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6章(17-21节)本章完  

2010-08-26 17:49:20|  分类: 《启示录》16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6章(17-21节)

 

(17~18)

 

英译:The sevength angel poured his bowl into the air,and a loud voice came out of the temple,from the throne,saying,“It is done!”And there came flashes of lightning,rumblings,peals of thunder,and a violent earthquake,such as had not occurred since people were upon the earth,so violent was that earthquake。

 

日译:第七の御使いが鉢を空中にぶちまけた。すると、大きな声が御座を出て、聖所の中から出て来て、「事は成就した。」と言った。すると、稲妻と声と雷鳴があり、大きな地震があった。この地震は人間が地上に住んで以来、かつてなかったほどのもので、それほどに大きな、強い地震であった。

 

我汉译:第七位使者把碗倒扣在空中,从那神殿里的王座上传出很大声音,说道:“就这样施行吧!”随即发出阵阵闪电,隆隆雷鸣,还有猛烈的地震;象这样猛烈的地震,自从大地上有人以来,还没有发生过。

 

原汉译: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声音从殿中的宝座上出来,说:“成了!”又有闪电、声音、雷轰、大地震,自从地上有人以来,没有这样大、这样厉害的地震。

 

(17~1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从修辞上进行比较,还是可以比出个“高低优劣”的,但我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却是方才“做礼拜”的情景。今晚去了新的教堂,一座有名的教堂,很长时间没去了,前往的兄弟姊妹更多,还要挤出座位让人,但感觉却不怎么样,难道是陌生的公共场所?也许是今日的赞美诗太“沉郁”,好像第一次听到,第六十六首《以马内利来临歌》,一再努力地跟唱,气氛不对头,还要捐款,传递捐款袋,还有信徒接受圣餐的仪式。我象往常那样作了记录,随后站在外面过于暗淡的走道上,在寒夜冷风中谛听四墙密布的爬山虎,犹如厚实的茅草,暖和着每一片红瓦,真的有点萧索,这是一片所谓的高档小区,我怎么啦?我骑着自行车返回家里,悄悄地关闭楼房大门。

    今晚,可以说很安静,没有地震的预兆,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天灾人祸”降临在我身上,但为什么我的赞美诗唱得那么“蹩脚”?我是尽心尽意地在歌唱、在熟悉每一个音符酿造的旋律,也许因为没有听到熟悉的钟声,这座教堂没有钟,上帝知道了也没告知我,不!这不是上帝的错,明明我该预知,因为我离得并不遥远。我看到有几颗小星在我和那座教堂之间闪亮,很微秒的动静,令人遐想的空间,可是我不愿多想什么,上帝究竟只有一个,但教堂会有很多很多,钟声也许只有一种,但却可能到处听得到,大多是随风飘来的,是你难以挑剔的,你接受这种钟声,如同接受自然风光。

    既然教堂的钟声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声音,那就让《格列弗游记》催我入睡吧!第176页:“我在旅行中曾在垂不尼亚王国逗留了一段时间。当地人管这个王国叫做兰敦。那里的人民大部分是侦探、见证人、告密者、上诉人、检举人、证人、发誓控告人和他们的爪牙。他们受正、副大臣的庇护、指挥和津贴。在这个王国里,制造阴谋的人都企图抬高自己的大政客身份,使一个摇摇欲坠的政府恢复元气,镇压或者转移群众的不满,把没收的财物填满自己的口袋,左右公众舆论尽量满足个人私利。他们先取得一致同意,决定控告哪些嫌疑分子图谋不轨;接着他们采取有效手段查获嫌疑犯的书信和文件,然后把这些人囚禁起来;文件则交给能够巧妙地找出文件中词、音节和字母的神秘意义的一伙能手。”太阴冷了!充满阳谋的世界,如同红地毯走入黑幕。我脚下的大陆,仿佛洪水一冲而过,太干净了,简直一尘不染。

 

 

(19)

 

英译:The great city was split into three parts,and the cities of the nations fell。God remembered great Babylon and gave her the wine-cup of the fury of his wrath。

 

日译:また、あの大きな都は三つに裂かれ、諸国の民の町々は倒れた。そして、大バビロンは、神の前に覚えられて、神の激しい怒りの葡萄酒の杯を与えられた。

 

我汉译:因而,那个大城就被裂为三部分,诸国的各城也都倒塌了。这是上帝想起了大巴比伦,而把充满愤怒的复仇酒杯给了它。

 

原汉译:那大城裂为三段,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神也想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

 

(19)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这句英译:“God remembered great Babylon and gave her the wine-cup of the fury of his wrath”,原汉译为:“神也想巴比伦大城来,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他”。我汉译为:“这是上帝想起了大巴比伦,而把充满愤怒的复仇酒杯给了它”。别以为两者意思差不多,其实差得很多。原汉译的“要把”,说明这个“递送酒杯的动作”还没做,这就前后矛盾了。因为真是“做了”这个动作,才毁了巴比伦城。我汉译的“给了它”,就建立了“酒杯与巴比伦城”的逻辑因果关系。再参照日译为:“そして、大バビロンは、神の前に覚えられて、神の激しい怒りの葡萄酒の杯を与えられた”。这只“盛满上帝愤怒的酒杯”,也是完成了“给予”的动作,而不是处于未完成状态。

我不由地想到,原汉译的译者也许是学会中文的外国传教士,但还没有很好地把握“汉语”,或者是所谓某国籍的华裔人士,还没有很好地掌握“母语”。也许这些都是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原汉译不过是另一种“译解”而已!难道今天我学会了“宽容”?难道这不是应该坚持的吗?我被自己的“思维错乱”搞糊涂了,难道我是那种容易怀疑自己的人吗?但我很会怀疑别人呀!看来我是不愿承认这是“另一种译解”。难道我还不了解自己吗?上帝只有一位,我也只有一个,但《启示录》的译解会有很多,这就是你所面临的现实。

今晚已是第三杯咖啡了,我好像还不知道兴奋是怎么回事,真糟糕!我要看书、看新的书,结果还是陈年老书,有包装纸的、发黄的、敲过藏书章的;还有一根不那么黑的长头发,不知道是不是二十年前留在书页中的。这本书叫《瘸腿魔鬼》(LE DIABLE BOITEUX),作者是法国人勒萨日(Lesage),第9页:“魔鬼接过来说:‘呃,你不知道我为甚么把你带到这里来吧;我有心让你在这高处看一看这一刻在马德里发生的各色各样的事情。我要用我的魔力把这些房顶揭掉,让屋里的情形透过黑夜清楚地显现在我们眼前。’说这话时他仅仅把右手伸了一伸,马上所有的房顶就都给揭掉了。这时,屋内的情景,就象在大白天一样,全让这学生看见了。”是的,我也看见了,看见了一切,但不是上帝所看见的一切,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其中一个场景特别动人:最下面是所有屋顶里面的人;再高一层是魔鬼和那个学生,还有我;再往上一层,就是上帝,这是最高层。可以说层次越高,看得越清楚;看得越清楚,也就越明白;由于明白了,所以才会全透明:犹如镜子玻璃做成的屋顶,最下层的只有抬头,才能看见自己的影像,而上面二层,则是透过这些单向可视镜子,纤毫不漏地看在眼里。

 

(20~21)

 

英译:And every island fled away,and no mountains were to be found;and huge hailstones,each weighing about a hundred pounds,dropped from heaven on people,until they cursed God for the plague of the hail,so fearful was that plague。

 

日译:島はすべて逃げ去り、山々は見えなくなった。また、一タランとほどの多きな雹が、人々の上に天から降って来た。人々は、この雹の災害のため、神にけがしごとを言った。その災害が非常に激しかったからである。

 

我汉译:所有的岛屿都消失了,再没有哪座山立得起来。还有异常巨大的冰雹,每一个约重一百英磅,从天上砸向人间;由于雹灾,人们就咒诅上帝,于是,这雹灾就显得极其可怕。

 

原汉译: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又有大雹子从天落在人身上,每一个约重一他连得(一他连得约有九十斤)。为这雹子的灾极大,人就亵渎神。

 

(20~2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这一句英译:“every island fled away,and no mountains were to be found”,原汉译为:“各海岛都逃避了,众山也不见了”,我汉译为:“所有的岛屿都消失了,再没有哪座山立得起来”。比较修辞效果,不难看出原汉译的“逃避”,这种“拟人化”比喻,因为不得体,反而显得“笨拙”。我汉译的“消失”,很自然地表现了“从有到无”的突然变化,使人容易接受;而且,原汉译的“山不见”,也不如我汉译的“山再也立不起来”所具有的“延续效果”。日译为:“島はすべて逃げ去り、山々は見えなくなった”,如同原汉译,看来也没有真正地懂得讲究“修辞效果”,只能遗憾。

    再看英译句中的“修辞运用”。如“hailstones 与hail”,两者都可译解为“冰雹”,但“hailstones”表明的是“物理性的自然冰雹”,而“hail”则强调“人为的神性因素”;因此,在句中先出现的是自然的“冰雹”,随后出现的是神性的“冰雹”。于是,表明前者的程度副词是“huge”,其义是:“巨大的、极大的、无限的”等;而表明后者的定语连词是“plague”,其义是:“瘟疫、灾祸、苦恼、麻烦”等。显而易见,后者的“plague”具有“精神性的瘟疫、人为性的灾祸”,而这些“人世间的惩罚”都是上帝的“所作所为”,这就是“神性的力量”。由此可见,英译的“词语搭配”是相当讲究“词语内涵”的;然而,汉语的词汇却难以表达“不同的冰雹”,无论原汉译还是我汉译,都只能表达出“同一的冰雹”,也就是只能使用“雹”这个“一字词”。

    另外还有。对于“a hundred pounds”,我汉译为:“一百英磅”,原汉译为:“一他连得”,而且还要加上“(一他连得约有九十斤)”的注解。我不知道原汉译是怎么把这个词语“音译”出来、又怎么“换算”出来的。不可思议的是,连日译也是如此音译,成了:“一タランと”,难道就不能译为“英镑”吗?日译词汇中,这个外来语还是有的,早就有了,为何那么死板?看来这不是“英译的译音”,而是其他语种的译音,是希腊语吗?还是拉丁语?或者希伯莱语?真是一个谜。反正不好,即便采用,“他连得”这种汉语译音“词语”也不能用,会叫我产生这种误觉:“他连得这种译音都处理不好”。“他连得”类似“上海方言”,“他”是“主语第三人称代词”。该“误觉”是一个完整陈述句。

    看些书吧!我在劝诱自己的心情转向过去喜爱的书籍。《瘸腿魔鬼》打开了,第240页:“我说,我要加以描写的首相大人是一个哀乐无动于衷、爱憎永不分明,从不怜悯别人也不生别人的气的人物,至少你可以说他只知一味追求财富、权力和爵位,除此以外他并没有其他欲望。他用言词来解决各种问题,但他却从不用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他不说实话则已,如果说实话,那他是在认为你一定会信以为真。他在背后痛骂一些人,实际上这些都是他最喜欢的人。如果他当面或对别人夸奖你,那你从这天起就要倒霉。最糟糕的是你得到了他的许诺;如果他在答应你的时候还发了什么誓,那就更糟了。遇到这种情形,聪明一些的人就会自行引退,没有什么指望了。”我觉得这是开玩笑,我也喜欢开玩笑,但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当起真来,所以还是开不起玩笑,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玩笑可言,都是一本三正经的人物,横亘在眼前,犹如向两头无限延伸的铁轨,扔一些石块上去,就会发出叮当的响声,若在山谷之中,还会发出若干不清不楚的回音,如果你觉得这就是有趣的话,你就跨过去,走向前,一直到你发觉自己已经消失在远方的某个角落。

    我又回到了应该认真的地方。对于英译句中:“until they cursed God for the plague of the hail,so fearful was that plague”,我以为“until”这个介词,没有用于否定句式,似乎造成逻辑不通。从整段句子分析,该引伸出“受到雹灾的人们,直到不再咒诅上帝,雹灾才会停止;然而,在上帝看来,实际并非这样。”而“so”作为连接词,具有递进程度关系,表明:“发生这样可怕的冰雹灾难,就是因为这些人不停止咒骂上帝”。我觉得这样理解并且译解是“合情合理”的,也该是“原始文本”的本义。我相信上帝认为我是对的,所以至今没有把任何份量的冰雹,从天上砸向人间,洞穿我的屋顶,和我的身体“亲密接触”。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