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4章(9-13节)  

2010-07-28 17:30:42|  分类: 《启示录》14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4章(9 - 13节)

 

 

(9~11)

 

英译:Then another angel,a third,followed them,crying with a loud voice,“Those who worship the beast and its image,and receive a mark on their foreheads or on their hands,they will also drink the wine of God’s wrath ,poured unmixed into the cup of his angel,and they will be tormented with fire and sulfur in the presence of the holy angels and in the presence of the Lamb。And the smoke of their torment goes up forever and ever。There is no rest day or night for those who worship the beast and its image and for anyone who receives the mark of its name。”

 

日译:また、第三の、別の御使いも、彼らに続いてやってきて、大声で言った。「もし、誰でも獣とその像を拝み、自分の額か手かに刻印を受けるなら、そのような者は、神の怒りの杯に混ぜ物なしに注がれた神の怒りの葡萄酒を飲む。また、聖なる御使いたちと子羊との前で、火と硫黄とで苦しめられる。そして、彼らの苦しみの煙は、永遠にまでも立ち上る。獣とその像とを拝む者、まただれでも獣の名の刻印を受ける者は、昼も夜も休みを得ない。」

 

我汉译:随后又有一位天使,是第三个,接着他们,大声喊道:“那些崇拜怪兽、以它为偶像的人,以及在他们额上或手上烙受印记的人,他们也将喝上帝的罚酒,这酒毫不打折,满灌在他的使者之杯中;而且,就在神圣的天使们和那羔羊的眼前,他们将当场熬受火与硫磺的折磨。还有,使得他们痛苦的烟火,将永远燃烧直冒;而对于那些崇拜怪兽、以它为偶像的,以及任何接受它的名字之印记的,都将日夜得不到休息。”

 

原汉译: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它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

 

(9~1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大段英译,其中有不少值得比较一番,但我已经有点“厌烦”一一去比较,于是挑选其中二个,算是一种“自我交差”。比如说这一句中:“poured unmixed into the cup of his angel”,怎么译解才好?原汉译为:“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似懂非懂,很勉强的“直译”,但还是没有抓住“要领”;日译为:“神の怒りの杯に混ぜ物なしに注がれた神の怒りの葡萄酒”,与原汉译“半斤八两”,只有象似有的“字面意思”;比较我的汉译看一看:“,这酒毫不打折,满灌在他的使者之杯中”,毫不打折是“意译”,也是我的译解之“精华”

;这表明“上帝的罚酒”之所以“如此纯粹”,是为了显示遭到天罚的“程度”与“罚酒”是“一比一”的正比关系,也即“他们遭受多少天罚,就要喝下多少罚酒”。

    再比如说这一句中:“There is no rest day or night”,原汉译为:“昼夜不得安宁”,我汉译为:“日夜得不到休息”,二者似乎在争一个英词“rest”之义。最初,如同原汉译,我也采用了“安宁”,但几经琢磨,觉得“rest”不具有“安宁”之义;尽管“不得安宁”,可说是一种很顺手的译解,也比“休息”更有“感染力”,但过分的“修辞”往往“适得其反”,而汉语译解为了突出“词汇丰富性”,总会有意无意地“夸大其词”。再对照日译:“昼も夜も休みを得ない”,其义也是“休息”,而不是“安宁”。再进一步从“词义学”上说:休息,偏重于生物性的肉体;而安宁,则是指心理和精神状况;从汉语的通常搭配来说,一般不会说:“身体安宁”,也不会说:“精神休息”,而是说:“身体休息”,还有“精神安宁”。所以,我以为译解“rest”这个英词,“休息”要比“安宁”为好;而且,从“那时那地”的“文明程度”来分析,人们的意识和行为所侧重的:不是精神是否得到了安宁,而是身体是否能得到休息。当然,在身体得到“休息”的前提下,精神多少也能得到“安宁”,这二者不能截然分开,这里强调的是应有“主次之分”,至此,我不知道是否讲清楚了。

    我以为《开放的自我》一定讲清楚了,所以我一而再三地打开它,每一次都是收获,第35页:“我们总是生活在一个比我们自己更巨大的世界里面。并对它的巨大性作出不同的反应。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必须在自己的思想里把身体和地球结合在一起。”我和这个星球的结合,就是和它一起在太阳系的轨道上运行,而且是同步的,它没有超越我,我也没有超越它。

 

 

(12)

 

英译:Here is a call for the endurance of the saints,those who keep the commandments of God and hold fast to the faith of Jesus。

 

日译:神の戒めを守り、イエスに対する信仰を持ち続ける聖徒たちの忍耐はここにある。

 

我汉译:在这里,就要倡导圣人们的忍耐,那就是遵守上帝的戒律,坚守对耶稣的信念。

 

原汉译: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神诫命和耶稣真道的。  

 

(1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此段英译句中“here”,是起到“提示和强调”的“先头词”,句中的关键词是“call for”,即“倡导、要求”;但原汉译与日译都“无视”或“忽略”了这个关键词,似乎让“here”替代了,结果出现的的是:原汉译为“就在此”,日译为:“ここにある”;联系上下文来看,似通非通的,指代不清。比较我的汉译:“在这里,就要倡导……”,意思就明晰多了。

    头疼得厉害,那是风寒的作用,也是沙发上午睡的好处。必须吃药,还有看书,药力还未起效,书已打开,《开放的自我》,第82页:“因为每个人是独特的,所以每个自我的实现也必然是独特的。独特的读者,教训在于,圣贤是为你而用,而不是你为圣贤而用。他们所说的话是供你遵循或拒绝的指路牌、绿洲和出发点。你在创造生活中的主要任务是要用某种方式来满足你的基本动机,而这种方式也使别人可能满足他们的基本动机。如果你的倾向适应于某一个智者的倾向,你就会把他的言论当作你的言论,并且按照这些言论的方向发展你的生活。但即使这样只是指出了一个方向,因为详细拟定生活计划仍然是你的任务。你的方式必定是你自己的方式。”这就犹如你的头疼,也是独特的,因为别人不能替代你,所以只有你知道头是怎样疼起来的。也许你需要头疼,头疼就“应需而来”,不然你就感受不到人生的头疼。这就是你所创造的你,你所经历的头疼,正是其中一个组成部分。

 

 

(13)

 

英译:And I heard a voice from heaven saying,“Write this:Blessed are the dead who from now on die in the Lord。”“Yes,”says the Spirit,“they will rest from their labors,for their deeds follow them。”

 

日译:また私は、天からこう言っている声を聞いた。「書き記せ。「今から後、主にあって死ぬ死者は幸いである。」御霊も言われる。しかり。彼らはその労苦から解き放されて休むことができる。彼らの行ないは彼らについて行くからである。」

 

我汉译:这时,我听见来自天上的声音,说道:“记下来:从现在起,因上帝而死的、这种死将受到祝福。”这圣灵还说:“对了,他们还将从自己的辛劳中得到休息,因为他们辛劳的结果将跟随他们。”

 

原汉译: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1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这一句中:“on die in the Lord”,原汉译为:“在主里面而死”,难以理解。日译为:“主にあって死ぬ”,尚可理解;我的汉译为:“因上帝而死”,我以为“无需解释”。问题在于“在主里面”,已经成了讲道和书写的“惯用词”。如果说“在我里面”,可以视为:“在我身体里面”,那么引伸为:“在我怀里面”,恐怕就不妥当了,再进一程为:“在我心里面”,恐怕也相当勉强。怎么理解为好呢?把它看作一种“象征用词”,具有特殊涵义,作为现代语义学词汇,未尝不可;但我以为这是原汉译在当时“不知怎样译出才好”的一种“凑合”构词,属于拘泥于英语文法的“直译”,从字面上看,仿佛还说得过去,于是“相沿积习”,并在讲道和书写时,设法“自圆其说”。

若从英译文本和日译来看,显然都比原汉译要“严密而规整”。当然,也许不能说原汉译在“故弄玄虚”,以便“拔高神的地位”,但如果受到古代中国的那类“四书五经”的文风影响,恐怕难免“高深就是玄学”的倾向,而所谓玄学就是:“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的逻辑思维。这算什么逻辑思维?突然我想到过去曾经有过类似的“陈述”,但不能确定在哪一章,于是即刻停止表达。这能否算是对汉语成熟性的一种置疑?也就是说汉语发展到了“四书五经”时代,是否到了成熟阶段?汉语体系在长久的历史过程中是否有过成熟阶段?如果这种置疑成立的话,是不是属于对汉语体系的“一种批判性思维”?也许我想得太多,难免离谱,但既然有过这种“思想”,公开出来也算一种“我的认识”,至于你承认不承认,还得回到汉语体系的本身去探讨,这样才会有意义。

刚才做了礼拜回来,胸前挂着二朵玉兰花,一路哼唱着赞美诗第256首《爱的诗歌》。这首曲子的旋律,最近一直在脑中回旋,似乎随时就会脱口而出,但还处于断续杂乱的阶段,尤其是歌词,一句都完整不了;然而今晚的我,几乎全部的旋律都能琅琅上口,自得其乐,其乐融融,因为曲调确实动听、婉丽感人,自然而然就接受而陶醉,这是其他赞美诗还不能比较的“音乐美”。

其实,我的心情并不好,也没有人对我说:“我爱你!”但我知道:“上帝是爱我的”,而且“我也爱自己”;只不过我还不知道:我爱自己是否超过了上帝爱我?或者说:上帝爱我是否已经超过了我爱自己?我想做人不容易,那么,做上帝恐怕更不容易,因为他要爱所有的人。

还有一句英译:“they will rest from their labors,for their deeds follow them”,觉得很好理解,文法与修辞都不复杂;但原汉译为:“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就觉得语义不顺,怎么也不自然。再看日译为:“彼らはその労苦から解き放されて休むことができる。彼らの行ないは彼らについて行くからである”,那么一长句式,而且增添了“解き放されて”之语义,即“获得解放”;从“意译”来说,不必求全责备,但没有此义也“足够”了,何必增加“这种份量”呢!我的汉译为:“他们还将从自己的辛劳中得到休息,因为他们辛劳的结果将跟随他们”,尽管也可说“不尽人意”,因为说不上“英译般”的简练,但至少“平实顺畅”是具有的。

还有,原汉译中有一个“奇怪”的词语:“果效”,相对应的英词为:“deeds”。我不知道这个词的“发明”是不是来自梵文?查一查《宗教词典》,内有一个“果报”的专用名词,系梵文的意译,意思有所联系。再查《汉语大词典》,也没有这个词,却有“效果”,而我的汉译就采用此义为:“结果”。看来,原汉译很可能受到流行的“佛教术语”的影响,自创了一个“四不象”的词汇。从英词“deed”的词义来看,主要是:“行为、事实、功绩、实行、契约”等义,日译就采纳了“行为”之义。其实,如果完全撇开原来的词汇,不去进行任何形式的“直译”或“有所意译”的话,这句话的意思并不难理解,可以说不过是:“种什么得到什么”的“因果翻版”而已!所以说,比较下来,还是英译译得最好。

我有点兴奋,这是一种充实,原来词语比较还这么有趣。为了冷静下来好睡眠,又打开了《开放的自我》,我看到了这一段,就不管其他了,第105页:“哲学是人企图在理智上把他自己统一起来,看看他坚持的基本信念在哪里。探讨哲学就是探讨理智的统一。不再不加批判地和孤立地去坚持信念了;信念必须经受批判的考察,并且结合起来形成一贯的体系。基本信念的广泛性和系统性是理智哲学化的标志。”人的命运,就是由一定的“词语”决定的。越比较词语,词语就越抓住你的命运,你根本无法挣脱词语的世界,上帝就是最好的词语,也是最后的词语。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