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21章(22-27节)  

2010-11-24 00:09:54|  分类: 《启示录》21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21章(22-27节)

 

(22)

 

英译:I saw no temple in the city,for its temple is the Lord God the Almighty and the Lamb。

 

日译:私は、この都の中に神殿を見なかった。それは、万物の支配者である、神であられる主と、子羊とが都の神殿だからである。

 

我汉译:我没看见城中有神殿,因为它的神殿就是主即上帝、就是全能者和那羔羊。

 

原汉译: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上帝、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

 

(2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Lord”与“God”的译解,一直存疑,但未去探讨。原汉译一直译为“主”与“上帝”。这次,我想到的“主”(Lord),是否可译解为“天主”?因为这里的“主”,实际就是指“天上之主”,而“天主”就是“天上之主”的简称。但这样译解的话,句中的“the Lord God”怎么译解呢?译为“天主上帝”吗?这样肯定不行。因为我知道天主教和基督教对“他”(God)的称呼不同,天主教称为“天主”,基督教称为“上帝”。

    到底怎么译解呢?这时我又想到了:这个“主”(Lord),也许并非仅仅指代“天上之主”,而是主要指代“地上之主”,或说对人而言是“人类之主”。因此,原汉译的“主”,这样译解是可行的、是合适的。因为这个“主”,既是“天上之主”,又是“地上之主”,还是“人类之主”;若要对“主”作定语的话,也许只能用上“一切之主”、或者“宇宙之主”。

    但对原汉译的“主上帝”,我总觉得“不舒服”。参照日译为:“神であられる主”,我决定改译为:“主即上帝”,这才觉得心里“通顺”了。

    我觉得自己刚清醒过来,先前一直在冒冷汗,既是闷热也是紧张所致。可我紧张什么呢?我在为别人的人生狡辩而紧张,好像是我在百般狡辩;别人已经够脆弱够过敏了,看来我比他还要脆弱还要过敏。

    我又打开了《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上册。这次我想说,因为这本书正好摆放在我眼前,而我此时需要有本书随便翻一下。第二卷【赞成和反对】,五“宗教大法官”,第382页:“人一旦抛弃了奇迹,他同时也就会抛弃了上帝,因为人寻找的与其说是上帝,还不如说是奇迹。而既然人没有奇迹就没法过下去,他就会为自己去造出新的奇迹,他自己的奇迹来,就会去崇拜巫医的奇迹,女巫的邪术,尽管他也曾做过一百次叛徒、异教徒和无神派。当人们对你讥笑,嘲弄,对你喊叫:‘你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会信仰这是你’的时候,你没有从十字架上下来。你所以没下来,同样是因为你不愿意用奇迹降服人,你要求的是自由的信仰,而不是凭仗奇迹的信仰。”

但人们还是需要奇迹,犹如看到枇杷从树上掉落下来,是自动的,也是成熟的,只要弯腰去拣就是你的。你可以自己吃,还可以带给孩子吃,甚至可以出售给所有不知你拣来的人。也许知道你是拣来的人,也会买下,不但自己吃,还带给孩子吃,甚至送给其他人。所有吃了这枇杷的人,也许都会说很好吃,因为这是上市的时节。

 

 

(23~24)

 

英译:And the city has no need of sun or moon to shine on it,for the glory of God is its light,and its lamp is the Lamb。The nations will walk by its light,and the kings of the earth will bring their glory into it。

 

日译:都には、これを照らす太陽も月もいらない。というのは、神の栄光が都を照らし、子羊が都のあかりだからである。諸国の民が、都の光によって歩み、地の王たちはその栄光を携えて都に来る。

 

我汉译:此城还不需要太阳和月亮的光照,因为上帝的荣耀就是它的光,它的灯就是那羔羊。诸国都将行走在它的光辉之中,地上的诸王都将带着他们的光荣来到城中。

 

原汉译: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上帝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

 

(23~2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的比喻,已经司空见惯,不再能作暗喻了;这种明喻的象征,如此清晰明白,不知道是否最早传播开来。而我之所以觉得早就明白了,这种“早就”又从哪来呢?我无法追根溯源,因为我找不到那个根那个源。现在我感到荣幸吗?多少有那么点儿,我无法否认这种情感。但这种情感又从哪儿来的呢?我是否把这种情感视为清高呢?不,我不过是恰好把情感打印出清高而已,这是一种“误印”,是文字错误,是手上的不熟练,一句话那是拼音基础不好。

    但我还得承认喜欢这一段,整个译解过程就沐浴在这种喜悦之中,也可谓情不自禁地喜欢。特别是最后那二句:“诸国都将行走在它的光辉之中,地上的诸王都将带着他们的光荣来到城中”。我是怎么译解出来的?对比原汉译为:“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我觉得这怎么能够比较呢!看看英译吧:“The nations will walk by its light,and the kings of the earth will bring their glory into it”,也是很干净很明快的译解。

天知道的,原汉译的“归与”,不知从哪出来的?这种想当然的“硬译”加“意译”,不对照原文简直无法“拆穿”,也许这是原汉译的好心好意,何况这样译解也不会有什么错。可我不能接受,再看看日译吧:“諸国の民が、都の光によって歩み、地の王たちはその栄光を携えて都に来る”,也无此义。这“归与那城”,其实是“来到城中”,如同日译的“都に来る”。

终于结束了这一段,但一直要下的雷暴雨却迟迟不发声,只是有点淅淅沥沥,实在不爽气。我已经抽了两支烟,一支接着一支,那稳定的烟火使我忘记了昨天和明天,今天也只有现在这个时刻。该做的就去做吧!如同这两支烟,该抽的就抽了。这不是时不我待,而是今天的情绪如此。

这一段很好看,就在《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下册,第三卷【错判的案子】,六“检察官的演说”(性格分析),第1050页:“现在呢,我们不是震骇,就是假装震骇,一方面自己却在看热闹,就象一般爱好强烈而又稀奇的刺激的人们那样,因为这些刺激可以撩动一下我们厚颜无耻、闲暇懒散的心情,要不然就象小孩一样,用手驱赶可怕的幻象,在可怕的幻象消散以前,把头藏在枕头底下,但随后却立刻就在游戏作乐之中把它忘得一干二净。”我忘记了外面的暴雨正在降临,其实还没有降临,那是我心中的暴雨已经降临。

 

 

(25~26)

 

英译:Its gates will never be shut by day-and there will be no night there。People will bring into it the glory and the honor of the nations。

 

日译:都の門は一日中決して閉じることがない。そこには夜がないからである。こうして、人々は諸国の民の栄光と誉れとを、そこに携えてくる。

 

我汉译:那城门在白天绝不会关闭,而黑夜在那里是没有的。人们也将把诸国的荣耀和尊贵带来城中。

 

原汉译:城门白昼总不关闭,在那里原没有黑夜。人必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归与那城。

 

(25~2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你能想象没有黑夜的地方吗?而且那还是一个都市,连一点黑夜的影子都没有。这是什么地方?又是什么都城?上帝创造了它,却又让人难以寻找到。但我记住了,那是城门永远敞开的地方,这不就是不夜城吗?那一定非常明亮。但如果没有一个人呢?城门又是谁打开的呢?这种异乎寻常的光亮又有什么用处呢?由于失去了黑夜,白昼是否会变成黑夜?

    其实,我并不留恋黑夜的一切,但我总觉得每天二十四小时的白昼是还不够明亮的。既然城门再也不会关闭,难道就我一个人进去遛跶和闲逛吗?到处是明晃晃的色彩,就连黑色也被白昼消退了,那我为什么还要身穿一身黑衣裤呢?既然城门打开了就一直保持打开的样子,那么城里城外还有什么区别呢?我独自走进去又独自走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但我还是喜欢这个地方,这个永远到不了的不夜城。

    这时,我听到了那种雨声,我们叫它自然的声音,它是从黑夜的深处出发的,逐渐接近了我的身边。我觉得能够吻合这种自然之声的,恐怕就是《卡拉马佐夫兄弟》的下册,就在第三卷错判的案子】,九“种种心理分析”(检察官演词的终结),第1082页:“遭到玷污的天性和犯罪的心灵会对自己进行报复,比任何人间的制裁都更为彻底!不但如此,法庭的制裁和人世间的刑罚甚至会减轻天性的惩罚,在那样的时刻,罪人的心甚至正需要它们,以便把它从绝望中挽救出来”。

    我还能说什么呢?黑夜中的雨声,从远而近,已经不容易了。如果我关闭所有的窗子,它就会敲响所有的窗子;如果我全部打开,它就会从每扇窗子进入我的屋子。这是它需要我的一种摆脱不了的证明,而我并不知道是否同样需要它从黑夜中悄悄而来。

 

 

(27)

 

英译:But nothing unclean will enter it,nor anyone who practices abomination or falsehood,but only those who are written in the Lamb’s book of life。  

 

日译:しかし、すべて汚れた者や、憎むべきことと偽りとを行なう者は、決して都には入れない。子羊の命の書に名が書いてある者だけが、はいることができる。

 

我汉译:但那些不干不净的将不得入城,而那些惯于憎恨和撒谎的也不得入城,只有写入那羔羊生命之册中的才能入内。

 

原汉译: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

 

(2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发现了:把英词“unclean”译解为:“不干不净”是多么“得体”,而原汉译的“不洁净”实在没有“文采”。这是多么一厢情愿的好事!我沉浸在流畅而雅致的韵律之中,不再受那些凹七凸八的憋气连累,真是如同初夏暴雨那样的爽快。这是我为自己争取到的一个夜晚。

    今晚的结束,也就意味着《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结束,下册,第三卷【错判的案子】,十三“诲淫诲盗的论客”,第124页:“让儿子站在父亲面前,明明白白地问他:‘父亲,请告诉我:我为什么应该爱你?父亲,请你拿出我应该爱你的根据来!’如果这位父亲有力量,能够回答得出,向他提出根据来,那就是真正的、正常的家庭,不只是建筑在神秘的偏见上,而是建立在理智的,负责的,严格合乎人性的基础上。反过来,如果父亲提不出根据,那么这个家庭就立刻完结了。他不成其为父亲,儿子此后也就有充分的自由和权利,可以把父亲看作是陌路人,甚至是仇敌。”我合上了这部书,也许是它自己关闭的,犹如黑夜中的暴雨,还没出现,已经停止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