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8章(12-17节)  

2010-09-17 18:10:44|  分类: 《启示录》18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8章(12-17节)

 

(12~13)

 

英译:cargo of gold,silver,jewels and pearls,fine linen,purple,silk and scarlet,all kinds of scented wood,all articles of ivory,all articles of costly wood,bronze,iron,and marble,cinnamon,spice,incense,myrrh,frankincense,wine,olive oil,choice flour and wheat,cattle and sheep,horses and chariots,slaves-and human lives(human bodies and souls)。Live live

 

 

日译:商品とは、金、銀、宝石、真珠、麻布、紫布、絹、緋布、香木、さまざまの象牙、細工、高価な木や銅や鉄や大理石で造ったあらゆる種類の器具、また、肉桂、香料、香、香油、乳香、葡萄酒、オリーブ油、麦粉、麦、牛、羊、それに馬、車、奴隷、また人の命です。

 

我汉译:这些货物是:黄金,银子,宝石和珍珠;还有精细的亚麻布,丝绸,紫色和猩红布料;以及各种香木,各种象牙制品,各种珍贵的木制品;还有青铜器,铁器和大理石器物;此外,还有桂皮,香料,熏香,没药,乳香,葡萄酒,橄榄油;还有精细面粉和小麦,牛和羊,马和二轮战车,人的身体和灵魂。

 

原汉译:这货物就是金、银、宝石、珍珠、细麻布、紫色料、绸子、朱红色料、各样香木、各样象牙的器皿,各样极宝贵的木头和铜、铁、汉白玉的器皿,并肉桂、豆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细面、麦子、牛、羊、车、马和奴仆、人口。

 

(12~1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大段中,几乎全是物品的专用名词,而且还是那时的人所认为的高级物品,有些无所谓生命,有些可是活生生的,其中当然少不了可有可无的奢侈品。对两种汉译有兴致的话,仔细辨认,还是有词语的连接和选择的差别以及“优劣”;着重想挑剔的是日译。对于英词:“fine linen”,日译为:“麻布”,麻布毕竟还有粗细之分,好坏那就不用说了。原汉译为:“细麻布”,我汉译为:“精细的亚麻布”。还有英词:“all kinds of scented wood”日译为:“香木”,香木岂止一种!原汉译为:“各样香木”,我汉译为:“各种香木”。

    值得比较一番的是最后的“物品”:人。英译为:“slaves-and human lives(human bodies and souls)”,括号内是另一种英译。日译为:“奴隷、また人の命”,直译为:“奴隶和人的生命”;原汉译为:“奴仆,人口”;我汉译为:“人的身体和灵魂”。日译和原汉译,是对第一种英译的译解,我汉译是对括号内的英译的译解。孰好孰坏?我不想为判断而作这种比较,而是分析各自的取舍。

日译的“奴隶”,不言而喻,那时是可以自由买卖的“商品”,那“人的生命”指代什么呢?是否指代出售“自由”的平民呢?或者替代他人去死的“人命”呢?这里排除“俘虏”,因为俘虏一般都降为“奴隶”供役使。再说原汉译的“奴仆”,看来该是“奴隶”的身份,在过“仆人”的生活;那“人口”怎么理解呢?是那时“各国”户籍中的“人口”含义吗?问题是:作为“自由民”或“平民”,他在这张“商品目录”中怎样成为“商品”的?这是指代“买卖劳动产品”吗?看来不是。

最后,说到我汉译的“人的身体”,显然这是“奴隶这种劳动力商品”的特指;“奇妙”的是,其次的商品是“人的灵魂”。那时,人的灵魂怎么会成为“商品”的、而且还是“高级商品”?选择这第二种英译的诱惑就在这里。我以为这同“宗教信仰”有关,看不见摸不着的“人的灵魂”,可以用某些仪式和象征物来表达。如果骷髅象征灵魂,那么买卖骷髅,就是买卖灵魂;于是,作为灵魂象征物的骷髅就成了可以自由买卖的“商品”。

我设法找出了这本书《逃避自由》(未刊载原书名文字),作者是德裔美国人弗洛姆(Frich Fromn),第98页:“我们所谓的虐待狂是否与渴望权力的意思一样?我们的答复是不一定,但却是虐待狂最显著的现象之一,霍布斯认为权力是人类行为的基本动机,近几世纪来,由于法律和道德对权力的遏制,使得这种说法更加有份量。法西斯主义兴起后,权力欲望表现到最高点,成百万的人民之被压迫,成为胜利者力量的标志,超越他人的权力变成纯物质观的优越力量,如我有权杀人,我就是其中之强者,但是就心理上的意识,权利的欲望并非根源于力量而是来自懦弱,它表示了人不能靠独自生存。因为丧失了此真正的能力而翼求于其他的力量。”我想到了商品中最值钱的商品“权力”,这才是寻找这本书的“动机”,这时我明白了自己,现在我有“权力”重新翻阅这本书。

 

 

(14)

 

英译: “The fruit fou which your soul longed

has gone from you,

and all your dainties and your splendor

are lost to you,

never to be found again!”

 

日译:また、あなたの心の望みである熟した果物は、あなたから遠さかってしみい、あらゆる派手な物、華やかな物は消えうせて、最早、決してそれらの物を見出す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我汉译: “一直抓你心的成熟果子

               已经离你而去,

               所有的珍肴和辉煌

               对你来说也已失去,

               一切都不复返了!”

           

原汉译:    巴比伦哪,

            你所贪爱的果子离开了你,

            你一切的珍馐美味

            和华美的物件也从你中间毁灭,

            决不能再见了。

 

(1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英译的第一第二行诗句,还是可以比较一下。英译为:“The fruit fou which your soul longed  \  has gone from you”,原汉译为二行并一行:“你所贪爱的果子离开了你”,我汉译为:“一直抓你心的成熟果子 \  已经离你而去”。对英词“fruit”,原汉译为:“果子”,我汉译为:“成熟果子”,这“成熟”的定语是否多此一举呢?参照日译为:“熟した果物”,其译解如同我汉译。按通常说法,能够吃的水果总是成熟的,因此原汉译的“果子”是不言而喻的“熟了”,但严密地说,有些“青果”就不是“熟了”,却很好吃;还有不少水果,还未熟就摘下,如香蕉、葡萄等。当然,诗句中的“果子”是种比喻,正因为比喻,避免歧义,采用“定语直译”也许更好,这样也就排除了“不熟之果”混入其中。再从英词其义来看,“果实”的含义应该是“熟了”。

进一步,原汉译把这“果子”的性质译解为“贪爱的”,我很喜欢这个“意译”,觉得很精彩。我曾试图译解出更好的,如“你所巴望的”,“长久以来占据你心的”等,最后,无奈采用了比较直译的“抓你心的”。再比较一下日译为:“あなたの心の望み”,其义为“你心之所望”,也比较直译。如果把这英词的引伸义、即“子女”的比喻,再比较开来,那这一段可能就“没完没了”,这可不是我所希望出现的情况。其实,比较分析到现在这一步,也可算足够了。

也许我有点急于要把《逃避自由》中的这一段“公之于你”,第108页:“我们只要稍加注意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便会看到很多破坏的现象。大多数的破坏现象是不被人们视作为破坏的,相反的,人们用各种方法,使这些破坏行为合理化。人们经常用爱、责任、良知、爱国主义等等字眼,来掩饰他们的破坏行为”。其中,“爱国主义”这个字眼的破坏性最大、也最可怕,因为一旦它被专制政权所刻意利用,极端发挥,强制宣传,那整个国家和人民就会在“自我破坏”中最终“毁灭自己”。这是用不着举例的。

 

 

(15~17)

 

英译:The merchants of these wares,who gained wealth from her,will stand far off,in fear of her torment,weeping and mourning aloud,

     “Alas,alas,the graet city,

clothed in fine linen,

in purple and scarlet,

adorned with gold,

with jewels,and with pearls!

 For in one hour all this wealth has been laid waste!”

 

日译:これらの物を商って彼女から富を得ていた商人たちは、彼女の苦しみを恐れたために、遠く離れて立っていて、泣き悲しんで、言います。「災いがきた。災いがきた。麻布、紫布、緋布を着て、金、宝石、真珠を飾りにしていた大きな都よ。17、あれほどの富が、一瞬のうちに荒れ廃れてしまった。」

 

我汉译:以这些货物从她那里发财的商人们,因为恐惧她的痛苦,站得远远的,他们哭泣着大声哀悼:

               “不幸呀不幸,这个大城,

身穿精美的麻布衣,

又是猩红又是紫色,

尽用黄金、宝石、珍珠来装扮!

谁知一瞬间,所有的财富化为灰烬!”

 

原汉译:贩卖这些货物、籍着她发了财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远远地站着哭泣悲哀,说:

              “哀哉,哀哉,这大城啊!

素常穿着细麻、

紫色、朱红色的衣服,

又用金子、宝石和珍珠为妆饰。

 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

 

(15~17)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这一段诗句中出现的英译感叹词“alas”,原汉译依然为:“哀哉”,日译依然为:“災いがきた”,汉译为:“灾难来了”。我汉译却改为:“不幸呀”。比较与分析,前面已经表达过;之所以我汉译不同,因为直到现在我还这样认为:译解同样的词语,在不同的情况下,可以译出不同的汉语,其词义和情绪转达也许更好。

    再看这一段英译诗行的最后一句:“For in one hour all this wealth has been laid waste!”,原汉译为:“一时之间,这么大的富厚就归于无有了。”,我汉译为:“谁知一瞬间,所有的财富化为灰烬!”。谁优谁劣是鲜明的,问题是为什么会优会劣?这就必须结合前提来说。她,也就是巴比伦,是被天火烧毁的。我汉译之所以用“化为灰烬”的道理就在这里,而原汉译的“归于无有”就有点“不着边际”了,尽管“结果”一样,也就是不能说“错”了。再比较日译为:“荒れ廃れてしまった”,也没有直接体现“火烧”的结局,而是展现荒凉的景象;从英词“waste”其义来说,也许日译最接近,称得上“直译”。

    我想看书,我的肩周炎太痛了!我简直坐不住了。终于我看到了《逃避自由》中的这一段,第49页:“我们一定要记住,这种怀疑的性质:它不是一种由于思想自由而产生的理性怀疑,敢去质疑已成定案的看法。这是一种由个人孤立与无权力而产生的非理性的怀疑,这个人对世界抱着焦虑与仇恨的态度。合理的答案决不能治愈这种非理性的怀疑。唯有当个人成为一个有意义的世界的一部分时,这种非理性的怀疑才会消失。”这时,我无法制止一个懒腰加一个哈欠,尽管这不是我的思维极限标志,但至少我在强迫自己“坚持下去”。阳光已是西边的照射,如同身边的台灯,几乎感觉不到大寒的暖和。我思念咖啡馆的暖和气味,但又觉得时间早了点,我用拳头敲打右肩,这不是按摩,而是以毒攻毒,这同信仰无关,谁说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