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3章(15-18节)本章完  

2010-07-15 16:37:13|  分类: 《启示录》13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3章(15 -18节)

 

(15)

 

英译:15,and it was allowed to give breath to the could even speak and cause those who would not worship the image of the beast to be killed。

 

日译:15、それから、その獣の像に息を吹き込んで、獣の像が物言うことさえもできるようにし、また、その獣の像を拝まない者をみな殺させた。

 

我汉译:15,随后,这只怪兽的偶像被注入气息,甚至还能言说;此外,那些不崇拜这只怪兽偶像的人,因而被杀。

 

原汉译:15,又有权柄赐给它,叫兽像有生气,并且能说话,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

 

(1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句:“it was allowed to give breath”,原汉译为:“叫兽像有生气”,我汉译为:“这只怪兽的偶像被注入气息”,日译为:“その獣の像に息を吹き込んで”,这三者意思“大同小异”;但也许值得一提的是,句中英词“breath”,原汉译为:“生气”,这是“生之气”、即表明“生命的气息”之义,但也可能会让接受“现代汉语教育”的现代人误以为,这是表明情绪愤怒时最常用的“生气”。因此,若从通俗易懂的方面、从“半文半白”的同类辞藻把握,把“生气”改为“活气”,恐怕就不会产生“误读”了。而我汉译为:“注入气息”,日译为:“息を吹き込んで”,可以说没有如此“误读”的可能。

    一周异常的大晴日,今日转为阴天了,多吃水果当然好,但半只大西瓜吞下,肝火反而更旺,杂七杂八的事情全都不管,想从《巨人传》中寻点乐趣,一时也没找到。记得前二日有一段“不错”,但今日却“不怎么样”,那是对一个时尚人物进行的划时代描述,“隔夜”已经见怪不怪了。无意中翻到这一页、第433页:“对于辛勤得来的东西,这种德政确是一个保护的手段和方法。统治国家的人,不管是皇帝也好、国王也好、学者也好,没有比用正义来代替武力更能成功的了。武力表现在胜利和政权上,正义将表现在是否根据百姓的愿望和爱戴来颁布法律、宣布命令、建立宗教,使每个人享受到自己的权利上。”我不相信这是十六世纪的“词语之义”,我是不敢相信“这种启示”!置身于二十一世纪,我出生时正巧“私有制”被消灭干净,至今“私有财产不得侵犯”连一纸空文都谈不上,幸亏早就一无所有了。难道不同地理位置的人与人就该这么比较吗?等一等,让我“以毒攻毒”,把另半只大西瓜也吞吃了。

    撑得太胀了!是肚胃还是血管?是愤恨还是沮丧?是肉体刺激还是精神打击?我想到了三天以前的那次“礼拜”。那天下午,我正在考虑晚上是否去发廊消遣,但在咖啡馆的沙发上,就在翻阅《天风》杂志的过程中,突然发觉“今天是礼拜日”,于是又去了一次教堂。讲道是一个比较能说会道的中年牧师,题目是“作为基督徒的婚恋和家庭”。但我怎么也听不进去,因为关于“爱”的解说实在糟糕,其实是我不懂得“爱”,我在这种社会环境里学不会“爱”,我了解了自己原来是“自恋”,属于一种“人格障碍”。但我还是觉得礼拜结束时的那首赞美诗、第256号《爱的诗歌》,很动人,不是“牵强”的歌词,而是“单纯”的旋律。我知道上帝离我很远,但上帝的“音乐”就在耳边,我大声地跟唱,很快就回到了家,《巨人传》正在等着我的归来。

 

 

(16~17)

 

英译:16,Also it causes all,both small and great,both rich and poor,both free and slave,to be marked on the right hand or the forehead,17,so that no one can buy or sell who dose not have the mark,that is,the name of the beast or the number of its name。

 

日译:16、また、小さい者にも、大きい者にも、富んでいる者にも、貧しい者にも、自由人にも、奴隷にも、すべての人々にその右の手かその額かに、刻印を受けさせた。17、また、その刻印、すなわち、あの獣の名、またはその名の数字を持っている者以外は、だれも、買うことも、売ることもできないようにした。

 

我汉译:16,还有,使得众人:不管年龄大小,贫富怎样,是自由人还是奴隶,都要在右手或者额头印上标记。17,于是,没有这个标记的人,无人能够作买卖;这个标记就是这只怪兽的名字,或者这只怪兽的名字序号。

 

原汉译:16,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17,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

 

(16~1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both small and great”,到底表明“地位”的大小、还是“年龄”的大小,从原汉译“大小”与日译“小さい者にも、大きい者にも”来看,都不能确认,只能估计属于“年龄”,于是我汉译就为:“年龄大小”,不留余地。当然,也是参照另外二项内容才作出这种“估计”:一项是“贫富”,这表明经济状况;另一项是“自由人和奴隶”,这表明“身份”。显而易见,这只怪兽很有谋略,总在算计别人,以此和上帝比较谁更有优越感,尽管滑稽,也大意不得,因为它会在你身上烙下“印记”,而上帝只能留在你“心里”。

    够了,我不想跟这种怪兽纠缠不休,因为一点好处都没有。还是《巨人传》的生命力强,起码四百年,而怪兽呢,绝不会活过一百年。我总是从比较中寻求乐趣,因为人生太短暂了。我记得巨人庞大固埃曾经杀死过一百条神经兮兮的龙,但怎么也翻找不到,心里烦躁起来,就第一次从“目录”中去确认,结果先看到了第二十二章:“隆底比里斯怎样宣称做乌龟是结婚的一种自然附属条件”,第563页:“我的老天!隆底比里斯叫了起来,‘你怎么问我这个呢?你会不会做乌龟?我告诉你,朋友,我是结过婚的人,你将来也是。你要用一枝铁笔写在你脑子里:一切结过婚的人都有做乌龟的危险。结婚的人和做乌龟的人,比人影和人身体的关系还要密切。如果你听见一个人说:‘这个人结婚了,’你回答说:‘那么他现在是、或者已经是、或者将来是、或者可能是乌龟,’保险不会被人说你不懂得自然规律。”从这里可以看出,为什么我会用乌龟置换了那条龙,因为龙早已不稀奇了,乌龟倒是又稀罕起来,因为它比龙长寿很多,据说长寿的诀窍就是喜欢偷戴“绿帽子”,而龙的罪恶一生,往往是一顶不相称的“朱冠冕”,哪有绿帽子津津有味!

 

 

(18)

 

英译:18,This calls for wisdom:let anyone with understanding calculate the number of the beast,for it is the number of a person。Its number is six hundred sixty-six。 Call call understand

 

日译:18、ここに知恵がある。思慮ある者はその獣の数字を数えなさい。その数字は人間を探しているからである。その数字は六百六十六である。

 

我汉译:18,这个标记可以视作智慧。那就让明白人去计算怪兽的数量,因为这是人的数量,这数量是六百六十六。

 

原汉译:18,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1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词:“this”,原汉译为:“在这里”,日译为:“ここに”,都处理成“方位代词”,我不敢苟同,因为这是明摆着的“物代词”,因此我汉译为:“这个标记”。还有英词:“let”,这是具有“命令语态”的词,我汉译通过“让”来表达,日译通过“なさい”来表达,但原汉译完全去除了这种“语态”,变成了没有情感色彩的陈述句式;而仿佛内在涌动的“呼应、拒绝、尴尬”等活性情愫都“窒息”了,失去了一种由上至下的“交流感”,免不了降低整个句子“让人意会”的丰富性,这是原汉译“始料不及”的,也是过于“轻率”改变句子的“表达方式”所要付出的遗憾代价。现在不妨比较一下:我汉译为:“那就让明白人去计算怪兽的数量”,原汉译为:“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

    由此,我还想到:作为表述文字的汉语容易成为“八股文”,是否和“抹杀情感的生动性”有关,这种越来越“内敛”的心态,促使这种“干硬无趣的文体”逐渐演变成了正儿八经的“历史表述文体”;这类相当于“公文式文体”的词语结构,自然也就“消灭”了富有情感的人性因素,只剩下“字面含义”和“文字空壳”、或者说“书法字体”。汉语文字为什么害怕“情感暴露”呢?以至“情感流露”都成为一种“恐惧反应”,甚至可以说就连“情感泄露”也是很可怜的,随着时间成为某种“变态心理”。

    无趣难得有意思。但我还是坚持感受《巨人传》的情感表达,那不是呼吸现在的污浊空气,而是交流人性的气息,因为你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即便他的形象很不正经,但他的气息却是健康有益的,即便弥留之际的那口气。我试图寻找那一页,但昨夜走过的路,已经不是今日之路。我从目录中寻找,连续三遍,没找到。我到外面走了一圈,再次坐下,终于找到了,属于第十七章:“庞大固埃怎样来到混沌岛和空虚岛,以及吞食风磨的布兰格纳里伊怎样奇怪地死去”,第738~739页:“尽管如此,埃斯库罗斯还是被天空飞过的一只老鹰爪子里抓的一只乌龟落下来掉在头上把脑袋砸两半了。还有诗人阿纳克利翁,他是被一粒葡萄籽噎死的。罗马执政官法比乌斯是在喝羊奶时被一根羊毛缠死的。还是那个爱害羞的人,因为当着罗马皇帝克罗丢斯不敢放屁把自己憋死。还有埋在罗马弗拉米尼亚大道上的那个人,他在自己墓碑上说自己死是因为一只母猫咬了他的小手指头。还有勒卡纽斯·巴苏斯,是被一枚小针尖刺在左手大拇指上死掉的,伤口简直看不见。诺曼第的医生盖奈楼死在蒙帕利埃是因为用小刀割自己手上的一块癣。”后面还有很多“因小失大”的意外之死,我不耐烦了,因为这种情绪本身也会造成“意外”的。

    昨晚的礼拜,实在心不在焉,那个讲道的女牧师不时地清嗓,令人难受,坐立不安。于是想起了先前的一幕:透过咖啡馆的大玻璃,露天藤椅上有一对时尚而雅致的女子,纤细的长指弹出一枝纤细的长烟,一包“久别重逢”的“SALON”,浅绿素白相间,听不见的话语,似乎熟悉的唇动,颈间那条长长的秋冬围巾,抚弄着膝头,不时遮掩着裸露的白皙大腿,终于认出来了:那大大的黑色旅行袋,跨在肩上,霓虹灯很快消失了黄昏,她们流入了秋夜,只剩下二点倩影,岂止鹤立鸡群!为什么我放弃了追随?真是得不偿失。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