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20章(11-15节)本章完  

2010-11-03 00:08:00|  分类: 《启示录》20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20章(11-15节)

 

(11)

 

英译:Then I saw a great white throne and the one who sat on it;the earth and the heaven fied from his presence,and no place was found for them。

 

日译:また私は、大きな白い御座と、そこに着座しておられる方を見た。地も天もそのそのお前から逃げ去って、跡形もなくなった。

 

我汉译:随后,我看见一个巨大的白色王座和坐在上面的第一人,从他这里发声“呸!”,那天与地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汉译: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

 

(1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蛮有趣的。你瞧!上帝的那个语气词“fied”。可惜,原汉译为:“逃避”,日译为:“逃げ去って”(逃走),我汉译则为:“呸!”为什么原汉译和日译都要“规避”这个表达强烈情绪的“词语”呢?难道那个“第一人”(上帝)就不能出口“骂人”吗? 我看他比“人骂人”还要厉害,因为人是他创造的,人的言语也是他创造的。因而这个“呸!”不但传神,而且有说服力度。在这声“呸!”之后,那天与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是多么大的威力!谁还能与之相比呢?

    我又进入《神曲》之歌中,犹如那个幸运穿行地下的但丁。还是《地狱篇》,第三十三歌【安泰诺狱。乌哥利诺和他的在塔楼中的孩子们】,第243~244页:

 

    “我们再向前行,走到严寒结结实实地

把另一群幽灵冻在冰里的地方,

他们不是低着头,而都是仰着脸。

在那里哭泣本身不容他们哭泣;

而且忧愁在眼睛上遇到了障碍

就转向内心以增加痛苦:

因为最先流出的眼泪冻成一块,

而且,好像水晶的面甲一样,

把他们眉毛以下所有的凹处填满。”

 

    这时,我都觉得寒冷,因为我最怕寒冷,即便现在春意盎然,还是寒冷逼人。但我不是但丁,只不过感受到他带出来的那股寒冷,其实是寒风。啊,今日是清明,怪不得阴气弥漫,可是浮尘刚刚过去,为何来得如此迅速?还有多少鬼魂窜来窜去?不是受冤屈的魂灵,而是该死的魂灵。但是,这由不得我来裁判,地狱也不是由我设计建造,我看但丁也不知道。

   

 

(12)

 

英译:And I saw the dead,great and small,standing before the throne,and books were opened。Also another book was opened,the book of life。And the dead were judged according to their works,as recorded in the books。

 

日译:また私は、死んだ人々が、大きい者も,小さい者も、御座の前に立っているのを見た。そして、数々の書物が開かれた。また、別の一つの書物も開かれたが、それは、命の書であった。死んだ人々は、これらの書物に書きしるされているところに従って、自分の行ないに応じて裁かれた。

 

我汉译:我还看见了死者,大大小小都有,他们都站在那王座之前,于是那些书卷被打开了。还有另外一本书卷也被打开了,那就是生命之档案。按照这档案记录,这些死者都是按他们的所作所为而受到审判的。

 

原汉译: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

 

(1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的英译,译得相当“干净而清晰”,但比较原汉译和我汉译,却显得“啰嗦而拖沓”。为什么不能做到“简洁而明快”呢?英译中也有不少“连接词”,为什么会产生这种“不同”呢?是心理作用吗?英译文本的“行文”,不露痕迹的“自然”,好像小学生说的那么“简单”、但又是小学生理解不了的话。再比较日译,也有“嚼舌”之嫌疑,也不喜欢。

    还是《神曲》更有意思。中册《炼狱篇》,是我最想重读的。第十一歌【骄傲者成为卑谦者】,第87页:

 

        “人世的盛名不过是一阵风而已,

一会向这里吹来,一会向那里吹去,

因为变换方向也就变换名字。

假如你到年老时摆脱了肉躯,

难道你的名声在千载以后就会比

你在乳臭未干时死了更盛大么?

而一千年又能算是什么呢:

对永恒说来,要比眼睛的一瞬间之于

天空中运行最慢的天体更短暂。”

 

    默默无闻的好处是什么?既然盛名可以作为对比,这是骗人呀!正因为永恒没有变换,人才需要生生死死,那么谁生谁死呢?也许肉体的痛苦减缓了精神折磨,若是一张秘方膏药治愈了我的疼痛,是否精神更加不可救药?吐沫在口腔里发生病变,是否意味着灵魂的空间正在萎缩?不要说千年一瞬间,号称万年的更快地消失,而我醉心的是那些几十亿年前的活化石,不是植物。

 

 

(13)

 

英译:And the sea gave up the dead that were in it,Death and Hades gave up the dead that were in them,and all were judged according to what they had done。

 

日译:海はその中にいる死者を出し、死もハデスも、その中にいる死者を出した。そして人々はおのおの自分の行ないに応じて裁かれた。

 

我汉译:此外,那海也把海中的死者显露出来,那死灵和阴府也把手下的死者显露出来,所有的死者都是按他们的所作所为而受到审判的。

 

原汉译: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个人所行的受审判。

 

(1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英译文本中,一个及物动词“gave up”出现了两次,怎么译解呢?

原汉译为:“交出”,交出什么呢?交出海中的“死人”。如此交出,好像原本“藏匿”似的,有点“滑稽”。但仔细想来,恐怕也有道理:交出,意味着“被迫”行为,是在某种命令的“压力”之下实施的。谁有这等威力呢?只有上帝具有这种唯一可能性。但问题是,何必如此强化上帝的“意志和威望”呢?做作地“拔高”上帝的形象,使得很自然的“客观词语”成了“谄媚性献词”,结果反而损害了上帝的“利益”,因为还有“英译文本”存在呀!怎能光听你一家之言、只信服你这种译解呢!

    因此,我汉译为:“显露”,一个基本中性的词语,但在这种语境中,仿佛还隐含着某种“承上”的“意觉”(意义的感觉)。之前,我还推敲过其他词语,如“呈送”,由下至上很明显,具有“敬畏感”,但最后还是没有采用。因为参照了日译为:“出し”(出来、送出等),那是一个很普通的“中性词语”,没有特别意味。其实,整个这一段的“情景”,就是一种特别意味,意味着奇迹的发生、如何展现、结果怎样。英译文本的词语,都很通俗易懂,没有故弄玄虚,却达到了不可思议的“效果”。日译也同样如此“简单明了”,恰恰原汉译要一而再三地强化某种词语,唯恐别人不知道上帝有这个能量,可以满不在乎地叫海“交出死人”,这就未免“太小瞧”这位“万物之主”了,尽管原汉译的本义也许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我的肩周炎又剧烈疼痛起来,现今药房里的止痛药早就证明没有用途,但对从楼顶上摔下来的野猫或许有效。我要看《神曲》,至今还没有看完,太长了又觉得太短,因为总会看完的。但上帝是不会死的,不然地狱和炼狱就无法管理,自相残杀、争权夺利的地球人就得不到最后的“公正裁判”。还是中册《炼狱篇》,第二十二歌【三诗人边行边谈】,第170页:

 

        “我们已把那位天使留在后面了,

他从我的额上除去了一个伤疤,

使我们转身向那第六圈层走去;

他已向我们说过,那些热望正义的

灵魂有福了,他只用‘渴’一字

说完那句祝福语,另外的不说。”

 

    这一次我是顺手翻到的,比之前的哪一次都好,因为之前都要翻找目录和章节、还有过去留下的“痕迹”。那么是否可以证明:只有顺手翻到的才是最好的呢?不见得。看来只有这一次可以“应验”。

 

 

(14~15)

 

英译:Then Death and Hades were thrown into the lake of fire。This is the second death,the lake of fire;and anyone whose name was not found written in the book of life was thrown into the lake of fire。

 

日译:それから、死とハデスとは、火の池に投げ込まれた。これが第二の死である。命の書に名のしるされていない者はみな、この火の池に投げ込まれた。

 

我汉译:随后,那死灵与阴府就被投入火湖中。这是该火湖的第二次死亡;在那生命书卷中,发现名字没被记录在内的,都会被投入这火湖中。

 

原汉译: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

 

(14~1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是本章的最后一段,也是值得研究的一段。当我把英译文本的“This is the second death,the lake of fire”、译解为“这是该火湖的第二次死亡”时,我曾考虑两个问题。其一,此句完全直译为:“这是第二次死,这个火之湖”。当时感觉蛮好,因为连词序也吻合英译。不过,单独这么看,当然好,但同前后句联系起来看,那就感觉不“协调”,于是放弃了。其二,我想把这一句和前一句之间、建立明确的直接“逻辑关系”,也即“因果句式”译解,因为前者(死灵与阴府)入湖而导致后者(湖)的“第二次死亡”。但也放弃了,因为英译文本中的这二句,看来已经具有这种词序上的“前因后果”关系,那不是通过“因果连接词”而是通过“前后句义”建立起来的,我汉译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为了完成这一章,写到这里已经想歇一歇了,但还是没有完成,还得继续翻看《神曲》。结果又回到了上册《地狱篇》,而且还是开首第一歌【序曲:浮吉尔救助但丁】,第3页:

 

        “就在我们人生旅程的中途,

我在一座昏暗的森林之中醒悟过来,

因为我在里面迷失了正确的道路。

唉!要说出那是一片如何荒凉、如何崎岖、

如何原始的森林地是多难的一件事呀,

我一想起它心中又会惊惧!

那是多么辛酸,死也不过如此:

可是为了要探讨我在那里发见的善,

我就得叙一叙我看见的其他事情。”

 

    突然,我又难受起来,我觉得那个“浮吉尔”译名实在“难看”,这个“浮”字实在“讨厌”,因为我知道这个“浮吉尔”就是“维吉尔”,一字之差,然而我就是习惯、还不如说喜欢那个“维吉尔”。但我改不了这个《神曲》版本,我没有这个资格,而且上帝也不一定赞同,因为这个不属于“原则性”问题,他有可能也搞不清楚“浮”与“维”的区别在哪。

看来也许只有我明白这个道理:这个“浮”字,实在算不上一个“家常单字姓”,而且令我联想到:“浮躁、浮华、轻浮”,还有“浮世、浮石、浮尸”,还有许多,不想说下去了。那么,“维”字就能算一个“正儿八经姓”吗?当然也不见得,只是看上去、听上去觉得“舒服”,于是就认同、就认可了。老实说,对于“维”我是没有什么好联想的,顶多想到“维吾尔”,这是一个“少数民族”和“自治区”之译名;还想到一个,叫“纤维”,这是文明发展的一种证明,人类开始懂得“遮羞布”了。这也是一种很实在、很温馨的“启示”。

我还不想结束这一章,我觉得还有比较的话语要分析出来。对于英词“thrown”,原汉译为:“扔”,我汉译为:“投”,两者很有区别。我想到了喂食这种行为方式,“投食”是很平常的,心态是平和的,不必“故作姿态”;而“扔食”却是一种愤恨的情绪发泄,往往是一时冲动。我又想到“投海”,如同“跳海”,可以视作一种“自杀行为”;而“扔海”在这种语境中,可以视为“谋杀”。再补充一句,前面的“扔食”,良好表达为:“扔食于”、或“食被扔”、或“把食扔”;后面的“扔海”,通俗表达为:“扔海里”、或“被扔海中”、或“把某某扔入海”,都属于非自主行为。

我之所以选用“投”这个词,因为我喜欢理性的上帝,他用法制来约束自己,即便天大的惩罚也是以“天平”作为基础的;而选用“扔”的上帝,过于无法无天的感觉,被意气用事所支配,难以得到真正的信任和崇敬。再说一句,一个怒气冲冲的红脸上帝,会被人觉得太脆弱;一个肝火太旺的天主,会被人觉得“他也不过如此!”

这时,我又想到了但丁这位《神曲》的作者,我发觉本章结束了,下册《天堂篇》还没有打开,事实是打开了还没有摘录。打开的是:第十七歌【但丁的放逐和辨白】,第135页,这是顺手就翻到的一页,也是符合我愿望的一页。但我不想再看,因为我恐怕但丁会“自吹自擂”,还会“自怨自哀”。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