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10章(8~11节)本章完  

2008-07-16 23:43:34|  分类: 《启示录》10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英译:Then the voice that I had heard from heaven spoke to me again,“Go,take the scroll that is open in the hand of the angel who is standing on the sea and on land。”

 

日译:それから、前に私が天から聞いた声が、また私に話しかけて言った。「さあ、行って、海と地との上に立っている御使いの手にある、開かれた巻物を受け取りなさい。」

 

我汉译:随后,先前听到的天上声音再次对我说道:“去、去取那小卷书!它在那使者的手上打开着,这使者正站立在海上和陆上。”

 

原汉译:我先前从天上所听见的那声音又吩咐我说:“你去,把那踏海踏地之天使手中展开的小书卷取过来。”

 

(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一看到原汉译的这一句:“我先前从天上所听见的那声音又吩咐我说”,就觉得“有点问题”。主要是“从天上”,英译是:“from heaven”,日译为:“天から”。我的汉译为:“天上”,相当于“来自天上”,不会产生疑义;但原汉译的“从天上”,却会产生“误读”,即“我先前从天上所听见 … ”可以理解为“我先前在天上所听见 … ”。作为英词“from”,确有“从”的含义,但同前后文结合起来,此句中这个表明“声音”方位的介词,如果不考虑汉译的“词语搭配”,很可能促成“误读”,即表明为“我(听者)”的方位。这种“汉译方位”是不容“错位”的。再从日译来说,助词“から”既有“从”、也有“来自”的含义,但在此句中绝不会产生“方位疑义”。

    我犹豫是否继续打开这本叫“宽容”的书,因为它的名字实在不那么简单,却仿佛那么好理解。我担心再次打开,就不愿再合上,而我不想再化时间温习一次。结果还是打开了,好象此书有种魔力,一看见一想到,就得打开不可。【九】向书开战,第156页:“我讲这些并不是说我是理想主义者或改革家,我很讲实际,最憎恨浪费精力,也很熟悉过去五百年的历史。这段历史清楚地表明,对文字和言论的任何暴力压服都没有过任何益处。”其实,此书我早就翻阅过许多许多页,有的还很新鲜,有的已经陌生。

这时,我觉得不知挑选什么,这是直面我的书市吗?这些书把我围困起来,码叠得越来越高,这是黄昏的书山剪影,也是拂晓的书树身姿。就在清醒和恍惚之间,也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我看到一张焚烧书籍的插图,禁书燃烧得很旺,使得阳光都黯然失色。这是每个时代的火光,照亮了我的书桌,使我看清了很多模糊不清的文字。

 

 

(9~10)

 

英译:so I went to the angel and told him to give me the little scroll;and said to me,“take it,and eat;it will be bitter to your stomach,but sweet as honey in your mouth。”so I took the litter scroll from the hand of the angel and ate it;it was sweet as honey in my mouth,but when I had eaten it,my stomach was made bitter。

 

日译:それて、私は御使いのところに行って、「その小さな巻物をください。」と言った。すると、彼は言った。「それを取って食べなさい。それはあなたの腹には苦いが、あなたの口には蜜のように甘い。」そこで、私は御使いの手からその小さな巻物を取って食べた。すると、それは口には蜜のように甘かった。それを食べてしまうと、私の腹は苦くになった。

 

我汉译:于是,我走去使者那里,对他说把那小卷书给我;他对我说:“把它拿去,并且吃了;虽说它将会苦你的胃,但在你嘴里却甜如蜜。”于是,我就从那位使者的手里取了小卷书,并且吃了它。果然它在我嘴里甜如蜜,但当我吃了以后,我的胃就变苦了。

 

原汉译:我就走到天使那里,对他说:“请你把小书卷给我。”他对我说:“你拿着吃尽了,便叫你肚子发苦,然而在你口中要甜如蜜。”我从天使手中把小书卷接过来,吃尽了,在我口中果然甜如蜜,吃了以后,肚子觉得发苦了。

 

(9~10)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原汉译这一句:“你拿着吃尽了”,对照英译是:“take it,and eat”,再对照日译为:“それを取って食べなさい”。英译和日译,都表达了“吃”,但没有“吃尽”的意思。原汉译的“吃尽”,就是“吃光”、也就是“一点不剩”之语义;为什么要如此“意译”来强化这种“吃的程度”呢?我的汉译为:“把它拿去,并且吃了”,是和英译及日译一致的,因为我没想到其中还有一个“吃的程度”之问题。比较原汉译和我汉译,前者有关这个“吃的问题”,恐怕只有唯一的解释,而后者却可能有“各种程度”的理解。

    这时,我产生了想摆脱有关“吃的程度”之念头,我觉得“吃”是一种很可怕的“动作”,使我联想到了“咬”,还有“啮”,随后是“撕”和“吞”。这时,我又打开了书,就在眼前的那本书,是《宽容》,第247页:“对异端的围剿很少能如此成功。再洗礼教徒做为一个教派不复存在了。但是有一件怪事,他们的思想活了下来,被其他教派汲取,溶于形形色色的宗教和哲学体系,变得令人起敬,如今成为每个人的精神和智力遗产的一部分。”我发觉在各种偶然对应中,总有相似的东西存在。试图消灭思想的异端,甚至进行肉体清除,造成无人继续的空缺,但总有侥幸的存在,犹如上帝的安排。

    《启示录》的这一段,到了这句话,其实并没有了结。接着是:“虽说它将会苦你的胃,但在你嘴里却甜如蜜。”,这是我的汉译,还不如说这是我汉译的“最后版本”。最初的译解是:“它在你嘴里甜如蜜,却会使你的胃生苦”,因为这似乎就是“先甜后苦”的一种象征,或说“见证”。但在对照英译:“it will be bitter to your stomach,but sweet as honey in your mouth。”,又对照日译:“それはあなたの腹には苦いが、あなたの口には蜜のように甘い。”,再比较原汉译:“便叫你肚子发苦,然而在你口中要甜如蜜。”,我发觉这三者都是“先苦后甜”;从词序上看是这样,从语义上看却并非如此,因为“它”是“先嘴后胃”。于是,我的汉译就把“词序颠倒”了,或者说“把被颠倒的再颠倒过来”。

    其实,违背初衷,按照英译、日译和原汉译的“词序”去译解,恐怕起决定作用的是这一段的“结果”,那是真正的“先甜后苦的词序”;为了避免前面的“预言之词序”与后面的“结果之词序”一样,我就做了一件“亏心句”。我还担心由于这句“词序不同”,而造成“语义不同”。

    还是对自己宽容一点,这也就是对别人宽容,我突然发觉心理咨询的“教条”在起作用。我又打开了《宽容》,为了寻求某种“文字支持”来获得“精神安慰”。【十三】伊拉斯姆,第192页:“可是从没有人把宽容作为自己的职业。热烈从事这项伟大事业的人只是出于很大的偶然性。他们的宽容只是一个副产品。他们所追求的是别的东西。他们是政客、作者、国王、物理学家或谦虚的美术家。”所以,我在怀疑中打滚,宽容在什么时候起过作用呢?人对人的了解还太浅薄,甚至可能还不如猫对人的了解。被水一泼而逃走的猫,再听到水声,马上就不见了身影。但是,也有习惯于水的猫,它们以为是来自不易的淋浴。

 

 

(11)

 

英译:then they said to me,“you must prophesy again about many peoples and nations and languages and kings。”

 

日译:そのとき、彼らは私に言った。「あなたは、もう一度、もろもろの民族、国民、国語、王たちについて預言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我汉译:接着,他们对我说道:“对于许多民族和国家、许多语言和帝王,你必定要再次作出预言。”

 

原汉译:天使(原文作“他们”)对我说:“你必指着多民、多国、多方、多王再说预言。”

 

(1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then”,语法上作为“副词”,其实相当于“接续词”。日译为:“そのとき”,我的汉译为:“接着”;但原汉译却无译解。尽管任何“转译”,不能说“一一对应”,事实上也做不到“词对词”,但有些必须的“词语”,还得译解出来,无故“省略”,或“有意”去除,都是不妥当的。

    我发觉心情不好,今日立秋,毫无秋意,刚刚喝了半瓶冰冻黑啤,原以为情绪会好转。我放弃了另外二本书,尽管已经找了出来,我还是要看《宽容》。第193页:“一句话,世间绝大多数有用的东西都含有不同成份,我不明白为什么信仰要例外。我们‘肯定’的基础里要是没有点‘怀疑’的合金,那我们的信仰就会象纯银的钟一样总是叮当作响,或象铜制的长号一样刺耳。”我以为上帝是不会怀疑自己是上帝的,这种对自己身份的认同,也是唯一的,是不可改变的。如果我们生活在宽容之中,我们会身在福中不知福吗?    我又开始挑剔了。原汉译为什么“忽略”英词“about”?日译为:“について”,我的汉译为:“关于”;这是真的“省不省略都一样”吗?我不敢苟同。该省则省,不该省怎能省!不在于多几个或少几个词,也不是说“词语越少越精练”,要注重“精确地把握和表现词语”,才是真正的“用词”,而不是“乏词”或“滥词”。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