧、感谢、尊贵、权柄、大力都归与我们的 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11~1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singing”,本来是动词“sing”,可做“及物和不及物动词”,现在成了“动名词”,又相当于“现在分词”,当“名词”用。为什么要改变词性?原汉译为:“说”;日译为:“言った”,也是言说之义;而我的汉译为:“歌咏道”。难道我的汉译和原汉译的“差异”、就在于:我把“singing”视作“动词”,而原汉译视作“名词”吗?

    从文体来看,英句式是诗体,分为四句,也可视为“诗句唱词”,或“可咏唱的诗句”,这恐怕是最初的“句式”。而原汉译和日译,全都取消了这种“文体句式”,看来不是为了省略几行篇幅,而是为了口述体的“言语化”,犹如今天还能在教堂里听到那些似唱似说带点音调的“祈祷”。这是否反映了从“诗体”变为“唱词”、再变为“口语化”的词语变迁呢?

    从“咏唱词或祈祷词”的内容来看,显然是“献祭”:它从“阿门”开始,又到“阿门”结束。因此,英译和我汉译是:“祭祀歌颂词”,日译和原汉译是:“祈祷赞美语”,如果能够这样“区别”的话。

    我试图从《悲剧的诞生》中找到什么,但又有点不耐烦,仿佛在和一种“不伦不类”的文体相抗衡,不知这是尼采的还是译者的“文体”或说“搅浑语”。翻找了几页,就定在第49页:“抒情诗乃是一种从未完全地实现的艺术,事实上,抒情诗乃是一种杂种,其本质包括了一个不寻常的意志与沉思的结合,即一种既美学的又非美学的情态,关于这一点的描述,还有什么人不了解吗?”宗教性情感的凝结和渲泄,是否靠文字记录的凝结和语言表达的渲泄?

 

 

(13~14)

 

英译:Then one of the elders addressed me, saying,“Who are these, robed in white, and where have they come from?” I said to him,“Sir, you are the one that knows.”Then he said to me,“These are they who have come out of the great ordeal; they have washed their robes and made them white in the blood of the Lamb.

 

日译:長老のひとりが私に話しかけて、「白い衣を着ているこの人たちは,いったいだれですか。どこから来たのですか。」と言った。そこで、私は、「主よ。あなたこそ、ご存知です」と言った。すると、彼は私にこう言った。「彼らは、大きな患難から抜け出て来た者たちで、その衣を子羊の血で洗って、白くしたのです。

 

我汉译:这时,有一位长老郑重地问我:“这些穿白色长袍的是什么人?他们从哪而来?”我对他说:“先生,您是第一人,您知道。”于是他对我说:“这些人来自于经受过很大磨难的那些人,他们已经洗干净了自己的白色长袍,这是用那羔羊的血洗净而白的。

 

原汉译: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13~1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这句英译:“Sir, you are the one that knows. ”,日译为:“主よ。あなたこそ、ご存知です”,原汉译为:“我主,你知道。”,我的汉译为:“先生,您是第一人,您知道。”。日译和原汉译都是直呼“主”,未尝不可,因为“the one”指代“主”。我觉得这里“the one”尽管没用大写字母,仍是“第一人”,也就是“主”的别称。由于这个“第一人”来自“长老中的一位”,直接点明是“主”,未免突兀,有点不合情理的感觉,反而有损“主的形象”。我喜欢“先生”这样的敬语称谓,既亲切又敬仰,因为心中自知“他就是我主”。

    看来“上帝并没有死”。《悲剧的诞生》第84页:“因为这是每一个神话的命运,它们先是偷偷地窃据了一个位置,冒充历史的事实,而到后来就被看成是历史上的一个特殊事件了。”第85页:“当人们开始胆怯地保护神话的事实而一方面反对其自然上的持续时 —— 当神话的感觉枯萎而其地位由一种宗教的历史基础宣称时 —— 这便是一个宗教之灭亡的真正信号了。”我觉得难受似的,我坐不下去了,我需要真正的空气能够让我痛快地呼吸,但梅雨季节的濡湿和低气压正在来临,就像树叶那样在风中晃动,触目皆是。

    还会出现问题,对于英词:“addressed”,其动词之义是:“向…致词、演说、写姓名地址、从事、忙于”。原汉译为:“问”,日译为:“話しかけて”,都不是“郑重其事”的口吻。我以为英词“address”与“ask”还是有所“区别”的,应该把这种“不同”译解出来,不仅有关“词汇”是否丰富的问题,还有在不同的语景使用相同的“词语”是否合适的问题。我的汉译为:“郑重地问”,我以为还是“恰如其分”的,是应该如此的。

 

 

(15)

 

英译:For this reason they are before the throne of God,

          and worship him day and night within his temple,

          and the one who is seated on the throne will shelter them.

 

日译:だから彼らは、神の御座の前にいて、聖所で昼も夜も、神に仕えているのです。そして、御座に着いておられる方も、彼らの上に幕屋を張られるのです。

 

我汉译:正因为这个缘故,他们来到上帝的王座前,在他的神殿里日夜敬拜他;而那坐在王座上的第一人,将会庇护他们。

 

原汉译:所以,他们在 神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侍奉他。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

 

(1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一开始我就注意到英译是用类似“诗体”的三行来表述的,然而日译和原汉译都用“通常叙述体”,再联系内容来看,我决定放弃英译似的“三行诗体”,而跟从日译和原汉译,因为觉得没必要。但心中仍存疑虑,也许跟从英译的文体更为接近“原文本的文体”。

    我又联想到《悲剧的诞生》,先前翻到过的章节,又一次翻找,就在第51页:“从叙事诗的观点来看,民俗歌曲的不平稳性与不规则性无宁是十分拙劣可鄙的了。”我承认“转译”也许是“一种可悲的无奈”,但又是“一种必需的无奈”。统一的文字也许不会带来“转译的问题”,但没有转译也就失去了“一种创造的机会”。

    对于英词“will shelter them.”,我的汉译为:“将会庇护他们”;但日译为:“幕屋を張られるのです”,原汉译为:“要用帐幕覆庇他们”,其义如同日译。但我不明白为何要生造出“帐幕”来进行“庇护”?难道只有“有顶的屋子”才能起到“保护”的作用?或者说才能使得“被保护者”相信受到了保护?或者根据前文内容,把神殿视为四处敞开的,而对“凡人”来说必须“居住在什么屋顶下”,才能侍奉“上帝”?那为什么不直接把“神殿”视作“屋顶”呢?其实,神殿就是“庇护所”,何必多此一举!

    我似乎第一次把自己的藏书乱翻起来,似乎这样才是心境的合适反应。还是《悲剧的诞生》,就在第114页:“将这些暗示性的问题记住了,我们就会承认苏格拉底(如同黄昏的太阳,将一切物象的影子远远地投向未来)已经唤醒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去考虑它的艺术的基础 —— 在最深刻及最广泛之意义下的艺术 —— 由于此影响力是永恒的,它同时也保证了艺术的努力亦是永恒的。”宗教已经成为艺术,但又多么容易地离开艺术。

 

 

(16)

 

英译:They will hunger no more, and thirst no more;

the sun will not strike them,

nor any scorching heat;

 

日译:彼らはもはや、飢えることもなく、渇くこともなく、太陽もどんな炎熱も彼らを打つ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我汉译:从此他们将不再饥饿、不再口渴,太阳也不会用任何灼热来伤害他们;

 

原汉译: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

 

(1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strike”,其义很丰富:“打、撞击、冲击、罢工、打动、划燃、到达、侵袭”等。日译为:“打击”,原汉译为:“伤害”。我的汉译,原想采用“打击”或“侵袭”,但最终还是采用了“伤害”。从词义的感觉上来说,“打击”要比“伤害”更为“有力而强烈”,而且似乎更加符合英译;但从“词语的搭配和协调”来说,似乎又是“伤害”为好、感受更确切。

    我有点想逃避“任何形式的争辩”这种心绪,也许是梅雨已经宣布“沁入”我的生活,并且已被江南特有的“闷热”所包围。好像还有一本尼采的书,原来不是他的著作。而是他的传记《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作者是荷兰人乔治·勃兰兑斯(George Brandes)。就在尼采的黑白照片上方与下方都有题词:上是“终于见到了您”,下是“伟大的思想疯子”。显然,这不是作者的题词,而是二十年前我的“题词”。这是玩笑吗?我可不记得这是玩笑。

    如果这是真的玩笑,谁会当真呢?尼采离开我要比苏格拉第远得多,这是因为他的结局不如后者吗?怎样死得高贵,真的决定一切吗?我不由地翻到了第68页:“自由的、杰出的人物是不道德的,因为他破坏了传统,打碎了千百万人满怀惊惧对之顶礼膜拜的东西。同样地,一旦他接受了公众的观点,那种由他而起的恐惧感也会立即攫住他本人的心灵。”避开将会伤害自己的东西,即便它是可以温暖身体的阳光。

 

 

(17)

 

英译: for the Lamb at the center of the throne will be their shepherd,

            and he will guide them to springs of the water of life,

            and God will wipe away every tear from their eyes.”

 

日译:なぜなら、御座の正面におられる子羊が、彼らの牧者となり、いのちの水の泉に導いてくださるからです。また、神は彼らの目の涙をすっかり拭い取ってくださるのです。」

 

我汉译:因为那羔羊,就坐在那王座的正中,是他们的牧羊人;他把他们引导到生命之水的泉源处,而上帝将会擦去他们的所有眼泪。”

 

原汉译: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1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这句英译:“for the Lamb … will be their shepherd”,原汉译为:“因为…羔羊必牧养他们”,日译为:“なぜなら、… 子羊が、彼らの牧者となり”,我的汉译为:“因为那羔羊,… 是他们的牧羊人”。

比较来看,原汉译把名词“shepherd”作为动词来译解,也讲得通,而且又避免了“羔羊”又是“牧羊人”的“容易搞不清的对应关系”。不过,日译还是基本采用英译的“对应关系”,也就是“羔羊”就是“牧人”,但还不够彻底:“牧人”与“牧羊人”还是有所不一致。我的汉译曾想采用“领头羊”,因为具有这层意思,但又觉得“领头羊”不如“牧羊人”有权威,尽管显得更为“自然”,也即这头“羔羊”就是“领头羊”。由于《尼采》这本最早的传记还在眼前,而且刚才摘录下来的内容还不够尽兴,于是继续下去。第68~69页:“在古代那些危机四伏、时刻处于战争状态的部落中,由于最严格的习惯道德观念的影响,残忍成了人们的最大快事。它表达了人类在其最古老的节日和凯旋庆典中的喜悦心情。而且,据说连高贵的神也会为各种残忍的象征物(牺牲)而感到快乐和满意。就这样,所谓残忍的观念便悄悄潜进了这个世界。自愿的自我折磨、苦行和禁欲等都有了了不起的价值。在许多人眼中,这不是在受难,而是在品尝一种由于接近上帝而获致的甜美的滋味。”我几次想中止这一段,但还是“完成了”这一段。我觉得离“开始”越来越远,而“结束”似乎越来越近。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