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最后一章22章(10-16节)  

2010-12-20 00:29:37|  分类: 《启示录》22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22章(10-16节)

 

(10~11)

 

英译:And he said to me,“Do not seal up the words of the prophecy of this book,for the time is near。Let the evildoer still do evil,and the filthy still be filthy,and the righteous still do right,and the holy still be holy。”

 

日译:また、彼は私に言った。「この書の預言のことばを封じてはいけない。時が近づいているからである。不正を行なう者はますます不正をおこない、汚れた者はますます汚れを行ないなさい。正しい者はいよいよ正しいことを行ない、聖徒はいよいよ聖なるものとされなさい。」

 

我汉译:接着,他对我说:“这书上之言,即那预言,不可密封了!因为那日子已近了。让作恶者继续作恶,而污秽的依然污秽;让正义者继续正义,而圣洁的依然圣洁。”

 

原汉译:他又对我说:“不可封了这书上的预言,因为日期近了。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

 

(10~1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请看这一段英译,我对自己说,“Let the evildoer still do evil,and the filthy still be filthy,and the righteous still do right,and the holy still be holy”。你看出什么来了?我有点惊喜,因为看出了一种相当规整的修辞表达。我又对自己说,那就再看看其他的译文吧,也许还有惊喜。

    那就开始看吧:原汉译为:“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再看日译为:“不正を行なう者はますます不正をおこない、汚れた者はますます汚れを行ないなさい。正しい者はいよいよ正しいことを行ない、聖徒はいよいよ聖なるものとされなさい”。再看我汉译:“让作恶者继续作恶,而污秽的依然污秽;让正义者继续正义,而圣洁的依然圣洁”。

    再回到英译来看:以一个“Let单句”引领三个“and单句”,每一个单句中都有一个“still”词语,而这四个单句中,前二句的“do”和“be”又对应后二句的“do”和“be”。再看原汉译:这四句用三个分号来划分,各个分句都有一个“叫他仍旧”的祈使性词语;在词义上,第一句与第三句、第二句与第四句成为“正相反”。

那么,日译如何呢?在译解为四个单句中,每一个“者は”前的“定语成分”所使用的修辞都不一样:第一个是“不正を行なう”(动宾词组),第二个是“汚れた”(动词连体形),第三个是“正しい”(形容词),第四个是“聖徒”(专用名词)。此外,对于第一第二句的“贬义者”,使用“ますます”(越来越)之副词,而对第三第四句的“褒义者”,则用“いよいよ”(愈来愈)之副词,可谓泾渭分明。

直面这三种译文,我汉译又将如何呢?在修辞上的处理也许是最好的。何以见得?因为我对这三种译文的良好之处兼收并蓄。在句式上,译解为四个单句,如同英译和日译;这四个单句又处理成二个分句,如同日译的二个句号。在词语序列和逻辑关系上,第一句的“让”与第二句的“而”,对应第三句的“让”与第四句的“而”;第一句的“继续”与第二句的“依然”,对应第三句的“继续”与第四句的“依然”;显然可以说,既不同于英译和原汉译的对应,也不同于日译的对应,却是最规整且有文采的对应。

综合英译和日译、原汉译和我汉译来看,在修辞译法上,都是相当规整的排比句式。比较一下:英译的每一单句,由六个词语构成;日译的四个单句,除了第一句是19个词语(汉字与假名),另外三个都是18个;原汉译共有八个单句,划为四个分句,字都一样,前3后6;我汉译的每一单句,都是8个字。此外,无论英译日译,还是原汉译我汉译,在词性和词序上的对应或对仗,都比较讲究或相当追求。我估计,这样规整的排比句式,原始文本恐怕是诗句文体,而英译文本改变成了散文体,因而日译和原汉译也就跟进译解,我汉译当然也就不再去改变了。

不知怎么回事,就是刚才我在阳台上抓到了一只灰色小蜘蛛,不料竟让它从玻璃瓶中神出鬼没地逃走了。它比我幼小得多,却比我机敏灵活,这是很显然的。于是,我就想看《昆虫记》,这里面有大量优越于我的生命。这一章是【螽斯】,第154页“这昆虫太漂亮了,天啊,全身上下都是淡绿色,腰间还有两条银白色的饰带。它们体态匀称,身材修长,长着纱罗质一样的大翅膀,毫无疑问成了蝗科昆虫里最好看的一种。我为抓到这样的囚徒而高兴。它们将让我懂得什么?以后才会晓得。目前是要喂活它们。”可悲哪!我那只小蜘蛛还没喂养,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是因为嫌厌做我的囚徒吗?至于是否中看,整体是灰色还会好看吗?

 

 

(12~13)

 

英译:“See,I am coming soon;my reward is with me,to repay according to everyone’s work。I am the Alpha and the Omega,the first and the last,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日译:「見よ。私はすぐに来る。私はそれぞれの仕業に応じて報いるために、私の報いを携えてくる。私はアルファであり、オカメである。最初であり、最後である。初めであり、終わりである。」

 

我汉译:“瞧,我即将而来。我的奖赏由我决定,将按照每个人所做的给予报答。我是阿拉发和欧米伽,也是最先和最后,也是开始和结束。”

 

原汉译:“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个人所行的报应他。我是阿拉发,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

 

(12~1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这一句英译“my reward is with me,to repay according to everyone’s work”,原汉译为“赏罚在我,要照个人所行的报应他”,我汉译为“我的奖赏由我决定,将按照每个人所做的给予报答”,比较来看,还是有较大区别的。这种区别的产生,恐怕来自于对英词“reward”的译解不同。

若按原汉译的“赏罚”来理解,赏罚并举,没有侧重,体现的是“赏罚分明”,显得很严厉。若按我汉译的“奖赏”来理解,以奖赏为主,却隐含了“罚”。比如说,不予以奖赏,就是一种罚。但从原汉译的“赏罚”中是体现不出“这种罚”的,原汉译的赏罚可以说:要么是赏,要么是罚。显然,我汉译的“奖赏”是尽可能从“正面词义”去激励和鼓励能够获得奖赏的各种行为,而原汉译的“赏罚”却是“褒贬对半开”,甚至叫人产生某种因为怕受罚而去“领赏”的动机,这是建筑在恐惧心理上的非自主行为,这是受压抑的结果,而不是自然而然地接受应得的奖赏。

再看日译如何?“私の報いを携えてくる”,汉译为“我带来了回报”,其中对应“reward”的“報い”,其词义是:“回报,报应,报答”,属于中性词,也可以说偏重于“奖赏”的一面。再从英词“reward”的词义来看,显然也是偏重于“奖赏”。因此,原汉译为“赏罚”,我以为是不合适的,它偏离了“本义”,如此强化“惩罚”意味,恐怕是得不偿失的。但换一个角度分析,也许基督教的最初,是以“奖赏”为主的行为教化,是以“奖赏”为心理动力促使发展,但到了后期,则让“惩罚”有了举足轻重的份量,演化为“奖罚并举”的局面。这是令人遗憾的“宗教成熟”,恐怕也是不得已的“人类规律”。

若干天以后,仍在梅雨期间,闷热已达35度,我又想到了《动物农场》。第一章,第6页:“同志们,事情不是再清楚不过吗?咱们生活上的一切苦难,都来源于暴虐的人类啊!只有把人铲除掉,我们才能享有自己的成果,一夜之间,我们就会变得既富有又自由了。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没有别的,只有为推翻人类而斗争,必须日以继夜、全心全意地斗争。”这种言论就是天大的号召,我怎么那样熟悉?似乎自己就是这家动物庄园的一员,时刻在聆听“那位老少校 —— 就是那头得过奖的灰白色大公猪”的讲演,真是历历在目,刻骨铭心哪!那么,我是谁呢?那狐狸对我说我是猴子,于是我就成了猴子。

 

 

(14~15)

 

英译:Blessed are those who wash their robes,so that they will have the right to the tree of life and may enter the city by the gates。Outside are the dogs and sorcerers and fornicators and murderers and idolaters,and everyone who loves and practices falsehood。

 

日译:自分の着物を洗って、命の木の実を食べる権利を与えられ、門を通って都には入れるようになる者は、幸いである。犬ども、魔術を行なう者、不品行の者、人殺し、偶像を拝む者、好んで偽りを行なう者はみな、外に出される。

 

我汉译:受到祝福的,是那些清洗自己衣服的。因此,他们将有权利到生命之树那儿,并且还能从大门进入该城。在城外的是狗犬,还有巫术师和淫乱者,以及杀人犯和偶像崇拜者,此外还有爱好和制造谎言的,无一幸免。

 

原汉译:“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

 

(14~1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有点坐立不住了,想睡却不能闭上眼,因为还是中午时分。这一段是插入进来的,不知为什么要插入。类似的内容已经有过,难道忘了吗?或许这是一种强调性概括,把重要的都聚集在一段里。照我看没有这种必要,但既然有了也就不敢删除,而况说不定还有新的启示。

    对于这一句英译“they will have the right to the tree of life”,原汉译为“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我汉译为“他们将有权利到生命之树那儿”,日译为“命の木の実を食べる権利を与えられ”,汉语直译为“被赋予吃生命树的果实之权利”。比较来看,两种汉译大同小异,按英译那样没有明确表明“去生命树那里”做什么,但日译却“意译”出了“去吃果实”。从说教的传播来说,若是不知道人类始祖被逐出伊甸园的人,显然喜欢日译的“完整性”,而两种汉译的所谓“不言而喻”会让他们感到困惑,甚至会问一个为什么:“去生命之树那儿干吗?”看来,英译文本和两种汉译都有点“想当然”,原始文本很可能如同日译那样,一看就懂,恐怕不会产生这类疑问:“去生命树上摘叶可以吗?”

    我记得六月的最后一周去做了礼拜,还是那个教堂,但我很难听得进去。我不喜欢那种故作动情的不自然声音,我爱听那种确实动人的上帝之声,但我又一次失望了。这一次,我连赞美诗都没一起唱,我只是沉默,一直到结束。我想到了《动物农场》,第六章,第49页:“这一年动物们一直象奴隶般地干苦役活。但是他们的心情是愉快的,既不惜力,也不怕牺牲,因为他们知道得很清楚,他们干的这些活儿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子孙后代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一伙游手好闲、盗窃别人劳动成果的人类。”显而易见,生活在这种农场的动物,是用不着思考的,因为有猪这种动物替它们思考。这是猪的特权,也是猪们具有各种超级名号的原因。

 

 

(16)

 

英译:“It is I,Jesus,who sent my angel to you with this testimony for the churches。I am the root and the descendant of David,the bright morning star。”

 

日译:「私、イエスは御使いを遣わして、諸教会について、これらのことをあなたがたに証した。私はダビデの根、また子孫、輝く明けの明星である。」

 

我汉译:是我,耶稣,派遣我的使者到你们这里,为了众教会而证明此事。我是大卫的根和子孙,还是明亮的晨星。

 

原汉译:“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1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以为:“It is I,Jueus”,“I am Jueus”,“I ,Jueus”,这三种英译是不同的,第一为“是我,耶稣”,第二为“我是耶稣”,第三为“我,耶稣”。现在的英译文本为第一种,因此我汉译为“是我,耶稣”。但原汉译为“我耶稣”,则会造成句读上的误解。因为这个“我”,已经不是指代等位词耶稣,而是成了“门徒”和“门徒们”,其词义可理解为“我的耶稣”和“我们的耶稣”。再看日译为“私、イエスは”, 汉译即“我,耶稣”,那是属于第三种英译。尽管词义没错,但不具有第一种英译、即原英译文本的“特别提示”之强调意味。

    这是鸟鸣,从远处传来,刚才我还看见一对白头翁,很肥壮,一见我就双双飞走了。但我感觉错了,这不是什么鸟鸣,而是梅雨季节的雷电,相差太大了。今日持续不断的梅雨,让人气闷得很,就连鸟也叫不声来,可我又不会学鸟叫,那雨滴又变不成一声鸣叫,即刻天又晦暗起来。

    但鸟叫还是有的。我打开了《鸟的魅力 —— 心灵与自然的对话》,第三章“四月-鸣禽的回归”,第57页:“在春天的这个时候,我们还可以听到其他鸟儿的叫声。它们的歌声也很重要,但却还没有提到过,比如那林鸽的低语声、白腰杓鹬和凤头麦鸡带来的春天的讯息、沙雉鸟的叫声等等。虽然它们的声音中也显示出了‘歌声’的品质,但是也只有当我们给‘歌声’这一单词赋予更宽广的定义时,它们的声音才能够作为歌声为大家所理解和接受。”这样的鸟鸣,实在太好听了,幸亏我还能听得见。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