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八章(6~9节)  

2008-06-02 21:51:51|  分类: 《启示录》8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译:The Seventh Trumpets

 

日译:御使いの吹く七つのラッパ

 

我汉译:七个使者与七只喇叭

 

原汉译:七号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The Seventh Trumpets”,原汉译为:“七号”,这是“七把号”或“七枝号”的意思,而不是日期中的“七号”,即“第七日”。日译为:“御使いの吹く七つのラッパ”,这是意译,其义是:“天使所吹的七只喇叭”。我的汉译为:“七个天使与七只喇叭”,也是意译。

    比较来看,原汉译似乎最合乎英译,但也最容易搞错意思,词语贫乏得毫无意趣。日译不象似标题,犹如文中抽选出来的一句,但大致表达了相关内容。我的汉译,那是一种精心提炼,是对内容的高度概括,留有想象的余地,也即“天使与喇叭到底怎么样?”

    尽管睡了午觉,还是觉得疲累,室内空气不好,开窗也无济于事。还是这本书好,也许可以通气。《笑的历史》(Histoire du rire),作者是法国人让·诺安(Jean Nohain),翻看了几处,不觉得好笑,这才发觉自己并非为了“笑一笑”。结果就翻到了,很随意地就在第193页:“拉伯雷自己说过:一九三二年,市场上的书贩出售一本小册子,叫做《高大硕伟的巨人卡冈都亚及其子庞大固埃大事记》,这种小册子十分畅销,两个月的销售量比九年之中卖出的《圣经》还要多!”我又听到了雨声,大概梅雨期间的雨量都在此刻了,我得去室外听一听,呼吸雨中的空气。

 

 

(6)

 

英译:Now the seven angels who had the seven trumpets made ready to blow them.

 

日译:すると、七つのラッパを持っていた七人の御使いはラッパを吹く用意をした。

 

我汉译:如今,七个使者拿起七只喇叭,准备就绪,就要吹了。

 

原汉译:拿着七枝号的七位天使就预备要吹。

 

(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么一小段,却有一种紧张感仿佛扑面而来,因为“made ready to blow them”,有关天使吹起喇叭之事,马上付诸实施。到底怎么样?好像只剩下好坏之别,但谁都不知。

    我又在并非徒劳地寻找什么,又是这本书《笑的历史》,翻了几页,又跳跃了几章,不觉得有趣,也不觉得讨厌,最后落在第57页:“被誉为‘人格化的动词’的杰出的勒萨日从来不笑。笑是邪恶的,因此他可算是最纯粹的人了。最滑稽的动物就是那些最严肃的动物。因此,也就是猴子和鹦鹉。此外,假设人没有创造性,也就不存在滑稽了,因为动物不认为自己比植物高级,植物也不认为自己比矿物高级。”梅雨季节的雨声是否比笑声好听?滴落在瓦顶上的雨音是否比一串嬉戏笑声动人?好像还没有把雨声比作笑声的。

 

 

(7)

 

英译:The first angel blew his trumpet,and there came hail and fire,mixed with blood,and they were hurled to the earth;and a third of the earth was burned up,and a third of the trees were burned up,and all green grass was burned up。

 

日译:第一の御使いがラッパを吹き鳴らした。すると、血の混じった雹と火とが現われ、地上に投げられた。そして地上の三分の一が焼け、木の三分の一も焼け、青草が全部焼けてしまった。

 

我汉译:第一位使者吹起了第一只喇叭。于是,冰雹和大火混合着血,猛烈异常地冲击大地:地上的三分之一烧光了,树木的三分之一烧光了,所有的绿草都烧光了。

 

原汉译:第一位天使吹号,就有雹子与火搀着血丢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被烧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烧了。

 

(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当你感受到连续三个“was burned up,~ were burned up,~ was burned up”,你会无动于衷吗?“被烧 ~ 被烧 ~ 被烧”,为什么是“三烧”?作为惩罚,这算残酷吗?但你又会看到:“a third of ~ a third of ~ all”,其中二个属于“三分之一”,这时你也许会得到些许“安慰”,毕竟“all”只有一个,这就是“慈悲”吗?你必须置身其中,想象自己就是那些“三分之一的人和树木,还有所有的绿草”,被烧的感觉如何?其实根本不会这样想象,因为总是置身在外,直到“火葬”之时。

    闷热是否属于“被烧”?我不知问谁。打开《笑的历史》,翻到第30页:“为什么人的腋窝和脚心最怕痒?难道不是因为那里的皮肤最娇嫩,因为凡是平时最少被触动的部位才最怕痒?(亚理士多德:《问题篇》第三十五章)”。那么,“被烧”的人和树木、以及所有的绿草,在那“过程中”是否会有“痒”的感觉?那位吹号的天使恐怕没有想到,我怎么会想到的呢?

 

(8~9)

 

英译:The second angel blew his trumper,and something like a great mountain,burning with fire,was thrown into the sea。A third of the sea became blood,a third of the living creatures in the sea died,and a third of the ships were destroyed。

 

日译:第二の御使いがラッパを吹き鳴らした。すると、火の燃えている大きな山のようなものが、海に投げ込まれた。そして海の三分の一が血となった。すると、海の中にいた、いのちのあるものの三分の一が死に、舟の三分の一も打ち壊された。

 

我汉译:第二位使者吹起了第二只喇叭。于是,犹如大山般的东西,熊熊燃烧着投入了大海。随之,大海的三分之一变成了血,海中的生物死了三分之一,舟船也毁坏了三分之一。

 

原汉译:第二位天使吹号,就有仿佛火烧着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坏了三分之一。

 

(8~9)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没想到第二位天使吹出的喇叭还是“烈火”,这一次“火与水相撞”,造成了“三个三分之一”。为什么只是“三分之一”?这样的比例是一种“计算”吗?大海,是水最集中的地方;血,应该集中在血管里;如今,大海与血“混为一水”,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本书也许值得一翻,尽管那么厚实,还是找到了。《秩序感:装饰艺术的心理学研究》(The sense of order — A study in the psychology of decorative art),作者是英国人E·H·贡布里希(E·H Gombrich),就在第175页:“达·芬奇主要关心的是我们在远处不能看见什么。他讲到了‘透视消失’(perspective of disappearances),并且下苦功探讨了随着距离的增加而产生的消失的确切顺序。他发现,首先消失的是外形,然后是颜色,最后是团块。当你看着离你很近的人时,你不会注意他的外形、颜色和团块。他走远后,你首先会认不出他是谁;再走远些,,你又会看不出他的颜色,而仅仅看出一个人的轮廓。最后,他变成了一个小黑圆点。”再怎样辽阔的海水,最终也是一个血点。这个血点,再怎样还原,也不会成为活的生物。

    对于英词:“the living creatures in the sea”,原汉译为:“海中的活物”,我的汉译为:“生存在海中的动物”,显然原汉译要比我的汉译“死得多得多”,因为除了动物以外的“活物”还有很多,如珊瑚与海藻,值得“死这么多吗?”。日译也如此:“海の中にいた、いのちのあるもの”,偏要增加“死的份量”,不见得“活得不耐烦了”。但静心下来,回过头再仔细分析英译、日译和原汉译,又觉得自己的考虑欠妥,大有强辩之感,但也不能说就是错。这主要是对英词“living creatures”的理解不同。原汉译的“活物”相当于“生物”,其外延大于“动物”。看来,上帝还没有如此细心从生物中选出动物来毁灭,而是整个“清除”三分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