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8章(7-11节)  

2010-09-16 01:00:23|  分类: 《启示录》18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8章(7-11节)

  

             (7)

 

英译:     As she glorified herself and lived luxuriously,

                so give her a like measure of torment and grief。

                Since in her heart she says,

              ‘I rule as a queen;

                 I am no widow,

                 and I will never see grief,’

 

日译:彼女が自分を誇り、好色にふけったと同じだけの苦しみと悲しみとを、彼女に与えなさい。彼女は心の中で、「私は女王の座に着いている者であり、やもめではないから、悲しみを知らない。」と言うからです。

 

我汉译:   正如她生活奢华来炫耀自己,

                 她将得到同等的痛苦和悲哀。

                 她在心里这么说道:

             ‘我象皇后那样进行统治,

               可不是那种寡妇,

              绝不会经历不幸。’

 

原汉译:   她怎样荣耀自己,怎样奢华,

                 也当叫她照样痛苦悲哀,

                因她心里说:

            ‘我坐了皇后的位,

                并不是寡妇,

                决不至于悲哀。’

 

(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的六行诗句,两种汉译逐句比较的话,第一第二句差异最显著,原汉译为:“她怎样荣耀自己,怎样奢华,\ 也当叫她照样痛苦悲哀”,我汉译为:“正如她生活奢华来炫耀自己,\ 她将得到同等的痛苦和悲哀”。从句义、文采和流畅方面来比较,我汉译略高一筹。

此外,第四行的原汉译为:“我坐了皇后的位”,我汉译为:“我象皇后那样进行统治”,关键词在于“rule”这个英词的译解。参照词源,即便中古英语和拉丁语,也没有“皇位”的直接用法,主要用于“规则”和“统治”之义。当然,皇位也可以说意味着“统治”,是“统治者”的象征。我以为原汉译之所以选用“皇后”,恐怕同后面一行中的“寡妇”有关联,以便该词的出现,不会显得太突兀,前后有个“女性她”在起照应作用。再比较日译为:“私は女王の座に着いている者であり”,译解如同原汉译,看来也是出于照应之后的“やもめ”该日词鳏寡通用。

当我问自己:现在看什么书呢?似乎眼前一亮,那是最近才翻出来的旧书《裸猿》(THE NAKED APE),作者是英国人D·莫利斯(Desmond Morris),将近二十年的藏书,纸张装帧都不行,但内容实在叫人刮目相看。第103页:“一切哺乳类都有强烈的探索冲动,不过对其中一些哺乳类来说,这一冲动尤为重要。探索对各种哺乳类的重要性,主要取决于它们在进化过程中所达到的专门化程度。如果它们在进化中把全部力量用来完善一种特别专一的生存手段,它们就不必麻烦去管纷繁复杂的周围世界。”一点不抽象,问题是裸猿的探索是否已经停止了。没有,我喜欢这种断然的口气,确实没有。今天,我重看这本书,就是一种再探索的行为。裸猿,现在不能进化出黑猩猩,却能复制出黑猩猩,还能复制自己,犹如铜镜中的自己。我,并不害怕看到这样的自己。

 

 

(8)

 

英译:     therefore her plagues will come in a single day ——

 pestilence and mourning and famine ——

and she will be burned with fire;

for mighty is the Lord God who judges her。”                

 

日译:それゆえ一日のうちに、さまざまの災害、すなわち死病、悲しみ、飢えが彼女を襲い、彼女は火で焼き尽くされます。彼女を裁く神である主は力の強い方だからです。

 

我汉译      因此她的灾祸将在那一天来到,

            —— 瘟疫和送葬,还有饥荒,

            而她就会被大火燃烧,

            显示这威力的是主,就是审判她的上帝。”

           

 

原汉译:   所以在一天之内,

她的灾殃要一起来到,

就是死亡、悲哀、饥荒。

她又要被火烧尽了,

因为审判她的主 神大有能力。”

 

(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由于现行《圣经》的排版缘故,英译的诗行可能发生变动,比“原始文本”或多或少了,因此,这一段的原汉译比英译多出一行,也就不作“计较”了。这一段的译解,两种汉译要作比较的话,看来还是“词语的精选”不同。

    在表达“灾祸”将要造成怎样的恶果时,原汉译为:“就是死亡、悲哀、饥荒”,我汉译为:“瘟疫和送葬,还有饥饿”。二者差别在于:原汉译的“死亡”与我汉译的“瘟疫”,造成的恐怖性大不相同;前者可指代“个体”和“群体”,后者只能是“群体”,而且几乎可说意味着“大群体”,甚至“整体灭绝”。

此外,原汉译的“死亡”与“悲哀”的词语搭配,同我汉译的“瘟疫和送葬”,也不能“同日而语”。死亡就悲哀,可以说是一种“自然情感”的表露,能够适用的场合很多,不具有特殊性;而我汉译的“瘟疫和送葬”,那就绝非“普通场景”,而是一种非常令人惊骇的“沉重压力”,也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心理暴露”,更是无法得到宣泄的“情感窒息”。再比较英译文本为:“pestilence and mourning and famine”,显然,我汉译更为“切近”,处理也更“妥善”。

再比较最后一句,原汉译为:“因为审判她的主 神大有能力”,我汉译为:“显示这威力的是主,就是审判她的上帝”。原汉译的“大有能力”,显得就“平而弱”,而我汉译的“显示这威力”,就其震慑力来说,强大得多。这是因为词语的内在性,通过联想作用,使得“词义”发生了变化,所谓“大有能力”不见得“大”,“显示这威力”却真有“威力”。

我有点疲累了,透过窗玻璃,一些多年生木本花草,在午后的阳光中摇曳,眼前有些光点在闪烁,四周很静,只有钟跳的声音。还是这本《裸猿》,第126页:“在一切高等动物的生活之中,都有这种强烈的倾向 —— 仪式化战斗的倾向。威胁和反威胁在极大程度上取代了实际的战斗。拼死的斗争当然仍时有发生,但那只是最后的一手。只有攻击信号和反攻击信号未能解决争端,才会诉诸最后手段。”既然上帝创造了万物,自然他也懂得“威力”要比“能力”大。我很想做上帝的汉语翻译,但谁来批准呢?资格证书掌握在上帝手中。

 

 

(9)

 

英译:And the kings of the earth,who committed fornication and lived in luxury with her,will weep and wail over her when they see the smoke of her burning;

 

日译:彼女と不品行を行ない、好色にふけった地上の王たちは、彼女が火で焼かれる煙を見ると、彼女のことで泣き、悲しみます。

 

我汉译:尘世的君王们,与她一起过着奢华生活,沉溺于淫乱,当他们看见焚烧她的烟火时,就会为她哭泣而悲叹。

 

原汉译:地上的君王,素来与她行淫,一同奢华的,看见烧她的烟,就必为她哭泣哀号。

 

(9)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一改诗体、作为散文体来表达,正合日译的心思,当然我也没意见,只要文体搭配得好,就能起到“相得益彰”的作用。这一段的内容,似乎也是“熟悉不过”,修饰性的词语无非是:奢华,淫乱,焚烧,哭泣,悲哀;日译,原汉译和我汉译,句中词序有所不同,但也变不出什么花样,达意顺畅即可。

    那就再看《裸猿》吧。第64页:“在现代城市生活的表象之下,人还是原来那个裸猿。只不过是各种名目发生了变化:‘狩猎’现在读作‘工作’,‘猎场’现在读作‘公共场所’,‘居所’读作‘住宅’,‘配偶关系’读作‘婚姻’,‘性伙伴’读作‘妻子’等等。”这时,我才发觉,我这个裸猿,没有猎场可以狩猎,也没有居所建立配偶关系,因为没有性伙伴,因为没有人承认我是一只裸猿。

 

 

(10)

 

英译:    they will stand far off,in fear of her torment,and say,

   “Alas,alas,the great city,

Babylon,the mighty city!

For in one hour your judgment has come。”

 

日译:彼らは、彼女の苦しみを恐れたために、遠く離れて立っていて、こう言います。「災いが来た。災いが来た。大きな都よ。力強い都、バビロンよ。あなたの裁きは、一瞬のうちに来た。」

 

我汉译:由于恐惧她的痛苦,他们站得远远的,说道:

              “倒霉呀倒霉,这个大城,

巴比伦,这个庞大都市!

这么短的时间,你的惩罚就已来到。”

 

原汉译: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地站着说:“哀哉,哀哉!

            巴比伦大城,坚固的城啊,

            一时之间你的刑罚就来到了。”

 

(10)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诗句中的语气感叹词“alas ,alas”的译解,日译、原汉译和我汉译,都没有进行“音译”,原汉译为:“哀哉,哀哉!”,我汉译为:“倒霉呀倒霉”,日译为:“災いが来た。災いが来た”,汉译为:“灾难来了,灾难来了”。看来,对“alas”的音译是表达不出“哀伤”之类的情绪感受,因而二种汉译和日译都采用了“意译”。

   相对来说,原汉译用“哀哉”直接表达了“哀情”,几乎算得上“直译”,但同前后句的语言“不协调”,文言与现代汉语的“搭配不良”,使得别扭不畅,破坏了“文字感受”。我汉译着重词语的“传情达意”,“倒霉呀”既表达了“哀情”,也传达了“惋惜”,还可从中感受到“是她倒霉,而不是我,最好我们不倒霉”的潜在词义,这就丰富了词义,增强了表达力。至于日译,则用了一个具有祈使感的断定性短句:“灾难来了”。这就未免“夸张”或说“矫情”了,而且“灾难”这个词语用得“过滥”,总之“不合适”。

   再进一步比较来看。原汉译的“哀哉”与日译的“灾难来了”,从词义的感受上都可说从属于“单方向”的,也就是指称“对方”、也即“她”(巴比伦);而我汉译的“倒霉呀”却是“双方向”的、或说“可逆”的,也就是在指称“对方”的同时,也在“庆幸”自己现在没倒霉、也在“感叹”自己“最终”是否会象巴比伦一样下场。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词义感受”。

   接着,再感受一下《裸猿》吧!第152页:“第四条出路是改进对战争的理性控制。有人认为,既然智慧使人陷入混乱不堪的境地,智慧也可以使我们摆脱困境。不幸的是,就保卫领地之类的问题而言,我们的高级脑中枢太脆弱,很容易受低级神经冲动的驱使。理性控制的作用仅限于此。作为最后一着,它是不可靠的。一次无理性的、情绪激动的行动,可以使理性的一切成就前功尽弃、化为乌有。”甚至一个控制不住的哈欠,都会吓跑毫不知情的雀鸟,而你的任何宠物,也不见得懂得欣赏。但当你肚子饿的时候,即便不是吃饭时间,你也会出门走向各种小吃店。

 

 

(11)

 

英译:And the merchants of the earth weep and mourn for her,since no one buys their cargo anymore,

 

日译:また、地上の商人たちは彼女のことで泣き悲しみます。最早彼らの商品を買う者がだれもいないからです。

 

我汉译:随后,尘世的商人们哭泣着哀悼她,因为再也没有人购买他们的货物了。

 

原汉译:地上的客商也都为她哭泣悲哀,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

 

(1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突然发现,对于前面几段表示“哀情悲伤”的不同英词,原汉译几乎都用“悲哀”来译解,我汉译则各不相同。往前查看一下,果然是这样:第七段中“grief”,原汉译为:“悲哀”,我汉译为:“悲哀”;第八段中“mourning”,原汉译为:“悲哀”,我汉译为:“送葬”;第九段中“wail”,原汉译为:“哀号”,我汉译为:“悲叹”;第十段中“mourn for”,原汉译为:“悲哀”,我汉译为:“哀悼”。日译也存在原汉译的这种译解状况:第七段为:“悲しみ”第八段为:“悲しみ”,第九段为:“泣き悲しみ”,第十段为:“泣き悲しみ”。难道汉语词汇和日语词汇真的都这么贫乏可怜吗?看来,还是译者缺少前后对比的“仔细斟酌”所致,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英译文本已经考虑到这一点,即便“原始文本”的词汇太一致的话,也要设法“补拙”,增加诗意性文采。

       《裸猿》中的这一段,早就忘了,不知怎么又翻了出来,第152页:“另一条出路是使各种社会群体成员的爱国心淡化。但是,这一办法与我们人类根本的生物属性是绝然对立的。一个方向的联盟可以很快形成,另一个方向上的联盟也可以很快破裂。可是,人类天生结成排他性社会集团的倾向,是无法根除的,除非我们的基因构成发生了重大的改变。然而,重大的基因变化自然又会使我们复杂的社会结构土崩瓦解。”猿猴,终于进化成了裸猿,终于爬下树来直立行走,但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同上帝良好沟通,不然通天塔早就完工了。但是,这到底是语言太丰富还是太贫乏造成的呢?谁在幻想“统一的语言文字”呢?上帝是喜欢给人类出难题的,因为人类喜欢解答,而我喜欢比较式译解。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