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3章(11-14节)  

2010-07-13 16:12:00|  分类: 《启示录》13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3章(11- 14节)

 

              

英译:The Second Beast

 

日译:なし

 

我汉译:第二只怪兽

 

原汉译:无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关于“题目”,现在又出现了“分歧”:我汉译跟从英译,有题目,而日译和原汉译都“没有”。有没有“题目”,看来跟“来去自由”是不同的“表述”,其义甚至可说“毫无搭界”;“没有题目”似乎暗示一种“无题”的格局和氛围,而“来去自由”则明摆着显示某种“宽宏大量”的气度,但如果真的这么去认识,你很可能到处碰壁,最终还不知怎么回事,这就是“词语的游戏规则”。那么,可以相信什么呢?

    既然题目是“第二只怪兽”,那就意味着逻辑上存在着“第一只怪兽”;也许,这就犹如我手中的《巨人传》,既然现在出版了“全译本”,那就必然过去出版过“删节本”。仿佛《巨人传》自己打开了,第486页:“‘你以为我在枕头下面放一枝桂花好不好?’庞大固埃说:不需要。这是迷信,据阿斯卡隆人塞拉匹翁、安提丰、菲洛科鲁斯、阿尔台蒙和弗尔根修斯·普兰奇斯德斯等人的说法,这都是骗人的。如果不算对德谟克利特老先生失敬的话,这和用鳄鱼或蜥蜴的左肋一样;和用叫做‘厄美特里德斯’的巴克特里安的石头一样;和用‘阿蒙的角’一样,爱西乌皮亚人把一种金黄颜色、样子象羊角,也就是说象阿蒙·朱庇特的角一样的宝石叫做‘阿蒙的角’,说谁戴着它睡觉,就一定会做真正灵验的梦,得到神灵的指示。”看来戴上羊角可以治疗阳痿,而床下红枣可以子孙满堂;把一条鱼翻过身来吃,出门不是翻车就是沉船;再把一面小镜子高挂玄关,妖魔鬼怪全去拜访对面人家;这个世界没有迷信,只有不信。

    这时,我想起了那个未成年女孩,她是一个朋友的妹妹。有一次,她告诉我宝贝猫咪丢失了,我告诉她那只猫咪会自己回来的,只要她把猫咪的样子画在纸上,垫在枕头下面,就会如愿以偿。她相信我的话,就照办了,但这只猫咪不信我的话,它告诉女孩我在骗人,而且至今还在撒谎,还在做出那副信以为真的人生模样;一晃眼,我所要面对的已是一个中年妇人。上帝看到了这一幕场景,所以我就把它表述出来,因为不会受骗的,也许就是这只猫咪。

 

 

(11~12)

 

英译:11,Then I saw another beast that rose out of the earth;it had two horns like a lamb and it spoke like a dragon。12,It exercises all the authority of the first beast on its behalf,and it makes the earth and its inhabitants worship the first beast,whose mortal wound had been healed。

 

日译:11、また、私は見た。もう一匹の獣が地から上ってきた。それには子羊のような二本の角があり、竜のようにものを言った。12、この獣は、最初の獣が持っているすべての権威をその獣の前で働かせた。また、地と地に住む人々に、致命的な傷の直った最初の獣を拝ませた。

 

我汉译:11,随后,我看见又有一只怪兽从地底下上来;它有两只角,如同羔羊,而它的言语,就像那条龙。12,作为第一只怪兽的代表,这只怪兽行使了第一只怪兽的所有权力,并且使这世界以及居住者都崇拜这第一只怪兽 —— 它的致命伤已治好。

 

原汉译:11,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12,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

 

(11~1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一看到这一段:“我看见又有一只怪兽从地底下上来;它有两只角,如同羔羊,而它的言语,就像那条龙。”一种无以名状的冲击力兜底掀起,试着比喻一下:犹如你胸口莫名其妙地被打了一拳,还没缓过气来,又猛地遭到一记耳光,随后听到一句:“打你就是爱你,这是为了你的幸福!”、如此出自肺腑的宽慰话。自始至终,你只知道你被打了、也听到你被爱了,但你就是不知道你被谁打了、也搞不清你被谁爱了。这种“既会打又能爱”的东西,是一种无形的玩艺,妙就妙在这种玩艺听得见却摸不着,纯粹是抽象的概念化的“谁都可以无所谓”的“尤物”;这种尤物最大的性格特征,就是具有“良心”,具体表达就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这就是“它”的人性素质,也是它久经考验的“魔力”,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因为你必须接受这种现实处境。

    请看看从地底下出来的“这第二只怪兽”!它,竟然如同“羔羊”,这是怎样弱小而无助、可爱又可怜的形象!然而,它所说的话,却是“龙言”,这是怎样的威权:谁反对,谁倒霉;谁对抗,谁灭亡!不可思议的是,这第二只怪兽,竟能把这二种“自然”形象“合为一身”,忽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叫我怎么能够承受得起!我是“吃软不吃硬”的:龙言可畏,大不了一死;可是,你能拒绝羔羊眼泪汪汪的求助吗?这只大陆怪兽,竟然还有“羔羊面具”,真是一种“启示”,上帝即便对于这样的“怪兽”,还是给予公平的“平衡”。

    我还能怎么办?《巨人传》离我这么近,就在手边,随时可以翻阅,第493页:“的确,我记得注释《圣经》的犹太哲学家和‘马索莱’们,指出怎样才能辨认出天使显现的真伪(因为撒旦也常常装作光明的天使),他们说这两者的区别就在于:仁慈宽慰的天使在向人显现时,开始时使人害怕,后来给人以安慰,使人快乐、满意;恶毒和诱惑人的天使,开始时使人得意,到后来使人困惑不安,惊惶失措。”然而,这只怪兽身上所具有的“两面性”,是否连上帝也感觉苦恼?因为“它”可以算作哪一种“天使”呢?也许我比上帝还苦恼,因为我生活在人间大陆,据说是“炼狱中央”。   

对于英句中的这个介词性短语:“on its behalf”,到底跟“the first beast”什么关系呢?原汉译为:“它在头一个兽面前”,日译为:“その獣の前で”,其义如同原汉译。根据“behalf”这个英词本义来看,是“站在某一侧”,但真正用来表义的,却是:站在某一方的“利益”上、或作为“代表”。显然,本义是指“空间位置”,而实际用义是指“抽象名词”。我以为原汉译与日译都为“空间位置”是错的,因而我的汉译为:“作为第一只怪兽的代表”,我相信这是正确的译解。也许存在这种可能性,原汉译与日译把“behalf”同 “behind” 搞混了,后者的确是指代“空间位置”,当然这是“臆测”。

对于该句的这个介词性短语,最初我的汉译为:“为了它的利益”。由于汉译采用了“拆分句式”,“它的”指代似乎不清,好像指代“龙”、或“第一只怪兽”、或“第二只怪兽”都讲得通似的,不如英译的“its”那么明确,所以索性采用“专用名词”来顶替“物主代词”,如此恐怕就“无误”而对得起上帝了。另外,我的汉译在句末采用了“破折号”,使得第一只怪兽之所以受到崇拜的“原因”,也就是“这只怪兽的定语”,清晰强调地表述出来,即“它的致命伤已治好”,以此说明该怪兽的“魔力之大”。

 

 

(13~14)

 

英译:13,performs great signs,even making fire come down from heaven to earth in the sight of all;14,and by the signs that it is allowed to perform on behalf of the beast,it deceives the inhabitants of earth,telling them to make an image for the beast that had been wounded by the sword and yet lived;

 

日译:13、また、人々の前で、火を天から地に降らせるような大きな印を行った。14、また、あの獣の前で行うことを許された印を持って地上に住む人々を惑わし、剣の傷を受けながらもなお生き返ったあの獣の像を造るように、地上に住む人々に命じた。

 

我汉译:13,接着,这只怪兽又显示巨大奇迹,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燃起大火,让火焰从天上降落大地。14,这个奇迹是得到允许而显现的,它代表了那只怪兽(第一只);这个奇迹迷惑了世上的居住者,它嘱咐人们制造那只怪兽的影像来作为偶像 —— 那怪兽曾被剑刺伤,但还活着。

 

原汉译:13,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从天降在地上。14,它因赐给它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说:“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

 

(13~1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句中:“making fire come down from heaven to earth”,原汉译为:“叫火从天降在地上”,日译为:“火を天から地に降らせる”,二者意思相当,也合符英译句义。但我的汉译为:“燃起大火,让火焰从天上降落大地”,显然“这把天火”,要比“英译、日译和原汉译”都要“大”。为什么?我以为从英译的整句来看,“making fire”是表明“great signs”的。因此,火与奇迹“彼此相称”是“合情合理”的要求,这也就是说:“巨大奇迹”显现的天火,起码是“大火”而不是“火”。犹如《巨人传》的主人公庞大固埃,一泡尿就是一场洪水,这才“相称”;若说“一泡尿是一次小便”,那就不是巨人的“生理体现”了。当然,出于“相称而合理”的考虑,把“天火”变成直表的“天之大火”,是我汉译的“意译”,我不认为这是“画蛇添足”,反而有些不理解英译、日译和原汉译为何不“锦上添花”?也许,原始文本的“火”这个词语,就意味着“大火、烈火、荒原之火、烧尽‘罪恶之城’之火”,而不是什么“火、篝火、几点星火、炉中灰烬”;火这个“词语”,可以肯定:不是“小的威胁”,而是“大的恐怖”。能够支撑我汉译的“意译”,其“内在基础”就在这里。

    我得停顿一下,一有精神空闲,马上就会进入《巨人传》的风味中去,第496页:“巴努日话未住口,只见爱比斯德蒙高声说道:‘人世间,能领会到、预见到、认识到,并预言别人的不幸,这并没有什么稀奇,这是件平凡的事。可是,能预言、预见、认识、领会自己的不幸,那就太少了!伊索在他《寓言》里说道,人生在世,每人脖子上都扛着一个褡子,前面装的是别人的过错和恶事,所以经常摆在自己眼前,看得清清楚楚;背后装的是自己的过错和恶事,所以从来看不见,也不理会,除去少数得天独厚的人;这说得太有理了。’”我不禁失声笑了起来,很开心,因为能够说出这种话来的人,我都不认识。我刚洗完澡,又出一身汗,这是十月之秋还是八月“炎夏”?我喜欢给自己打扇,一旦掉到地上,就顺手弯腰捡起来,这说明我能自立,这样扇给自己的风,实在惬意,不可替代。

    在这一段中,“on behalf of the beast”又出现了,原汉译把“on behalf of”仍然作为“空间位置”来译解,即“在兽面前”,日译也如此,当然我不能采纳,我的汉译为:“它代表了那只怪兽(第一只)”,理由如上所述。由此可见,在对“这个介词性词组”的译解上,原汉译和日译对我汉译,彼此多么“倔强”,可见“固执己见”是多么符合人的本性!突然,我被这个“想法”所震惊了:万一英语文本有错呢?也就是英词“behalf”是“behind”的印刷错误,或者英译文本出了“误译”?若是单词的印刷错误,那原汉译和日译就“正确无误”了,而我则是“成事不足”。若是英语文本的“误译”,从概率上说,原汉译、日译和我汉译,有可能“皆有欢喜”,或说“各取所需”,当然这是为了安慰自己的“一番苦心”。

    还有这个英词:“deceives”,原汉译为:“迷惑”,我汉译原来为:“欺骗”,但对比这二个词所产生的“直感”,觉得“欺骗”未免“贬义太直露”,还是“迷惑”更能够说明“上当受骗”往往都是“不知不觉的、心甘情愿的”问题。接着还有,对于英译“偏正词组”:“the inhabitants of earth”,原汉译为:“住在地上的人”,我汉译为:“世上的居住者”;由于我怀疑这里是否特指“人”,所以就选用“居住者”来“涵盖”所有的“生命”,因为上帝曾在百忙之中创造了一切生命。接着还有,对于英语分词:“telling”,原汉译为:“说”,似乎还包含所说的“要给”之命令口吻;日译为:“に命じた”,相当于命令。而我的汉译为:“嘱咐”,这是在“嘱咐、吩咐、告知”这三个修辞中经过“推敲”而挑选出来的。嘱咐,具有“特意关照性”;吩咐,具有“直接命令性”;告知,具有“郑重通知性”。当然,这是“我的词典”之词性,所以必须“表述”出来,以免混淆“正版”。

    连我都没想到,接着还有。对于英译“人称代词”:“them”,最初选译“他们”,但“她们、它们”其实也可选译,这是因为前面所说的“理由”,不把“居住者”单单视为“人”。但现在,我汉译决定从“居住者”中挑出“人”来,去完成制作“偶像”这件事,因为看来只有“人”、也就是“蒙受迷惑的人”,才会去制造“偶像”;即便没有“偶像”,也会制造出来,因为“偶像”能够聚集愚昧,把“没脑子的人”团结起来,捏成“一团散沙”似的“一种人体”,以免使他们失落、彷徨和无趣。据说这种只有四肢的人体,也可以称作“浆糊”、或者“和合”、或者“协调”。对于这一句,最初我的汉译为:“嘱咐人们去为那只怪兽制造偶像”,但有可能会造成“歧义”,误解为“是怪兽需求偶像,而不是受迷惑者”;现在改为:“它嘱咐人们制造那只怪兽的影像来作为偶像”,其中“影像来作为偶像”,是把英词“an image”之义“两用”,即“影像”是怪兽的,而“偶像”是受迷惑者的,至于“作为偶像”可视作“意译”的“添加成分”。

    我松了口气,终于把隔夜的“功课”做好了。我仿佛听到《巨人传》的呼唤,还是昨晚的回音,乐得相应,弥补遗憾,紧接上夜的内容,第497页:“庞大固埃说道:‘我们又不是犹太人,何况还没有人公开证实她是女巫。这些琐碎的细节,等你们回来再谈好不好?’‘我们根本不知道她是第十一个西比尔,还是第二个卡桑德拉。也许她根本不是西比尔,也不配有西比尔这个称号,那么,把你的问题跟她谈谈,有什么关系呢?何况她又有盖过全区女性的知识和学问的盛名。哪怕是个傻瓜、水壶、油瓶、手套、拖鞋,只要能从那里学到东西、得到知识,又有什么不好呢?’”也许,从魔鬼的所有化身那里,可以学到最多的知识和学问。其中所谓“领袖这种化身”,总会制造铺天盖地的“标准像”,传播令人恐怖的“从此我站起来了”之类怪叫声;这是无理可说的现代巫术,他屹立在山顶上,是怎样的巫婆形象呢?朝拜者从他的“满口黑牙”里究竟学到了什么?不择手段,死不要脸,指鹿为马,变黑为白,人世的“巨大奇迹”就是这样产生的,多么伟大!真是熬尽苦难、走向升华的知识和学问,上帝太清楚了,原来巨人庞大固埃也象上帝那样“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