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3章(1-2节)  

2010-06-25 01:09:22|  分类: 《启示录》13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13章(1- 2节)

 

英译:NO

 

日译:獣

 

我汉译:两只怪兽

 

原汉译:两个兽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没有总章题目,只有分章题目;原汉译看来是自己编织了“总章题目”;日译有总章题目,但不如原汉译那么“具体”;我的汉译是参照了原汉译而定的。也许题目如同“人名”那样重要,尽管是一种符号,在尘世生活中却不可缺少;甚至在上帝的那个世界,某种“称呼”也是必需的,不然,就会无序而混乱。如果类似的意思已经有过表达,那就证明我很在乎“万事总得有个说法”、就是或多或少有个题目。

    就在开始这一章的译解时,有意无意中我看见了书架上的那本书《变形记》(Metamorphoses),作者是古罗马的奥维德(Publius Ovidius Naso)。我以为这不是偶然的,这本并不厚的书,其包装纸是二十年以前的,我看得见上面的三个字,那是二十年以前我的字:“变形记”。相比过去,今天我的字已经“变形”,今天我的字已经属于“半百”。但这本书并没有变,它的作者不是任何现代人。这时,我打开了这本书,就在第39页:“但是她天生不会先开口,本性给了她一种限制。但是在天性所允许的范围之内,她是准备等待他先说话,然后再用自己的话回答的。”能够同这样的书进行对话,你得先静下心来,然后你才听得到想听的“声音”。现在,秋窗关不住的阵阵虫鸣,当然不是古罗马的各方神音,但它毕竟时断时续地可以连接上“那座金光大桥”、也可以让你攀援“那架上天阶梯”。

 

 

英译:The First Beast

 

日译:なし

 

我汉译:第一只怪兽

 

原汉译:无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现在,英译开始了“分章题目”,但日译却没有了,原汉译也是没有;我可以学任何一方,最后决定跟从英译,因为我喜欢有个“题目”,就象上帝喜欢人类叫他上帝。对于英词“beast”,其义有“兽、畜生、人面兽心的人”等。我没有想到过使用“畜生”,尽管这是可以“译解”的,大概我是不想招致“骂人话”嫌疑,而且难免“粗俗不堪”。我也没用“兽”、而是用“怪兽”来译解;那么,兽就一定“怪”吗?也不见得,但还是用了,因为我以为“这只兽”一定是怪的。这不是那种“怪怪的”感觉,而是“阴沉的暧昧”。

    现在,能够对抗这种“怪感”的,看来只有这本老掉牙的书《变形记》,第99页:“国王的女儿们听从了美狄亚的吩咐,跟着她进入了父亲的寝室,站在御床周围。美狄亚说:‘你们这些懒鬼,还等什么?还不拔出刀来,放出他那老朽的血液,好等我把少壮的血液灌进他的血管。你们父亲的生命和青春全操在你们手里呢。你们如果还有孝心,你们如果还抱着希望,那么就应该尽你们的孝道,用你们的刀尖把他的衰老的年纪挖出来,钢刀一落,枯朽的血液便流出来了。’她们受到这几句话的激励,每个人都想尽孝,都争先恐后去干那不肖的勾当;每个人都怕忤逆,都争着作忤逆的事。”我从来不太关注最终结果,但特别喜爱穷究造成结果的整个过程。有那么多的神,已经为那么多的人作出了榜样,人在上帝面前,还觉得不满足吗?

 

 

(1)

 

英译:1,Then the dragon took his stand on the sand of the seashore。And I saw a beast rising out of the sea,having ten horns and seven heads;and on its horns were ten diadems,and on its heads were blasphemous names。

 

日译:1、そして、彼は海への砂の上に立った。または私は見た。海から一匹の獣が上って来た。これには十本の角と七つの頭とがあった。その角には十の冠があり、その頭には神を汚す名があった。

 

我汉译:1,随之,这条龙在海岸的沙地上获得了立脚之处。这时,我看见一只怪兽从海里上岸来;它有十个角和七个头,在角上有十只王冠,在头上有亵渎神的名字。

 

原汉译:1,那时龙就站在海边的沙上。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

 

(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在英译文本中,本分章题目“The First Beast”和本段第一句“Then the dragon took his stand on the sand of the seashore”,属于上一章的最后一节(18),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划分的。从上下内容来看,似乎分章更为“合理有序”,因此,我就自说自话地按照“本人意志”执行,连标题带文句一起划为本章。对于日译和原汉译(原汉译有此文句,却无这18节),也采取同样的“剪接手术”。这大概也可以算是一种断章划节的“启示”,绝不盲从。

对比日译和原汉译,这一句的我汉译“很不一样”。日译和原汉译都没有把英译的“took his stand”的含义译解出来,使得“这条龙”出现在海边,仿佛本来就是这样“显身”的,这不但“曲解”而且“乏味”。我的汉译是:“获得了立脚之处”,这表明并非“本来如此”,而是“来之不易”。于是,之后这条龙与那只怪兽之间的“转换关系”,就可以“充分”理解了。

还是《变形记》出现得及时,甚至可以说在我还没有打开这本书之前,它已经在潜意识中暗示了我。第179页:“你用不着作手势或低声细语地提醒我,我是和狄俄墨得斯一起去的。他当然也有一份光荣。但是你呢?当你拿着盾牌保卫盟军的舰队的时候,你也不是独自一个人啊。你有一大群人陪伴着你,而我只有一个伴侣。再说,一个只会打仗的人比起会动脑筋的人来,他的用处小多了;一个人不能光凭一双手,不论这双手是多么勇猛,就能得赏。”一翻到这一页,最初我是跳过去的,结果还是跳了回来,因为不想若有所失,所以就认可了、摘录了。过了几日,这一段的翻译,我又反复阅读,因为总觉得其“修辞和节奏”不能令我满意,我很想自己能够“插手”进去,但我受到“语言文字”的限制。此外,我也想到:这本书本来不是“散文体”,而是“诗行体”,改变“文体”,看来总会付出“额外的代价”,难免可惜!

 

 

(2)

 

英译:2,And the beast that I saw was like a leopard,its feet were like a bear’s,and its mouth was like a lion’s mouth。And the dragon gave it his power and his throne and great authority。

 

日译:2、私の見たそうの獣は、豹に似ており、足は熊の足のようで、口は獅子の口のようであった。竜はこの獣に、自分の力と位と大きな権威とを与えた。

 

我汉译:2,我所看见的这只怪兽,身形就象豹子,而它的脚如同熊掌,它的嘴好似狮口。于是,这条龙就把它的能力、它的王座和极大权力都给了这只怪兽。

 

原汉译:2,我所看见的兽,形状象豹,脚象熊的脚,口象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

 

(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power”与“authority”的译解,一时颇伤脑筋。对“power”的条件反射,就是“权力”;那么,相比“authority”这个“权力”,只是程度差别吗?我不敢贸然,但还是译解出了:“它的权力、它的王座和极大权威”。回过头来,再冷静下来查找《英日词典》,我才发觉“power”的本义是“具有能力”,因而“权力”不过是其中一种“能力”;再看“authority”,则是“权威、权力”作为主要表义。于是,比较日译和原汉译,我就赞同这二者的“power”译解,可谓本想“纠正”他人,至少想“看出”他人之错,结果纠正了自己,因为发觉原来是自己犯错。

    但是,为什么我会把外延远远大于“权力”的“power”视为“权力”这种小概念呢?是不是在潜移默化中把“这条龙”视为“只要权力”而没有“其它能力”呢?看来,这条龙的特质已经是“嗜权的化身”而蜕化了所有的其它能力;但也不见得,因为那头怪兽已经从“这条龙”身上获得了“嗜权的能力”。

这就说明“争权夺利”是有“生物遗传性”的,不会在一二代中死灭绝种。至少,至今还未见到这条嗜权的龙从这个世界消失,那头嗜权的怪兽却已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帝的启示,往往不是用文字表达的。

    还是过去的《变形记》好看,值得翻阅,第61页:“但是库阿涅一方面替被抢的女神难过,一方面眼看自己在湖上的权利被人践踏,心里暗暗伤感,难以自抑,不觉大哭起来,哭着哭着自己也变成湖水了。你分明可以看见她肢体瘫痪,骨骼软化,指甲失去了硬度。柔软的部分象深色的头发、手指、腿、脚先溶化;柔软的东西变水本来不难。然后,肩、背、腰、胸也都消失在水里。最后,血管中的活血没有了,只有清水在血管里流动,凡是你能用手把握得住的都没有了。”前几日的阳光就在今日消失了。我不敢问:这是一去不复返吗?我只是承受这种“自然变化”。雨点仿佛从天上出来的,但天并没有一张嘴,天是阴沉沉的,幸亏还不热,气闷是无法治愈的,这是由空气的质量所决定。即便一直下雨,今天我也要开着窗子睡觉,因为我恐怕透不过气来。但雨点终究也是水,可以化为无有,成为流失。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