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8章(4-6节)  

2010-09-10 00:59:23|  分类: 《启示录》18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8章(4- 6节)

 

(4~5)

 

英译:     Then I heard another voice from heaven saying,

“Come out of her,my people,

so that you do not take part in her sins,

and so that you do not share in her plagues;

for her sins are heaped high as heaven,

and God has remembered her iniquities。

 

日译:それから、私は、天からのもう一つの声がこう言うのを聞いた。「わが民よ。この女から離れなさい。その罪にあずからないため、また、その災害を受けないためです。5、なぜなら、彼女の罪は積み重なって天にまで届き、神は彼女の不正を覚えておられるからです。

 

我汉译:    接着我听到天上传来另一个声音:

          “快离开她,我的子民,

             你们不要参予她的罪孽,

             也不要分享她的灾祸;

             因为她的罪孽已上达天上,

             上帝想起了她的不公正。”

 

原汉译:   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

           “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

              免得与她一同有罪,

              受她所受的灾殃;

             因她的罪恶滔天,

             她的不义,神已经想起来了。

 

(4~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这二行诗句:“so that you do not take part in her sins,and so that you do not share in her plagues”,一目了然,是二句“排比句式”,甚至也可说是一种“对仗句式”。即“so that”与“you do not”,二行诗句完全一样,接着“take part in”对应“share in”,最后是“her sins”对应“her plagues”。我以为英译文本可能基本忠实于“原始文本”的这种“表述形式”,是一种简单明了又可起到强化词义的“修辞手段”。但很可惜,原汉译的这二行诗句,不但本来的句式面目全非,而且句义也成了“意译”。比较二种汉译看一看,原汉译为:“免得与她一同有罪 \ 受她所受的灾殃”我汉译为:“你们不要参予她的罪孽 \ 也不要分享她的灾祸”。

对于其中的英词:“sin”的译解,我从“过失、罪过、罪孽”中选择了“罪孽”,感觉上“份量最重”,是否“加重”了呢?是否“越重越好”呢?我觉得汉译似乎总有这种“偏要加重”的倾向,这恐怕不是一种良好的译解。此外,还有这个词语:“share in”,我选择了“分享”,其实“分担”是否更“切实”一点呢?“分担”的词义,隐含着某种“同情”的教训意味,或者说具有劝说的“情感”,而“分享”用在这里,则是“露骨的讥讽”,这种“反嘲修辞”,尽管“刺激效果”很强,令人有“欣快”之感,但未必要比“分担”更具有“救赎性”,也就是说,替对方“着想”的词语,越是平易越有打动力,也就意味着越有“实质性效果”。联想了这么多,可见要译解得好,即便通过自己把关的闸门,也是很不容易的事。在大多数情况下,只能靠“留存”当时的选择,才能做比较,才能证明“推敲”是一个“选择和衡量”的过程。

再看看亚氏的《政治学》,我似乎有点上瘾了。这次,享受到了随手一翻就是这一页的快感,也就是完全随机的娱悦,第119页:“最流行的看法是,政体有两种形式,正如人们说风只有两种 —— 北风和南风,其他的风都是这两种风的偏转,如此政体也有两种,即平民当权的政体和寡头政体。由少数人执政的贵族政体可以被当作是寡头政体的某种变形,而所谓的共和政体也可以列入平民政体之中,就好比在各种方向的风中,西风可以看作是北风的偏转,东风可以看作是南风的偏转一样。”把政体比作风向,有多少风向就有多少政体,真有意思!任何风,总是能感觉到的,也是能够测量到的;任何政体也如此,光凭纸上文字,即便白纸黑字也没用,因为任何政体总是能够感受得到的,也是能够检验出来的。

那么,东风算什么政体呢?如果是共和政体,但感受到的却是凌厉无情的西伯利亚北风,那还会属于“为人民”的平民政体吗?如果这是貌似强大的东风,那就是寡头政体自己在唱“解放全人类”的独角戏。这出戏,所谓“东风压倒西风”的戏惨败以后,作为寡头政体的变形,少数人政体纷纷出洞,把这种少数人政体称作“贵族政体”,至少现在是不合适的,因为“贵族们”都被“北风”刮走了吹死了,所以称作“极权政体”比较恰当,也好理解。显然,真正的共和政体,只能是平民政体,是完全公选出来的,而“极权政体”,说它是一种“过渡政体”,都是很勉强的说辞,因为无论刮吹什么风,这风力总是为极权的特权阶层的权益尽力的,吹不暖绝大多数平民的心。

这时,我想到了这一段原汉译的一句:“因她的罪恶滔天”,英译是:“for her sins are heaped high as heaven”,我汉译为:“因为她的罪孽已上达天上”。原汉译的运气真好,正凑上“罪恶滔天”这一句“四字词组”,未尝不可。不过,我以为还是“不讨巧”为好,“罪孽已上达天上”,更为形象,更有说服性。为什么?原汉译的“滔天”,表明“罪恶”的程度之大,是累积的结果,还可能是听天由命的反映;而我汉译的“上达天上”,则是对“罪孽”的行动诉求,是一种具有主动性的抗争,往往说明精神觉醒的重要。因此,也许可以说:原汉译偏重于“对现实的客观表述”,而我汉译则偏重于“从精神到行动的过程”。

如此说来,也许并非套用“现成的就好”、并非“简短就是精练”、并非“精练就是最佳”。再参照日译来看,日译为:“彼女の罪は積み重なって天にまで届き”,可能日语没有现成的套用,也就采用“直译”,大致如我汉译。

 

 

(6)

 

英译:    Render to her as she herself has rendered,

              and repay her double for her deeds;

              mix a double draught for her in the cup she mixed。

 

日译:あなたがたは、彼女が支払ったものをそのまま彼女に返し、彼女の行ないに応じて二倍にして戻しなさい。彼女が混ぜ合わせた杯の中には、彼女のために二倍の量を混ぜ合わせなさい。

 

我汉译:   因而补给她的,如同她所提供的,

                 对她所做的,那就双倍偿还,

                再为她的混酒杯中添加双份。              

 

原汉译:   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

                按她所行的加倍地报应她,

                用她调酒的杯加倍地调给她喝。

 

(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只有三行的诗句,其内容却很值得探讨比较一番。先看第一句,英译为:“Render to her as she herself has rendered”,日译为:“彼女が支払ったものをそのまま彼女に返し”,其义为:她付出什么,就原样归还 ;我汉译为:“因而补给她的,如同她所提供的”,再看原汉译为:“她怎样待人,也要怎样待她”。相比较就很清楚,日译和我汉译基本按照英译的意思,可说是“直译”译解,而原汉译却是“另辟蹊径”,纯属“意译”译解。问题是,原汉译的这种“意译蹊径”,可取不可取,是否离题太远。

    从英译文本分析,显然不是“她与人”的关系,而是“她与上帝”的关系。表面看上去,这句话很通俗、很有哲理,可谓“一报还一报”,又可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映了《圣经》中有关上帝的论述。但很可能这是出于一种“想当然”的启示,是一种便于说明的“引伸义”,甚至可能是有意强化的一种“宣传图解”。如果说这句为:“她怎样待上帝,上帝也要怎样待她”,这才是可取的,因为译解出了“本义”。

    对于这一句的我汉译,我也觉得“不怎么样”,曾经考虑过不少句子,如“她拿出什么,就给她什么”,“如同她所放弃的,同样补偿于她”等。由于英词“render”的多义性,句中该词的先后出现,怎样把握为好,并非轻而易举。也许原汉译如此“意译”,也是一种不得已的“权且之举”,也属于一种并非意外的“解释权”,通行到现在,还不知可以延续到哪年哪月。

    今天的东南风特大,我都不能开窗,大寒之后,容易发冷,我需要热一点的感觉。那就看亚氏的《政治学》吧,真是越看越好看,如此清晰透彻,绝不拗口折腾人。第158页:“所有各类政体都奉行某种公正原则,但是以单纯意义上的公正原则而论,它们都是一种曲解。由于这一缘故,一旦人们在政体中未能象预期的那样享有分内的权力,他们就会联合起来发难。所有人之中,德行超群者起来发难是最合乎公道的,因为唯有他们才有最充足的理由要求单纯意义上的不平等,然而他们却是最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人。”说话,也是一种发难。当这种发难得不到充分的保护时,权力必然掌控在少数人手里,而这种权力因为得不到“言论的发难”,必定走向腐败之路。

    还是回到这一段的第二行诗句。英译为:“and repay her double for her deeds”,原汉译为:“按她所行的加倍地报应她”,日译为:“彼女の行ないに応じて二倍にして戻しなさい”。比较来看,原汉译的“报应”,一般用于“贬义”,若用“报答”,常用于“褒义”;而日译的相关词语“戻し”,可以说完全是“中性词”。对于英词:“repay”的不同译解,反映出译者的理解倾向,而这种“倾向”恐怕决定于对读者、或说接受者的“一种期待”。对原汉译来说,那就是接受已定的“价值判断”、或说“道德判断”,由此取消接受者的“自我判断”;对日译来说,它没有“强加”于接受者,由他们自己去作出“贬或褒、或中性”的判断。根据这样的比较,以及前后句的综合理解,我汉译为:“对她所做的,那就双倍偿还”,显然,我采用的是“中性处理法”,类似于日译。

    今天的太阳,尽管不是昨天的,但同样让人感觉温暖,因为寒冬的阳光实在叫人欢喜不已。在身体温暖中打开亚氏的《政治学》,实在是一种精神享受。但我不知道在这种难得的感觉中应该打开哪一页,那就这一页吧,第174页:“总起来看,无论是平民政体还是寡头政体,有时候它们并不向与之相对立的政体转变,而是变为同类政体中的另一种形式。譬如,奉行法制的平民政体和寡头政体可以向权力型的平民政体和寡头政体转变,而后两种形式的政体也可以向前两种转变。”当我几次把“寡头”误打出“罐头”后,这样的“音误”竟使我想到:寡头政体不就是一种“罐头政体”吗?它是自我封闭,即便打开盖子,也只是一头开放,它的构造和材料决定了外面的光线是穿不过去的,充其量是一些不规则的反射,因而空气自然是不流通的,而里面的东西一接触氧气,就特别容易发霉腐烂;换句话说,即便罐盖不打开,腐烂变质也只是个时间问题,到时,整个罐头哪有食用价值可言!都没用了,只能作为垃圾扔弃。

还是回到这一段的第三行诗句。英译为:“mix a double draught for her in the cup she mixed。”,原汉译为:“用她调酒的杯加倍地调给她喝”,我汉译为:“再为她的混酒杯中添加双份”。不妨比较一下两种汉译,对“酒杯”和“酒”的译解是不同的。原汉译为:“调酒的杯”,我汉译为:“混酒杯”,显然,原汉译只是为杯子作了“功能性定义”,而我汉译则为“杯中之物”作了“性质定义”,两者的侧重点是:原汉译强调“杯的功能”,我汉译强调“酒的性质”。

值得一说,甚至可能有趣的是:英译句中的词语“draught”,是个惯用的“喝酒短语”,在这里不具有其他意思;无论原汉译还是我汉译,都具有“混酒易醉”的潜在含义,原汉译是通过“调酒”来产生这层意义,我汉译是直接指明这就是“混酒”;在这点上,两汉译可谓“异曲同工”,好坏如何,因人而异。再看看日译为:“彼女が混ぜ合わせた杯の中には、彼女のために二倍の量を混ぜ合わせなさい”,不但句子长得多,而且句义表达也有所不同,直译为:“在她的混(酒)杯中,为她再混入两倍的量”。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