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21章(15-21节)  

2010-11-19 18:30:39|  分类: 《启示录》21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21章(15-21节)

 

(15~16)

 

英译:The angle who talked to me had a measuring rod of gold to measure the city and its gates and walls。The city lies foursquare,its length the same as its width;and he measured the city with his rod,fifteen hundred miles;its length and width and height are equal。

 

日译:また、私はと話していた者は都とその門とその城壁とを測る金の測り竿を持っていた。都は四角で、その長さと幅は同じである。彼がその竿で都を測ると、一万二千スタデイオンあった。長さも幅も高さも同じである。

 

我汉译:那个同我说话的使者,用一根黄金测量竿去测量那城,以及城门和城墙。这城呈正方形,它的长与宽相等;他以这竿子的标准来测量,这城为一百五十英里,长度、宽度和高度都相等。

 

原汉译:对我说话的,拿着金苇子当尺,要量那城和城门、城墙。城是四方的,长宽一样。天使用苇子量那城,共有四千里,长、宽、高都是一样;

 

(15~1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这新城的描述,这一段很有意思。第一层是长与宽一样的方形,平面的;第二层则是长与宽与高都一样的正方形,立体的。在词语选用上,英词“measure”可谓“一词三用”:作定语用的“a measuring rod”,作动词不定式用的“to measure”,作一般过去式用的“measured”。相比较来对应一下,原汉译的“当尺”、“要量”和“量”,这种译解,实在显得“窘迫”,难有辞藻“美感”。而我汉译的“测量杆”、“去测量”和“标准来测量”,这种译解就比较“得体”和“雅致”,而且如同英译文本,具有层次感。再参照日译为:“測る”、“測り竿”和“測る”,也显得比较“呆板”,缺少词语表达的层次变化。

    我感到高兴,因为又可以看新书了。不过依然是陀斯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也是他最重要的晚年作品。《卡拉马佐夫兄弟》(БРАТЬЯ КАРАМАЗОВЬ?),上下两册,属于精装本,即便再沉重,我也不会扔弃,我把它完整地带回来了,这件事做对了。上册,第三卷【好色之徒】,五“热心的忏悔”(脚跟朝上),第168页:“一个人稍有点装腔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我不装腔么?但要知道我是真诚的,真诚的。… 象我这样一个人,居然被看中了,而他却遭到摒弃。为什么呢?就因为一个姑娘出于感恩,情愿强奸自己的生活和命运!这真荒唐!… 但命定的事总是会实现的,有价值的人将占有他应有的位置,而无价值的人将永远躲进小胡同,躲进他肮脏的小胡同,他心爱而且正适合于他的小胡同,并且就在那污秽和臭气中,心甘情愿而且愉快地结束他的生命。”

简直太巧了,我一翻就翻到了这一页,原先早就忘了这一页。看来是这一页忘不了我,因为我曾经数次翻阅过它 。翻阅就是它的生命体现,再次翻阅就是它的生命再现,也就是它的价值复活。这么说,就是我复活了它,难道我有这样的能量吗?再次翻阅,不过是一种生活习惯,一种早就习以为常的精神需求,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翻阅具有生命力。

 

 

(17~18)

 

英译:He also measured its wall,one hundred forty-four cubits by human measurement,which the angel was using。The wall is built of jasper,while the city is pure gold,clear as glass。Use use

 

日译:また、彼がその城壁を測ると、人間の尺度で百四十四ベーキュスあった。これが御使いの尺度でもあった。その城壁は碧玉で造られ、都は混じりけのないガラスに似た純金でできていた。

 

我汉译:他还测量城墙,按照人的尺度为一百四十四腕尺,这也是该使者使用的尺度。这城墙是用碧玉建造的,而城是纯粹的黄金,如玻璃般明净。

 

原汉译:又量了城墙,按着人的尺寸,就是天使的尺寸,共有一百四十四肘。墙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

 

(17~1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cubit”,词典之义为“腕尺”,又可译为“肘尺”。知道这是一种度量单位,但一时不太清楚怎么度量。经再查索,才明白这是从中指到肘的长度。觉得有趣,第一次知道还有这种度量法。但又一想,并非如此陌生哪!记得过去在家里帮忙绕绒线结毛衣,就是把手的虎口到肘弯部视为“绕线架”来利用的,同时也可以测量绒线的长度。看来人的身上到处有尺度哪!人的身高本身就是一杆尺,那投影随着阳光发生变化,不就是古时的“标准时间”吗。

    今日气温又升高了,我几次三番地坐下又起立,不时到晒台上去晾晒衣服。终于有点倦怠袭来,又一杯接一杯地喝水,还是兴致不高,只是努力支撑着。一旦把房门关闭,就得打扇,即便有了风扇也不用,不为省电,似乎是怕风,肩周炎受不了。现在,已用左手接替右手去操纵鼠标,很快就适应了。可我还是想逃避这种生活,究竟为了什么?

    我翻到了这么一句话,《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上册,第三卷【好色之徒】,三“热心的忏悔”(诗体),第147 页:“只有你一个人,另外还恋着一个‘下贱’女人,我恋上了她,自己也就完蛋了。但是恋着并不等于是爱。一面恋着一面也可以切齿痛恨。”这是有点没头没脑的自白,前后还有很大一大段,可我偏偏看上了这一小段。这是过去的记录,我还在沿着过去的印记生活,真是荒唐!但我又非得这么荒唐不可,我不能放弃当年的梦想,即便早就头破血流,还是放弃不了。这不是固执可以解释的,也不是意志可以理解的,那是一连串的断断续续所构成的。每一个点,都是终点又是起点,不是一个圆,却象一个圆那样不断拐弯。

 

 

(19~20)

 

英译: The foundations of the wall of the city are adorned with every jewel;the first was jasper,the second sapphire,the third agate,the fourth emerald,the fifth onyx,the sixth carnelian,the seventh chrysolite,the eighth beryl,the ninth topaz,the tenth chrysoprase,the elevnth jacinth,the twelfth amethyst。

 

日译:都の城壁の土台石はあらゆる宝石で飾られていた。第一の土台石は碧玉、第二はサファイヤ、第三は玉髄、第四は緑玉、第五は赤縞瑪瑙、第六は赤瑪瑙、第七は貴かんらん石、第八は緑柱石、第九は黄玉、第十は緑玉髄、第十一は青玉、第十二は紫水晶であった。

 

我汉译:那城墙的地基都用宝石装饰。第一地基是碧玉,第二地基是蓝宝石,第三地基是玛瑙,第四地基是翡翠,第五地基是玉髓,第六地基是红玛瑙,第七地基是贵橄榄石,第八地基是绿宝石,第九地基是黄玉,第十地基是绿玉髓,第十一地基是橘红宝石,第十二地基是紫水晶。

 

原汉译: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修饰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蓝宝石,第三是绿玛瑙,第四是绿宝石,第五是红玛瑙,第六是红宝石,第七是黄壁玺,第八是水苍玉,第九是红壁玺,第十是翡翠,第十一是紫玛瑙,第十二是紫晶。

 

(19~20)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这一句英译:“The foundations of the wall of the city are adorned with every jewel”,怎么理解才好?我汉译为:“那城墙的地基都用宝石装饰”,但不是没有疑问。首先是对“地基”的理解。一般而言,地基是承载地上建筑的地下基础。如果说该城墙的地基是在“地下”,那“用宝石装饰”还有什么意义呢?因为装饰是为了显现出来,才起炫耀作用的。而况,似乎也不能理解为这种装饰属于“墓穴装饰”。为此,仔细勘查,原来地基可以是地下的基础,也可以是地面的基础,或者地上的基础。如此理解,确切地说,这种用宝石作装饰,属于地基的“地上部分”,也就是看得见的那部分地基。

    其次,既然是用宝石“装饰”,那么是否应该理解为地基“表面的装饰”、而不是构成地基的每一块石头“都是宝石”?这里的前提是,把地基视为“石头基础”。而这些“地基石头”,到底是表面的石头是宝石、还是所有的石头都是宝石?看来由“装饰”这个词语的性质和惯用来看,也许只能视为“地基的地上那部分的表面”是用宝石砌就或镶嵌的。但从英译文本、日译和两种汉译中,都看不出也显现不出“这层意思”。若是“意译”出来,又觉得“多此一举”似的,结果还是采用“直译”。

    晚上凉快了,我也心宁不少。我打开了《卡拉马佐夫兄弟》上册,第三卷【好色之徒】,八“喝着白兰地的时候”,第194~195页:“有灵魂不死吗?有的。上帝和灵魂不死都有的吗?有上帝,也有灵魂不死。灵魂不死就在上帝里面。天呀,只要想一想,人们献出了多少信仰,有多少各种各样的力量白白费在这幻想上面,而且一连几千年!是谁在这样开人的玩笑?大概是鬼吧。那么有鬼吗?不,鬼也没有。可惜。见他的鬼,如果这样,我真对那个第一个想出上帝来的人什么也干得出来!把他吊死在苦杨树上还嫌便宜了他。如果没想出上帝来,就完全不会有文明的。不会有的么?没有上帝就不会有文明么?是的。连白兰地酒也不会有。”这是一个酒鬼和另一个非酒鬼的对话,我掐掉了一些枝节,但还算完整。

    这一周的礼拜,还是没有去,难道教堂那么远吗?其实很近。是身体不好,身体不好不是更应该去吗?多少信徒是如此功利的?是我精神不好,那精神不好,去了不就好了吗?可我还是没有去。争取下一次,一定去。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呢?我没有强迫,不过是用意志来约束自己明天的行为。

 

 

(21)

 

英译:And the twelve gates are twelve pearls,each of the gates is a single pearl,and the street of the city is pure gold,transparent as glass。 

 

日译:また、十二の門は十二の真珠であった。どの門もそれぞれ一つの真珠からできていた。都の大通りは、透き通ったガラスのような純金であった。

 

我汉译:此外,那十二城门是由十二颗珍珠制成,每一个城门就是一颗珍珠。那城中的街道是纯金,犹如玻璃般明净。

 

原汉译:十二个门是十二颗珍珠。每门是一颗珍珠。城内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

 

(2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的这二句:“the twelve gates are twelve pearls,each of the gates is a single pearl”,我汉译最初为:“那十二城门十二颗珍珠,每一个城门是一颗珍珠”。这样直译当然不错,如同原汉译为:“十二个门是十二颗珍珠。每门是一颗珍珠”,这样很省事。但终究觉得不好,非改不可。

    这一次,日译给了我良好启示。日译为:“十二の門は十二の真珠であった。どの門もそれぞれ一つの真珠からできていた”。汉译为:“十二门是十二珍珠。无论哪一门分别由珍珠制成”。事实上,“门是珍珠”的译解,不如“门由珍珠制作”、或“门是珍珠而作”,更通俗易解。而况,天然门状的珍珠似乎也没有,都是“制作”而成。不过换句话说,现在的情况很特别,在上帝和天使们的手中,当然似乎什么都可以成为现实。但现在,这是在人间,人间该有人间的样子,不能象天堂那样“什么都可以”。于是,我汉译就进入人间,改为“意译”。我相信上帝是不会和我一般计较的。

    已是深夜了,今晚没听见酒吧的喧闹声,倒是挺照顾我的。我也一鼓作气,坐在电脑椅上坚持不起来。好吧,再打开《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上册,第二卷【赞成和反对】,二“斯麦尔佳科夫弹吉他”,第335页:“难道俄国的乡下人会比有知识的人更有感情么?由于无知无识,他根本不会有任何感情。…… 如果当时我们被这些法国人征服了,那才好呢:一个聪明的民族征服和吞并了一个十分愚蠢的民族。那会出现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秩序了。”坦率的表达和真实的事实,总是互相印证的。死不承认,那就只能颠倒黑白了。我已经过够了这种自我欺骗的生活,因为你必须不断欺骗自己,以便适应社会所谓的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