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补11章16-19节(本章完)  

2010-06-22 15:27:19|  分类: 《启示录》11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11章(16~19节)

 

 

(16~18)

 

英译:Then the twenty-four elders who sit on their thrones before God fell on their faces and worshiped God,singing,

         “We give you thanks,Lord God Almignty,

             who are and who were,

            for you have taken your great power

           and begun to reign。

      The nations raged,

           but your wrath has come,

           and the time for judging the dead,

           for rewarding your servants,the prophets

           and saints and all who fear your name,

           both small and great,

          and for destroying those who destroy the

          earth。”

 

日译:それから、神の御前で自分たちの座に着いている二十四人の長老たちも、地に平伏し、神を礼拝して、言った。

「万物の支配者、常にいまし、昔います神である主。あなたが、その偉いな力を働かせて、王となられたことを感謝します。

諸国の民は怒りました。しかし、あなたの御怒りの日が来ました。死者の裁かれる時、あなたのしもべである預言者たち、聖徒たち、また小さい者もすべてあなたの御名を恐れかしこむ者たちに報いの与えられる時、地を滅ぼす者どもの滅ぼされる時です。」

 

我汉译:随后,在上帝面前,分别就座的二十四位长老,垂脸向上帝祷拜,说道:

       “我们感谢您 —— 主、万能的上帝,

          您是现在、您是过去;

          因为您获得了大权

         开始统治这个世界。

         为此,诸国狂暴起来,

        但您的愤怒正在到来,

        到那时候:就要审判死者;

       还要报答你的仆人、就是众先知、

       众圣徒以及所有畏惧你名字的人,

       无论他们是大或小;

       还要消灭那些人、他们毁坏了这个世界。”

 

原汉译:在神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长老,就面伏于地敬拜神,说:

    “昔在、今在的主 神,

        全能者啊,我们感谢你!

       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

       外邦发怒,你的忿怒也临到了,

      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

      你的仆人众先知和众圣徒,

      凡敬畏你名的人,

      连大带小得赏赐的时候也到了;

      你败坏那些败坏世界之人的时候也就到了。”   

 

(16~1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真是没想到,似乎还是老问题,前面刚刚说了一些自以为是的道理,现在还得再说一篇。比如,把“saying”之后的“诗行体”改为“散文体”,这是日译的顽固操作。不!看来没有这个必要,既然已经说了,何必再啰嗦。你看,这回原汉译就没有“坚持己见”,它也保留了“诗行体”。但是否表明“我的己见”就是“对的”,很难说。因为原汉译的“前后不一致”,实在太快了点,让人疑虑是否“随意的行为后果”,而不是“慎重的思虑结果”。

    我忍不住了,才没有跳过去。对于“fell on their faces”这个“短句式词组”,原汉译为:“就面伏于地”,日译为:“地に平伏し”,其义比原汉译更进一步,整个身子平伏在地。但我的汉译却为:“垂脸”。因为我以为天上人间是有别的,那么如此重大的“启奏礼仪”怎会没有区别呢?为了表明人间的“卑微”,面对上帝而“面伏于地”或者“身子平伏于地”,都是应该的,这种“崇敬的匍匐”姿态也是逐渐形成的。但在天上,作为一直在上帝身边的众长老,他们为了表达恭敬而“垂脸”,是不会得罪上帝的,看来上帝也是同意这种“天上的分寸”。再说,从英词搭配来看,也没有“匍匐在地”之义。

    由此可见,面对上帝的崇拜,不是把表面的姿态做得越谦卑、就能证明越虔诚;一切规矩和礼仪都要“讲究得体”,我以为越得体越能反映“内心的真诚”。我想上帝是需要“规矩和礼仪”的,但任何“过份和不足”都是有损“上帝之需”的。今日又去标准的水池游泳,但我无法想象这是“大海的水波”。我在仰泳时,曾经想到天上的上帝,我看到了黄昏的云彩,却没有看到上帝的身影。我在自由泳时,觉得呼吸急促,无法横渡,但我的跳台跳水却比较顺利,似乎只有我一人在“表演”,然而受过伤的左大腿又觉得扭了筋。当上帝惠顾人类的精神生活时,作为人还得自己照顾好自己;所以,水池是可以“游出”海水之波的,犹如云团,既可以衬托晚霞,也能突降如注暴雨。

对于“诗行体”的前四行,值得关注,尤其是后二行,更值得探究。“for you have taken your great power \ and begun to reign。”原汉译为:“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二行并为一行之译解。日译为:“あなたが、その偉いな力を働かせて、王となられたこと”,已译为散文体,其义大致如同原汉译。我的汉译为:“因为您获得了大权 \ 开始统治这个世界。”在这里,“您”已是转为特指“耶稣基督”这个“上帝的唯一儿子”,而且表达了“复活”以后“他”和人间的关系。显然,还在人间“背负十字架”时,“他”手中还没有“统治世界的大权”。从“ taken”和“begun”这二个过去分词可以分析“这种变迁”,不然就“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统治权”,怎么才“获得”、以及刚刚“开始”。

由于“世界统治权”是一个高度敏感的“词语”,使我不由想起了《马基雅维里》这个人,第112页:“在马基雅维里看来,堕落的过程是按照两种方式发展的。一种是公众由于对政治完全丧失兴趣而失去它的美德,因而失去它对公共利益的关怀,成为懒惰和对一切合乎美德的行动都漠不关心。另一种更危险,当公民们仍然热心于国家事物表现,只是开始以牺牲公共利益为代价来实现他们的个人野心或小集团的利益。由此,马基雅维里认为,所谓的卑劣的政治企图即旨在从公众那里弄到什么,而不是在于增进公共利益。他将腐败的政治制度定义为:在其中‘只有掌权者’能够决定政策,而此政策‘不是为着公众的政治自由,而是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权力’。他还把腐败的城邦定义为:一个地方行政官不再由那些最有美德的人充任,而是由那些最有权势,因而最有可能营私的人来充任。”几次想截短些,还是一摘到底。看来,连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城市都管理不好的政府和政治制度,是没有资格管理这个世界的,充其量也是徒有其名,让上帝耻笑。

如果联系前面四行的内容,参照我的解释,也许接下来的诗行就比较好理解了。首先是“The nations raged”,原汉译为:“外邦发怒”,日译为:“諸国の民は怒りました”,其义为“诸国之民愤怒了”。看来,该问一声:“诸国”为什么发怒?又向谁发怒?也许可以理解为:因为基督教的兴起和蔓延而“发怒”,而基督和他的传道士以及追随者是“发怒的对象”。再从英词“The nations”来看,原汉译为:“外邦”,似乎也表明这是“不信仰基督的国家和民族”。基于这种理解,我的汉译为:“为此,诸国狂暴起来”,这表明:当时的诸国各执政当局,对这个异教或称作“邪教”的残酷镇压和迫害。这是历史事实,但基督教“统治世界”还是“一种预言”和“上帝的希望”。再从“raged”的词义来看,从“愤怒、情绪激动、狂暴、精神错乱”等中选择“愤怒”,似乎也“轻微”了些,所以我的汉译选择了“狂暴”,犹如一种“精神错乱”。事实上,任何排除异己、甚而企图根绝异端的“宗教战争”和“信仰洗脑”,都是一种一直被膜拜的“理性的精神错乱”。

接着,下面有一行“不甚明白”,即“and the time for judging the dead”。原汉译为:“审判死人的时候也到了”,日译为:“死者の裁かれる時”,我的汉译为:“到那时候:就要审判死者”。这“死者”到底指代什么?为什么要“审判死者”而不是审判活人?如果是指那些害死“基督”及其追随者的统治者和帮凶,那么他们都已成为“死人”了吗?也许这是一种“借喻”,是指代那些“虽活犹死”的迫害者,还可能“蔑视”他们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我以为,也许原始文本是否死人的“词语”上是“清楚明白”的,以后不断转译的各种文本很可能“以讹传讹”成了“文字记录”。当然,这也极可能是我“一厢情愿的误读”所造成的“译解”。

我突然觉得,是否要把《马基雅维里》这个人继续“阅读”下去?他的封面图像,经过电脑处理,十分模糊,但他的精神企图要同上帝沟通。对有些自以为的“当代伟人”或者“时代领袖”,可以忽略,但对这个“出售智慧者”,却难以忽视。于是,我不能回避这一段,第114页:“既然美德的品质不是人民所具有的自然品质,那么怎样才能把这种品质成功地灌输给他们?怎样才能防止他们不知不觉陷入腐化?怎样才能迫使他们长期关注共同利益而建成伟大的市民城邦?”罗马帝国的辉煌和崩溃是一种世界政治遗产,更是非物质的文化遗产。蜿蜒复杂的东西方交界之地,不断萌生民族和宗教的“多样性”,这是必要的吗?通天塔的意义,到底是神的“智慧”、还是“失误”?

我觉得肚里难受,有一种呕吐感,但我吐不出来,我得忍耐,就像忍耐原汉译的这一句诗行:“连大带小得赏赐的时候也到了”。我实在感受不到这一句的“诗行韵味”,我实在讨厌“连大带小得赏赐”这样“肉麻谄媚”的辞藻,我实在不愿相信“上帝会接受这样的崇敬”。请你比较一下我的汉译吧!对于英词:“rewarding”,这哪是“赏赐”,而是“报答”;这哪是“恩宠”,而是“得益”。这是启示录的“启示”,不要忘记!

再比较最后一句,看看能不能让我的肚子好过一些?简直有点“意气用事”。英译为:“and for destroying those who destroy the \ earth”,原汉译为:“你败坏那些败坏世界之人的时候也就到了”,我汉译为:“还要消灭那些人、他们毁坏了这个世界”。对于英词:“destroying”,我不知道原汉译怎么会译解为:“败坏”这样一个“常用贬义词”?再看看日译:“地を滅ぼす者どもの滅ぼされる時です”,如同我汉译之句义,所对应的词语:“滅ぼす”,也非“常用贬义词”,即“消灭”。当我又查词典时,才发觉“败坏”的解释是:“损害、破坏”。而英词:“destroying”,具有“破坏、毁坏、消灭”等多义。这么说,原汉译的“败坏”之译解并没有错,那么是我的错吗?我不愿承认,也不愿改正。这说明,也许我不愿让上帝来承担“败坏这个恶名”,但上帝可以担当“消灭这个责任”。每时每刻都生活在“词语的世界”,真累呀!

 

 

(19)

 

英译:Then God ’s temple in heaven was opened,and the ark of his covenant was seen within his temple;and there were flashes of lightning,rumblings,peals of thunder,an earthquake,and heavy hail。

 

日译:それから、天にある、神の神殿が開かれた。神殿の中に、契約の箱が見えた。また、稲妻、声、雷鳴、地震が起こり、大きな雹が降った。

 

我汉译:于是,天上的上帝之神殿就开了,而在神殿内的上帝之约柜就显现出来;随之,发生闪电和隆隆声,还有雷声轰鸣和地震,再有猛烈的冰雹。

 

原汉译:当时,神天上的殿开了,在他殿中现出他的约柜,随后有闪电、声音、雷轰、地震、大雹。

 

(19)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对“the ark of his covenant”,原汉译为:“约柜”,一直“不以为然”,不是不相信,而是觉得“译名不佳”。查找《宗教词典》,知道这是“结约之柜”的缩写。此出处的意思可说明白,但总觉得“不舒服”。曾想“改译”,但也想不出更好的译名,于是就“认可”了,犹如认可“方舟”那样。但我知道对于“圣物”,良好的“译名”是多么重要,但既然“无计可施”,那就约定俗成吧!天知道“心里有疙瘩”,是多么不好过。

    记得昨日中午十分,我在归来车中,一时电闪雷鸣,顷刻暴雨滂沱,积水陡涨;而在黄昏之际,我已在咖啡馆看书。只见一个刚下班的女孩,在落地窗前落座时,打翻了饮料。我在想是否我的缘故,因为先瞥了她一眼,而她一时慌乱,造成了难堪。她要避开人就座,结果反而更加让人注意;也许她以为自己长得好看,总有过敏反应,以为自己必然引人注目。我发觉她始终没有正面看我一眼,但我相信她的眼角余光早就扫到了我的注视。看来她还不老练,她不是来喝咖啡,而是来讨清静的。

    我也不是来喝“今日咖啡”的,我是来调剂家中过于清静的气氛。我打开了《汉堡剧评》,最后进入了“乐曲”之中。【第二十七篇,1767年7月31日】第141页:“序曲由三个乐节组成,第一乐节是慢板,除小提琴之外,还用了双簧管和长笛,主调低音通过木管得到加强。这一乐节给人的印象是严肃的,有时甚至是粗犷的,激烈的;…… 还有温情,懊悔,内心不安和屈服。第二乐节是用带着抑音器的小提琴和和声木管演奏的中速,它表现了阴暗和怜悯的哀怨。在第三乐节里,轻快的声调和骄傲的声调混合在一起;…… 特点是稍快,乐器跟第一乐节一样 …… ”这里,没有出现任何喇叭。

    但我还是听到了“喇叭之音”,那是“急促的、激越的、亢奋的”;只有“号角之声”,那是“催促的、焦灼的、不安的”;这里都是“快速和急奏”,还有“闷炮响和爆破音”;“慢板”早就消失了,“中速”也听不见了,那是“稍快”在加速、越来越快:电闪雷鸣般的、没头没脑的狂风暴雨;大地颤动和开裂般的、吞噬一切的超级地震;这是昏天暗地的音乐,黑色咖啡的“香味和苦味”在哪飘散?那个打翻饮料的女孩换了座,又点了一杯饮料,依然没有瞧我一眼。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