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十章(4~7节)  

2008-07-12 23:14:32|  分类: 《启示录》10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5)

 

英译:and when the seven thunders had sounded,I was about to write,but I heard a voice from heaven saying,“seal up what the seven thunders have said,and do not write it down。”then the angel whom I saw standing on the sea and the land

   raised his right hand to heaven

 

日译:七つの雷が語ったとき、私は書き留めようとした。すると、天から声があって、「七つの雷が言ったことは封じて、書き記すな」と言うのを聞いた。それから、私の見た海と地との上に立つ御使いは、右手を天に上げて、

 

我汉译:就在那七个雷声轰鸣时,我想把它记录下来,但听到来自天上的声音:“不要记录!把那七个雷声所说的密封住。”然后,那使者如我所看见的那样、站立在海上和陆上,向天举起了他的右手。

 

原汉译:七雷发声之后,我正要写出来,就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七雷所说的你要封上,不可写出来。”我所看见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举起右手来,

 

(4~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注意到了英译的“这一句”,即“raised his right hand to heaven”,不是紧接着前面的内容,而是“分离”了。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意味?看来是有的。从内容来看,似是一种“宣誓”的形式,以这种被分离的“独立行”来体现,起到提示和强调的作用,真有点“独具匠心”,不过,我觉得好像没什么必要;但又转念,恐怕所有的“宣誓”,都得有个形式,也就是程式化的仪式,这样才显得“郑重其事”。于是,也就认可了这种“宣誓”。但马上又想到:这是否上帝发明的唯一正确的宣誓动作,也即举起右手,向天发誓?   

这本书该完了,我忘不了这句话,好像那是别人的声音,在我心中不断响起。我得换一本书,在形式上如同换一件衣服;但换好了衣服,既是给自己看,也可以给别人看,而换好了书,则是给自己看,别人是看不到的。

真是太有意思了!另一本书竟然是《宽容》(Tolerance),作者是法国人亨德里克·房龙(Hendrik Van Loon),我一翻开,也许太随意了,恰好就在这一页上,真是有趣极了!第215页:“拉伯雷是训练有素的神学家,他成功地避开了会招惹麻烦的直接评论。他把握住的原则是:监狱外面一个活泼的幽默家,胜过铁窗里面一打子脸色阴沉的改革者;因而他避免过份表露他的极不正统的观点。”如果你问一声:你置身于宽容的社会吗?很可能得到的答复是:什么是宽容呀?干吗要宽容呢?对谁宽容?哪些人需要宽容?

这时,我听到一种声音:“要是你对邻居不宽容,那么你也得不到邻居的宽容。”接着,我又听到另一种声音:“如果统治者不给被统治者宽容,那么被统治者也不会给统治者宽容。”围绕着宽容,似乎有数不尽的说法和解释,有些多此一举,有些不言而喻;还有些不说为妙,还有些说了也没关系;也许都是神经过敏,从古至今,无一例外。

 

 

(6~7)

 

英译:and swore by him who lives forever and ever,who created heaven and what is in it,the earth and what is in it,and the sea and what is in it:“there will be no more delay,but in the days when the seventh angel is to blow his trumpet,the mystery of God will be fulfilled,as he announced to his servants the prophets。”

 

日译:永遠に生き、天とその中にあるもの、地とその中にあるもの、海とその中にあるものを創造された方をさして、誓った。「もはや時が延ばされることはない。第七の御使いがふきならそうとしているラッパの音が響くその日には、神の奥義は、神がご自身のしもべである預言者たちに告げられたとおりに成就する。」

 

我汉译:并且依照那个永存永在、创造天和天上之物、创造地和地上之物、创造海和海上之物的他,起誓道:“那儿,不会再延迟了!但在那些日子里,当第七位使者吹起他的喇叭时,上帝的神迹将会实现,如同预告给他的仆人、即众先知那样。”

 

原汉译:指着那创造天和天上之物,地和地上之物,海和海上之物,直活到永永远远的,起誓说:“不再有时日了(或作“不再耽延了”)。”但在第七位天使吹号发声的时候,神的奥秘就成全了,正如神所传给他仆人众先知的佳音。

 

(6~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看到这一句英译:“there will be no more delay”,我预感到会出“大事”,这是一种惩罚性“预言”。但怎么汉译才好?原汉译为:“不再有时日了”;从直译来说,该是原汉译的括号内容,即(或作“不再耽延了”)。我的汉译为:“那儿,不会再延迟了!”,相当于原汉译的“括号直译”;再看日译:“もはや時が延ばされることはない”,也是英译的“直译”。

那为什么原汉译要用“意译”呢?比较“直译”,显然“意译”的指代性,犹如“死期即至”;而“直译”却比较委婉,介于明喻和暗喻之间,不那么“直接宣判”,留有“内在的震撼”和“觉悟的余地”。我之所以没有如此“意译”,因为我的上帝好像还没有这样“急不可耐”,也就是说我的上帝之性格还没有发展到这样“猴急”;一句话,我喜欢“从容的上帝”。

我急于翻阅这本讲述“宽容”的书,好像“它”比我还要着急。但我一打开,就想重看一遍,很快我就中止了这种“狂热”,那是二十年前的热情。看来我只能选择一些“零打碎敲”的文字,【三】桎梏的开始,第64页:“正是亲身的接触,也就是亲密直接的私人感情,使基督教获得了远远高于其他教义的优越性。基督教的爱表达了各国深受压迫、丧失权利的人们的呼声,因而传遍了四面八方。”我没有再摘引下去,也没有寻求书上的见证,因为我知道还有更好的内容,那是抄录不完的。我又想到了另外一句英译:“the mystery of God will be fulfilled”,原汉译为:“神的奥秘就成全了”,我的汉译为:“上帝的神迹将会实现”。即便不从“将来时态”的角度来看,对汉语的运用,所谓“奥秘成全”,实在“别扭”得很;而“神迹实现”,则相对“自然”得多。还有原汉译最后一句的“末词”,出现一个“佳音”,不能说“莫名其妙”,至少离“败笔”不远。如此“意译”,反而让有头脑的人产生“被强加”的感受;“佳还是不佳”,这是不必“添加”明说的。要知道,神的七情六欲十分丰富多彩,这里的“佳音”实际就是“死定”。尽管我清楚:上帝要你死,你不得不死;但我还是不爱直说这个“佳音”。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