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國文字長篇《啟示錄》12章(9-12節)  

2010-06-16 14:59:16|  分类: 《启示录》12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12章(第9~12节)

 

(9)

 

英译:The great dragon was thrown down,that ancient serpent,who is called the Devil and Satan,the deceiver of the whole world he was thrown down to the earth,and his angels were thrown down with him。

 

日译:こうして、この巨大な竜、即ち、悪魔とか、サタンとか呼ばれて、全世界を惑わす、あの古い蛇は投げ落とされた。彼は地上に投げ落とされ、彼の使いどもも彼とともに投げ落とされた。

 

我汉译:这条巨龙被扔下去了 —— 那条古老的大毒蛇被扔到了地上,它叫做魔鬼和撒旦,它是整个世界的欺诈者;那些支持龙的天使与龙一起被扔了下去。

 

原汉译: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9)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很值得探究。从句法来说,英译分别有三次“was thrown down”(其中一次为复数“were”),我汉译为:“被扔下去”,先后被扔下去的是“红色巨龙,古老大毒蛇,支持龙的天使”;原汉译为:“被摔下去”,但却为二次,前后被摔下去的是“大龙,它的使者”,其中一次,龙蛇合而为一。再看日译,相关词语“投げ落とされた”也是三次,大致如同我的汉译。

从英译文本来看,并没有“龙是蛇”的明确语句,即“肯定判断陈述句”。但却通过一种“递进关系”来表明“蛇与龙”的关系,这是通过“形象联想”产生的“思维逻辑”,引伸出蛇与龙的“内在关系”,可以视为由古今显的“转化关系”;同时词语的“心理暗示”也在起作用,把今龙与古蛇视为“对等”或“相当于”,也就是“龙的前身是蛇”;但我以为,龙蛇关系绝不是“同一关系”,犹如类人猿不能“同一”为现代人一样。因此,我用“破折号”来表明龙与蛇之间的“种种联系”,但原汉译却用:“大龙就是那古蛇”,日译也用:“この巨大な竜、即ち …… あの古い蛇”来译解,这是我不愿接受的。理由很简单,换一句话说,英译很容易采用“龙就是蛇”的句子,但为什么不用呢?道理就在这里。

我累了,也饿了,白露刚过,秋雨就淅沥不断,滴滴嗒嗒的声响,如此清晰耐听,仿佛午后已是深晚。我想看书,就在湿润的空气中,再加一件衣服,以免感冒发热,还得吃药。随意地翻看《癌病房》,第194页:“他们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反正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相信某个地方有这样一位神医,这样一个草药郎中,或者这样一个老巫婆,只要打听到究竟在什么地方,弄到这种药,他们便能得救。他们的生命难道就此完结了吗?不!不!我们身强力壮、幸福顺遂的时候,对于各种奇迹往往付之一笑;然而,倘若生活把我们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到了只有奇迹能够解救的时候,我们就会相信这独一无二的奇迹!”我正在追寻这样的奇迹,每天都在寻求。

 

 

(10~12)

 

英译:Then I heard a loud voice in heaven,proclaiming,

“Now have come the salvation and the power

and the kingdom of out God

and the authority of his Messiah,

for the accuser of our comrades has been thrown down,

who accuses them day and night before our God。

But them have conquered him by the blood of the Lamb

and by the word of their testimony,

for they did not cling to life even in the face of death。

Rejoice then,you heavens

and those who dwell in them!

But woe to the earth and sea,

For the devil has come down to you

With great wrath,

Because he knows that his time is short!”

 

日译:そのとき私は、天で大きな声が、こう言うのを聞いた。

  「今や、私たちの神の救いと力と国と、また、神のキリストの権威が現われた。私たちの兄弟たちの告発者、日夜彼を私たちの神の御前で訴えている者が投げ落とされたからである。

兄弟たちは、子羊の血と、自分たちのあかしの言葉の故に彼に打ち勝った。彼らは死に至るまでも命を惜しまなかった。

それゆえ、天とその中に住む者たち、喜びなさい。しかし、地と海とには、災いが来る。悪魔が自分の時の短いことを知り、激しく怒って、そこに下ったからである。」

 

我汉译:随后,我就听到天上的很大声音,宣布道:

            “拯救和权力,现在都呈现了!

那是上帝的王国

和上帝的弥赛亚在显权威;

因此,在上帝面前日夜控告我们同伴的,

他们已被扔下去了。

终于,被控告者用羔羊的血

和自己的证词战胜了他们;

这是因为即便面对死亡,

被控告者也不顾及生命。

高兴吧!你们这些天,

还有居住在天上的;

然而,灾祸还要来到海上和陆地,                                

因为那魔鬼怀着极大愤恨降临了,

他知道自己的时日已经不多。”

 

原汉译: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  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  神的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弟兄胜过它,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所以诸天和住在其中的,他们都快乐吧!只是地与海有祸了,因为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你们那里去了。”

 

(10~1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似乎越来越“感情用事”,因为一看到英译文本的“诗体”被原汉译和日译译解成了“散文体”,心中就难受,犹如珍宝被不识货的贩子贱卖了。尽管我相信总有什么原因需要如此“改变文体”,但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样的“启示文体”。

    仔细看一看,这“诗体”是怎样开始的,就是那个英词:“proclaiming”。这岂是原汉译的“说”!这岂是日译的“こう言うの”!这是明明白白的我汉译:“宣布道”。英译如此用词,原汉译和日译怎能“不知轻重”到这种程度!高贵无比、承载神威的“诗体”,竟然“屈尊”成了人人都可七嘴八舌的“丛体”,这可不是集贸市场的货单,更不是酒吧发廊的“MENU”,也永远不是任何战场的军火库。这时,我的整个头皮发胀,额上冷汗涔涔,突然觉得这一章已经把上一章的内容全冲掉了,而且软盘备份也全都丧失无遗;已经完成的上一章、历经艰难的上一章,如此“前功后弃”,叫我难受至极。于是赶快“冷静下来”去证实,原来是“幻觉”造成一场虚惊。看来,这就是刚才一杯热咖啡的“振奋”效果,它是从外面被我带进屋中的一个罐头。

    我确实有些“神不守舍”,我的心中杂乱得很,我想停止又欲摆不能。还是打开书,再回到《癌病房》中的那些床位间,呼吸弥漫病室的消毒气息,啊,我竟然渴望一去不复返的病院!我跳过了那一页,翻到了这一页,第208页:“诚然,这生活并不向他许诺任何美好的前景或这座大城市里的人为之奋斗的一切 —— 住宅、财产、事业上的成就、金钱,但它能提供另外一些他始终懂得珍惜的自在之乐 —— 不等口令自己在地上迈步的权利,独自行动的权利,看星星、看灯光照不到的空间的权利,夜里熄灯、在黑暗中睡觉的权利,往邮筒里投寄信件的权利,星期日休息的权利,在江河中游泳的权利。是的,还有许许多多的权利。”是的,我似乎忘记了自己几乎拥有“全部这样的权利”,我太不知足了!我还享有“不受网络检查”的权利,还有“毫无书籍审查”的权利,甚至还有“根本不配非法监控”的权利。这就是我的自由,因为我太不懂得今天的现实。

    我对“词语”又要“骨头挑刺”了。这是英词“comrades”,太熟悉了!就是“同志”、就是“志同道合”,就在第四行“诗体”中。原汉译为:“兄弟”,日译为:“兄弟たち”(弟兄们);我的汉译不能选择用滥了的:“同志”,只能候选“同伴”,这不是“我们的同志”,而是“我们的同伴”,甚至是“我们的难友”。他们是日夜被控告的“被控告者”,我想改变这种“称呼”,不想使用这种“专用名词”,但我改变不了,我想不出更好的“词语”,我无法从“词语世界”中得到良好的满足。我不想再作比较,就让尊贵的“诗体”成为廉价的“丛体”吧!我遗忘了接着的一句话,我再也想不起来了,反正那不是“我太倦了”。

    但我翻到了这一页,尽管不是刻意的,然而已经出现了,那就认可它《癌病房》的第195页:“(对啊,这是什么缘故?!我们小时候谁不害怕神怪?从严严实实、但又容易推开的墙壁后面,保不住什么时候会挤出某人的一侧肩膀或一条大腿来,我们一碰到那堵墙壁就会吓得发抖。今天科学昌明,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没有神怪异象的容身之地,但也难保神怪不会突然向我们现身,说:“我来了!不要忘记!”)”我怎会忘记!我最喜欢的就是“神怪”,尽管从来没有见识过,如同没有见过一条真龙,但偏要叫你喜欢不可!

    于是,我又想到了英译“诗体”的这一句:“Now have come”,这是第一句的起始部分,似乎也是最为重要的“启示部分”。原汉译为:“现在都来到了”,我汉译为:“现在都呈现了!”,日译为:“現われた”,其义大致如我的汉译。问题在于“文体句式”的处理:英译是“诗体第一句开头”,我汉译是“诗体第一句末尾”,原汉译和日译都是“散文体第一句的中间”。显然,其词义“先入为主”的是英译文本,这是由语言本身的结构所决定,还是由译者的译解水准所决定,或者由这两者所决定?上帝,启示我吧!别让龙这种怪异搅乱神经。

 

 

英译:The Dragon Fights Again on Earth

 

日译:なし

 

我汉译:这条龙在地上再次打仗

 

原汉译:无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原汉译和日译又没有题目了,难道“中日双方”都忌讳这条肆无忌惮的恶龙?!随它们去吧!我相信英译文本,我的汉译必须有一个题目。因为这条龙太好战了,从天上打到地上,没有一天的安宁。这条龙的颜色就是腥血,它的每一片龙鳞都散发着血腥味,它是兽性的,所以必然是暴力的。嗜杀是这条龙的本性,它永远张牙舞爪,在昏暗中又好似皮笑肉不笑;因为贪得无厌而穷凶极恶,因为想称霸世界而狡诈无比,但它面具里面的真正嘴脸还是可笑又卑琐。对这条不知羞耻、毫无反省的龙,你还会有什么好感呢?滚他妈的!我真不该咒骂龙,我马上收回,这就等于没说。

    不过,这个题目还是需要思索一番的。现在所采用的:“这条龙在地上再次打仗”还不够贴切。主要是对英词“fight”的解读,还有多种选择。一时涌现的是:“开战,宣战,挑战”。尽管显得比“打仗”不那么“中性”,但还是不尽人意。突然跳出一个:“发动战争”,感觉良好,似乎先前的“挑战”也接近此义:“挑起战争”或“挑动战争”。但总觉得还是有所“欠缺”,不够“客观”,还有意韵涵义可以“体现”。显然这条龙:历史悠久,僵而不死;并不简单,也不复杂。

    我又换了一本书,这是我那陈旧书架里的书,怎么换书都是我的自由。我记得二十年前看过这本书,书名应该叫《日瓦戈医生》(ЪОРИС ЛЕОНИДОВИЧ ПАСТЕРНАК),我找到了这本书,作者是前苏联人帕斯捷尔纳克(Доктор Живаго)。该翻哪一页?不知道。我喜欢随意地翻阅,犹如随机的发现,得到得不到的东西,那就是我懂的“词语”。第17页;“自杀者的尸体躺在路基旁的草地上。一股凝结的血横着从死者的额头和眼睛上穿过,黑糊糊的,好像在这张脸上画了一个删去的符号。那血好像不是他身上流出来的血,倒象是贴上去的别的什么东西,象膏药或者溅上的泥巴,或者水湿的桦树叶子。”如果这是通常的交通事故,那就是我的运气,也是你的运气,这就是你我的随遇而安。接着还有一句,那是另换一段的第一句:“看热闹的和表示同情的人堆时时在变化。”你我都在看自己的热闹,但不知道怎样对自己表示同情,所以悲伤在这种场合是没有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