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21章(4-6节)  

2010-11-10 00:22:40|  分类: 《启示录》21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21章(4- 6节)

 

(4)

 

英译:  he will wipe every tear from their eyes。

Death will be no more;

Mourning and crying and pain will be no more,

For the first things have passed away。”

 

日译:彼らの目の涙をすっかり拭い取ってくださる。もはや死もなく、悲しみ、叫び、苦しみもない。なぜなら、以前のものが、もはや過ぎ去ったからである。」

 

我汉译:   他擦去子民眼里的每一滴泪。

于是死亡不再到来,

再也没有服丧、哭叫和悲痛,

因为最初的事情已经过去。”

 

原汉译:上帝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类似内容已经出现过,可以比较的也不是没有,但我觉得意趣淡然,只想跳过去,但又违反我的译解原则,不能马虎了事。对于英译词语“mourning”,其义为:“服丧、悲恸”,但原汉译为:“死亡”。说它错,服丧就是因为有人死亡才发生的,不能这么说;说它不错,实在不能把“服丧和悲痛”视为“死亡”;再来个“既对又错”,所谓的“有对有错”,又觉得无聊,似在钻牛角尖。

难道译者真的搞不清楚这个词语并非指“死亡”吗?还是译者为了强化这个词语的感受性,从中抽出“起因”来替代词义?看上去“死亡”确实比“服丧”具有直接冲击力,但内在打击性却远不如。因为死亡,可以说是直指“死亡者”本身,而服丧,则是在确认“死亡者”后扩展的“死亡情景”,那就是亲友们对“死亡者”的悲哀。不料,日译也如此译解,叫人费解、扫兴。

此外,原汉译把“first things”译解为“以前的事情”,也让我不能接受,尽管说得过去。“以前”是一种笼统的确定,它包含“最初”,但并不等于“最初”。不过,也不能排除“最初”就是“以前”的唯一阶段、或仅有过程。问题是,为什么英译文本要用“first”这样明确的指代呢?它告知的就是“最初”、就是“首先”、就是“开始”,所以不该用“以前”或“过去”来笼统替代。

我有点累了,那是空气缺氧的感觉。一夜暴雨,雨声似乎还在耳边,此刻阴气之中却是断续鸟鸣。有声总比无声好,那不是蝉声就好。我又打开了《死屋手记》,翻阅时有一张四页脱离了书本,这是第九章,有关一个犹太人囚犯的故事,第150~151页:“他是个集天真、愚蠢、狡狯、孟浪、纯朴、胆怯、吹牛和无耻于一身的滑稽可笑的混合体。我感到奇怪的是,苦役犯们一点儿也不欺侮他,只是为了逗个乐子对他开开玩笑罢了。显然他是专供大家消遣和经常逗乐用的。“我们只有一个福米奇,别去碰他,”囚犯们都这样说。他虽然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显然为自己的作用感到骄傲,因为他能使囚犯们终日笑脸常开。”现在,还有谁让人如此开兴过生活呢?只有自己同自己开玩笑。生活的乐趣在哪?只有进了监狱,才能享受如此欢快?都是自以为聪明的比附,没有意思,但总算明白一点什么,只有试图玩弄和游戏人生的“人”才最开心。

 

 

(5)

 

英译:And the one who was seated on the throne said,“See,I am making all things new。”Also he said,“Write this,for these words are trustworthy and true。”

 

日译:すると、御座に着いておられる方が言われた。「見よ。私は、すべてを新しくする。」また言われた。「書き記せ。これらのことばは、信ずべきものであり、真実である。」

 

我汉译:随后,坐在王座上的那第一人又说道:“瞧,我在把所有的都变新。”他还说道:“记录下来,因为我所说的,都是可信的和真实的。”

 

原汉译: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又说:“你要写上,因这些话是可信的,是真实的。”

 

(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这一句:“I am making all things new ”,原汉译为:“我将一切都更新了”,英译为“现在进行时态”,而原汉译为“过去完成时态”。我汉译当然不能随便跟进,只能是“我在把所有的都变新”。再参照日译为:“私は、すべてを新しくする”,是一种“现在时态”,似乎也无“更新了”这层“完成”意思。但我仍然怀疑自己可能对“文法的时态”把握不好,再翻看语法书,发觉现在进行时态,可以表达多种“动作性”,但没有一种表明是“完成式”的。因而,我还是坚持己见,不作修改。

但问题又来了,从这一章的整体内容来说,既然已是“新的天与新的地”,那在新天与新地之间的一切,理所当然已是“全新的”了,这岂不是“完成式”吗!照这么推理,不但我汉译是错的,就连英译文本也是错的,当然日译也免不了跟着错。是相信局部的正确还是整体的合理呢?也许,原汉译是“碰巧”与整体合拍?难道我汉译和日译的正确就是建立在这种“偶然性”上的吗?这未免让人沮丧。难道局部不等于整体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只不过有强词夺理之嫌。也许,存在这种难以理谕的矛盾,才是“启示的合理性”之展现。我还在无理说理吗?谁知道呢!

我匆忙地赶回来,好像就是为了陷入这种词语漩涡。我想跳出去,在黑夜的掩护下,让敏感的神经麻木一些,那就看《死屋手记》吧!第十章【基督圣诞节】,第170-171页:“明天是囚犯们的真正的、不可剥夺的、法律上正式承认的节日。在这一天,囚犯不能被派出去干活,这样的日子一年也只不过三天。毕竟有谁晓得呢,这些被社会所排斥的人在迎接这样的日子时,有多少昔日的甘苦萦绕在他们的心头啊!这伟大的节日从孩提时代起,就深深地铭刻在普通老百姓的记忆之中了。这是他们在繁重劳动之后修养生息的日子,也是他们合家共叙天伦之乐的日子。可在监狱里呢,他们只能怀着痛苦和忧伤的心情来回忆这一切了。”

我已经有许久没去过礼拜堂生活了,这不仅是一周一次的一种“仪式化生活”,也是大众生活之中的某种“共同生活”,每次一个半小时左右。我们从小在接受什么教育呀?这能算教育吗?!我们所有的虔诚再虚幻不过了,真是作孽!但即便这样表述也是没用的,我们失去的实在太多,但又不知道惋惜什么。在我们的回忆中,即便没有上帝的存在,竟然也有欢笑和色彩,真是不可思议!这是我们想象出来的欢笑和色彩吗?那只手,竟然比上帝的手还大,所谓一手遮天哪!但上帝的那只手还活着、还在发出光芒、还在照耀许多人的心灵深处,难道那曾经不可一世的手比上帝的手更有力量吗?那只手只能属于过去,而上帝的手指向明天。

 

 

(6)

 

英译:Then he said to me,“It is done!I am the Alpha and the Omega,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To the thirsty I will give water as a gift from the spring of the water of life。

 

日译:また言われた。「事は成就した。私はアルファであり、オメカである。最初であり、最後である。私は、渇く者には、命の水の泉から、価なしに飲ませる。

 

我汉译:之后他又对我说:“万事皆成!我是阿尔发和欧米伽,是开始与结束。对于饥渴者,我将把水作为礼物赠送给他,这水来自生命之源泉。”

 

原汉译:他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

 

(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这一段,并不陌生,但还是忍不住要比较一番。英译句中“To the thirsty I will give water as a gift from the spring of the water of life”,原汉译为:“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其中作为程度副词的“白白”,不知从哪译解出来的,这种“意译”就连日译也照搬不误,成了“価なしに”,真叫我大惑不解。这样的“白白”,实在不能抬举上帝的“崇高形象”,反而显得上帝未免太“实用主义”了,实在降低了上帝的“稳重和仁慈”之感。

再比较一下我汉译为:“对于饥渴者,我将把水作为礼物赠送给他,这水来自生命之源泉”,这样的译解,毫不做作,显得贴切自然,事实上的英译文本也是如此表达,何必夸大其词、夸张其事呢!我实在讨厌原汉译的这句译解,不能不发泄几句。

心情又被破坏了,刚才出外所做的换氧运动,才叫白白做了。又得翻书了,还是《死屋手记》,第三章【续】,第253页:“一般说来,人是善于忍受痛苦的。关于痛苦的事,我曾问过许多人。有时,我想明确地弄明白,这种痛苦究竟有多么厉害,到底可以拿什么来作比较?真的,我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问。我只记得一点,我这样做并非出于无谓的好奇。”也许可以说,越好奇越痛苦,但不好奇,也会痛苦。

如果你看见邻居拉开窗帘,那是为了证实你在窥伺他们的作爱,你会有什么感受呢?你当然不会去辩解,更不会叫他们再拉上窗帘、继续去作爱。这时,你只能忍受这种无法言说的痛苦。要是你确实瞥见了那种令人兴奋的情景,那倒值得忍受这种被看破的痛苦,可惜我们忍受的大多数痛苦,都是白白的痛苦,毫无生活情趣,更谈不上什么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