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九章(1~3节)  

2008-06-13 22:59:46|  分类: 《启示录》9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章竟然没有“题目”,出乎意外,但从内容上来看,也说得过去,事实上前一章的内容并没有结束,也就是那些“吹喇叭使者的大事”还没了断。不过换一句话说,起一个“题目”也无关痛痒,也能接受,而且似乎在文体上也合理;现在,好像多少有点“欠缺”了什么,反而“不习惯”似的。

    还得翻找出二十年前的书籍。今日简直太闷热了!我甚至不想去证实气温计上的刻度,即便在空调恒温的屋内,也是昏昏欲睡,浑身不适,真是情绪的不幸。终于找到了:《狄德罗哲学选集》(Oeuvres Completes de Diderot),过早发黄的纸张,过多的涂抹,似乎充斥了每一页。作者是法国人狄德罗(Diderot),就在第31页:“五十七 —— 人们同意:最重要的是只用坚实可靠的理由来保卫一种宗教;可是人们又很高兴迫害那些致力于揭穿坏理由的人。那末怎么!做基督徒还不够,还一定要因那些很坏的理由而做基督徒才行吗?虔信的人们,我告诉你们,我并不是因为圣奥古斯丁是基督徒才做基督徒;而是因为做基督徒是合理的,所以才做基督徒的。”

    其实,我感到厌烦和困惑,因为有太多的内容、全部是以文字的形式凸现在我眼前,我无法回避;我曾经跳过了几段,但最终还是陷入了其中一段。无论真理还是谎言,只要情绪不稳,你就可能接受一切或者拒绝一切。

 

 

(1)

 

英译:And the fifth angel blew his trumpet,and I saw a star that had fallen from heaven to earth,and he was given the key to the shaft of the bottomless pit,

 

日译:第五の御使いがラッパを吹き鳴らした。すると、私は一つの星が天から地上に落ちるのを見た。その星には底知れぬ穴を開くかぎが与えられた。

 

我汉译:第五位使者吹起第五只喇叭,随之我看见一颗星从天上落到地下;这颗星得到一把钥匙,这是无底深渊的通道钥匙。

 

原汉译: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它。

 

(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he”,文中是作为一颗星的代词。原汉译为:“它”,作为中性的“物代词”;但日译为:“その星”,不用代词指代;我的汉译也如此:“这颗星”,直接用原物名词。比较来看,原汉译不用男性“他”来指代“这颗星”,似有隐衷,不敢表白这种“拟人化”;而日译和我汉译,则为了强调这种“拟人化”,去除了代词作用。从英译上来说,不用“shi”,更不用“it”,而用“he”,似乎也在强调这颗星的“阳性”性质,从而突出了“拟人化”倾向。

    我又发觉了一本书,也在我的书库里,躺了也有二十年。那是《为什么我不是基督教徒 —— 宗教和有关问题论文集》(Why I am not christian and other essaysxon religion and related subjects ),作者是英国人罗素(Bertrand Russell),随手一翻,觉得很有趣,【六】论天主教徒与新教的怀疑论者,就在第93页:“谁都知道乔治·艾略特是怎样教F·W·H·迈尔斯懂得上帝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们却要行善。乔治·艾略特在这方面堪称新教自由思想家的典范。从广义来讲,可以说新教徒喜欢行善,发明了神学使他们自己行善,而天主教徒喜欢作恶,也发明了神学使他们的邻居行善。这样就产生了天主教义的社会性质和新教教义的个人性质。”这种启示是相当有趣的,毫无恶作剧的味道。

    看来还得比较下去。对于英词:“the shaft”,原汉译大概不知如何把握,索性不译了事;不料,日译也“省得麻烦”。可我的汉译不能如此“省略”,译为:“通道”,大致合乎英译,而且没有“短斤缺两”之感觉,是一种较为满意和相对丰盈的译法;因为对英句来说,这个词语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在汉译中理应表达出它在句中的词语作用。

    看来,我还是要盯住这本书《为什么我不是基督教徒 —— 宗教和有关问题论文集》,还是由情绪来决定选择,大概是因为今日出梅了。【三】我的信仰,就在第68页:“人的行动不管由于无知还是由于坏的欲望,都是有害的。如果我们从社会的观点来讲,就可以把‘坏’欲望解释为可能阻挠他人欲望的欲望,更确切地说,就是阻挠他人的欲望多于帮助他人的欲望。”我没有继续摘录下去,我觉得疲倦,想睡会儿,但不是生理性需求,要是熬一熬呢?

 

 

(2)

 

英译:he opened the shaft of the bottomless pit,and from the shaft rose smoke like the smoke of a great furnace,and the sun and the air were darkened with the smoke from the shaft。

 

 

日译:その星が、底知れぬ穴を開くと、穴から大きな炉の煙のような煙が立ち上り、太陽も空も、この穴の煙のよって暗くなった。

 

我汉译:这颗星打开了无底深渊的通道,于是从这通道里冒出了烟,犹如大火炉之烟;即刻太阳和天空,由于来自这通道的烟而变昏暗了。

 

原汉译:它开了无底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像大火炉的烟,日头和天空都因这烟昏暗了。

 

(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大概由于前一段“省译”了英词“the shaft”,这一段也就“自然”省译了“from the shaft”,这是原汉译和日译的译法,我不能采用。我的汉译是:“来自这通道”,这句“状语从句”怎么能够随便省译呢!

    我刚才似乎渡过了一个危机,我发觉自己的眼睛出了大问题:一尺距离的书上文字变得模糊不清了,从镜中观察自己的眼睛,似乎反射出“回光返照”的光波,直到吃了感冒药,退了热度,才恢复了“视力”,真是吃惊不小!在那段时间,我甚至不敢坐到电脑台前,因为我的眼睛太重要了,我绝不能看不清楚!我也不知这是用眼过度、还是体质太虚的缘故,我只知道我的眼睛必须保持良好状态。

    这本书的题目好像是为我而写的:《生活的意义与价值》(The meaning and value of life),作者是德国人鲁道夫·奥伊肯(Rudolf Eucken),就在第12页:“全靠宗教向我们启示了一个独立的内心世界,坚持了动机纯洁性本身的绝对价值,给生活注入了一种高尚的严肃性,使我们体验到由否定的痛苦到信仰的喜悦这一过程激动人心的紧张和趣味,是宗教打破了自然主义生活图式僵硬、狭隘的限制,唤醒了人们对爱情与不朽的莫大向往,第一次给了心灵一种真正的、精神的历史,并使这种历史成为世界历史的中心。”这样抽象的描绘,打动之后是什么呢?是迷惘还是希望?幸亏我的视力还在清楚之中,但我还得闭上眼睛,以免伤害视网膜;还得睁开眼睛,为了看得更清楚。

 

 

(3)

 

英译:Then from the smoke came locusts on the earth,and then were given authority like the authority of scorpions of the earth。

 

日译:その煙の中から、蝗が地上に出て来た。彼らには、地の蠍の持つような力が与えられた。

 

我汉译:随后,蝗虫从那黑烟中出来,飞到了地上。它们获得一种威力,如同地上蝎子所具有的威力。

 

原汉译: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它们,好像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

 

(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没想到英词:“locust”,具有“蝗虫、蚱蜢、蝉”这些所谓害虫的意思。它们属于动物,蝗虫和蚱蜢都以牢不可破的“团队精神”见长,而蝉却以清唱和独吞显示“不同凡响”。更令我惊讶的是:日词“蝗”的读音,竟然等同于“稻子”,这是“启示”而来的一种词语“收获”,原来如此:无蝗遍地稻,有蝗哪有稻!这就是稻作文化的“稻魂”吗?它们无所不在的幽绿躯体,可以一夜之间扫光一切田地。而汉语的像形,看来只能意会:这是“虫之皇”,也是“日之王”,都是得罪不起的“自然之神”。

    这些“自然之神”,显然也是充满了生命周期,于是《生活的意义与价值》也落到了它们的头上。就在第24页:“动物世界不乏精明、狡诈和机灵。不过这样的智力所做的一切,是供给我们自我保护的武器;它有助于个体或种的延续;但它不能使我们逃离自然的机械程序,开辟通往自己选定的目标的新道路。以这种有限的意义理解的智力,与任何身体的优势恰好处在一个水平上。”我删掉了下面一段,我觉得太啰嗦,甚至不着边际。我的眼前闪动着那些蝗虫的“智力”:那无数幽绿的头脑,可以吞噬所有的“稻魂”。

    我转到了另一个英词:“authority”,犹如一种徒然的急转弯,身后是绿幽幽的遍地蝗虫。原汉译为:“能力”,日译为:“力量”,我的汉译为:“威力”。必须承认蝗虫的“威力”,而不是什么“能力”或者“力量”。显然上帝选择“蝗虫下凡”,并非不得已而为之,而是一种“自然属性”的体现。看一看英词的语义体现:“权威、威信、权威人士、权力、职权、典据、著作权威”,这就是蝗虫亲临的“价值体现”。

    还是这本书《生活的意义与价值》,就在第25~26页:“我们已经看到,自然,当她引起现代人的注意时,纯粹是一个无情的事实的王国,按照自然主义的信念,我们的一切运动都应当盲目地屈从于它:甚至科学也不该解释它,而只能描述它。相反,思想则追求产生它自己的内容,或至少用它自己的活动去充满它。因此它必须坚持对事物作出解释,并追溯它们的起源。”蝗虫从天而降,象飞机那样滑翔,到处是笔直的跑道,那无数绿幽幽的神物闪着阳光,投下无数变动不定的阴影,这岂是灾难可以概括的神迹!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