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8章(18-20节)  

2010-09-26 01:28:57|  分类: 《启示录》18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8章(18-20节)

 

(18)

 

英译:And all shipmasters and seafarers,sailors and all whose trade is on the sea,stood far off  and cried out as they saw the smoke of her burning,

    “What city was like the great city?”

 

日译:また、すべての船長、すべての船客、水夫、海で働く者たちも、遠く離れて立っていて、彼女が焼かれる煙を見て、叫んで言いました。「このすばらしい都のような所がほかにあろうか。」

 

我汉译:还有,所有的船长和乘客,以及水手们和所有海上作业者,都离得很远站着,当他们看见燃烧她的烟火时,就喊叫起来:

        “还有什么城能象这个大城呢?”

 

原汉译:凡船主和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都远远地站着,看见烧她的烟,就喊着说:“有何城能比这大城呢?”

 

(1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若是比较这一句的两种汉译,原汉译为:“凡船主和坐船往各处去的并众水手,连所有靠海为业的”,我汉译为:“所有的船长和乘客,以及水手们和所有海上作业者”,孰好孰坏,看来也不必啰嗦了。而我想比较分析的是其中的词语,英词为:“shipmasters”,原汉译为:“船主”,我汉译为:“船长”。对“船主”的理解,恐怕着重于“是船的所有者或称老板”,而“船长”则是“指挥船航行的最高责任者”。从英词词义来看,既可以是前者,也可以是后者;但从当时的海上贸易来估量,是船主未必是船长,这也就意味着船长往往是雇佣的;而船长有可能是船主,海盗船大致如此。由此分析,从船上远远观望巴比伦焚烧的情况下,作为船长更为合适,显然要领先于船主,但从实际利益来说,巴比伦的毁灭造成船主的“损失”要大于受雇的船长。权衡之下,从通俗角度考虑,我汉译采用了“船长”。再比较日译,也是“船长”,或许也是出于我汉译的这种考虑:在英译文本表达的当时情况下,译解“船长”比“船主”更为恰当。

    看一看《逃避自由》吧,疼痛难忍的肩周炎搅得我心烦意乱,楼上又有装修房屋的噪音,我也不知可以逃到哪儿去。第65页:“我们发现,从宗教改革时期以至目前,现代人在生活中开口闭口,离不开‘责任’,其实,这种责任感带有强烈地仇恨自己的色彩。‘良知’是驱策奴隶工具,它驱使人自以为是按照自己的希望与目标而活动,其实,这些希望与目标不过是外在社会要求的‘普遍化’而已。‘良知’残忍而无情地驱策着人,禁止他享受乐趣和幸福,使人的整个生活作为某种神秘罪恶的补偿。‘良知’也是‘内心苦行理论’的根据,而在早期的加尔文教义及以后的清教教义中,内心苦行理论是其明显的一个特色。由仇恨而产生的现代的这种谦虚与责任感,所表现出来的则是:谦虚中带有轻视他人的意味,而自以为是代替可爱与怜悯。真正的谦虚,及真正的责任感是不能这样的。但是,自辱与自我否定的‘良知’不过是敌意的一面而已;另一方面就是轻视他人,和仇恨他人。”太长了,我一再想截短些,却不知怎样下手为好,其实,也许索性不引用最好。这是肩周炎的发作,一种肉体症状的爆发,还是妥协吧,为了减缓痛苦。

 

 

(19)

 

英译:And they threw dust on their heads,as they wept and mourned,crying out,

    “Alas ,alas,the great city,

where all who had ships at sea

grew rich by her wealth!

For in one hour she has been laid waste。

 

日译:それから、彼らは、頭に塵を被って、なき悲しみ、叫んで言いました。「災いがきた。災いが来た。大きな都よ。海に舟を持つ者はみな、この都の奢りによって富を得ていたのに、それが一瞬のうちに荒れ廃れるとは。」

 

我汉译:接着,他们在哭泣和哀伤时,又把(落下的)灰烬撒在自己头上,并且叫喊道:

           “遭难呀遭难,这个大城,

所有在海上的船只

都因她的富裕而发财!

但好景太短,她已化为灰烬。”

 

原汉译:他们又把尘土撒在头上,哭泣悲哀,喊着说:

      “哀哉,哀哉,这大城啊!”

        凡有船在海中的,

        都因她的珍宝成了富足,

        她在一时之间就成了荒场。

 

(19)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的这一句:“they threw dust on their heads”,原汉译为:“他们又把尘土撒在头上”,我汉译为:“他们 … 又把(落下的)灰烬撒在自己头上”。原汉译属于直译,既通顺也没错。为什么我汉译要以如此意译“突一角”呢?我以为这里的“dust”,不是原先地上的尘土,而是她(巴比伦)焚烧时向四周飘散坠落的尘土,也就是灰烬。他们把这些灰烬撒在自己头上,是一种无意识动作,也许出于某种当时的“祭祀”,或者“避邪禳灾”习惯。再比较日译来看,“彼らは、頭に塵を被って”,如同原汉译,显现不出“塵”(尘土)的来源,是过于简单化的表达。

    今日立春,真是好时光,气温大降,又是假日,然而,肩周炎疼得我平放不了胳膊,抬起来更为酸痛,这是怎么啦!可惜,我的左手代替不了右手,昂贵的进口止痛药还在涨价,连续三周也不起作用,但这种苦痛与巴比伦不能比较,因为她是上帝的意思,而我是人间的意思。

    刚才还有一句短语,不能遗漏过去。对了,就是它:“For in one hour”,它已出现三次,怪不得这么眼熟。原汉译全译为:“在一时之间”,日译也全译为:“一瞬のうちに”,汉译为:“在一瞬之间”,这样的直译,当然不能说错,但我并不想照办。我以为可以按照每一段的不同语境,意译为不同的词语:第10段中:“这么短的时间”;第15-17段中:“谁知一瞬间”;第19段中:“但好景太短”。在译解中,尽量避免词语的死板套用,这是丰富词语表达力的很重要环节,决不能粗心大意,无动于衷。

    我已经有点畏惧《逃避自由》了,因为很难逃避它的追逐。这是最后一次,看在肩周炎的份上,写作能够暂时忘记痛苦。第111页:“这个逃避现实的心理机制,是大多数正常人在现代社会中所发现的解决办法。简而言之,就是:个人不再是他自己,他完全承袭了文化模式所给予他的那种人格。因此他就和所有其他的人一样,并且变得就和他人所期望的一样。这样,‘我’与世界之间的矛盾就消失了,然后,对孤独与无权力的恐惧感也消失了。这种心理机构宛如某些动物的保护色。他们看起来,与他们的周围环境那么相似,以致于他们几乎和周围的环境,没有什么区别,一个人放弃了他独有的个性,变得和周围的人一模一样,便不再感到孤独和焦虑。”是吗?作为人的生存保护色,肯定比任何动物高级有效,同时也就付出了相应的代价。长期写作,引起了肩周炎的发作,为了减缓和忘记这种难忍的疼痛,又必须坚持每天写作。

 

 

(20)

 

英译:    Rejoice over her,O heaven,

you saints and apostles and prophets!

For God has given judgment for you against her。”

 

日译:おお、天よ、聖徒たちよ、使徒たちよ、預言者たちよ。この都のことで喜びなさい。神は、あなたがたのために、この都に裁きを宣告されたからです。

 

我汉译:       上天哪,让你的众圣人和众使徒

               还有众先知都为她而欢快吧!

               因为上帝已经替你们审判了她。

 

原汉译:        天哪,众圣徒、众使徒、

       众先知啊!

       你们都要因她欢喜,

       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

 

 

(20)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小段诗行中的最后一句,英译为:“For God has given judgment for you against her”,原汉译为:“因为,神已经在她身上伸了你们的冤”,我汉译为:“因为上帝已经替你们审判了她”。我不知道原汉译为什么要把“has given judgment”译解为“伸了冤”,这种“意译”不可取,因为前文并没有出现“伸冤的内容”,难免显得“突兀”;若是为了改变常规译法,即“审判”,有意显出“生动的”文笔,那也应该不脱离上下文的“自然联系”为好;若从“逻辑联系”上来说,不能说这是“错译”,但终究有那么点勉强,感觉牵强。

我汉译之所以坚持“审判了”这种译解,不是因为变不了“文笔”,也不是制造不出“生花妙藻”,而是考虑到没有这种“必要”。有关“审判”的内容,前文中不断提起,那就是她“骄奢淫逸”而无所顾忌。再说“伸了冤”没有“审判了”所具有的“威势”、那种可谓“至高无上的最终判决”所应有的气势。再比较日译来看,日译为:“神は、あなたがたのために、この都に裁きを宣告されたからです”,其中“裁きを宣告”,即是“宣告判决”的意思。

应该换一本书了,我有点迫不及待。这本书份量有点重,在手中的确“沉甸甸”的,过去了二十年,依然还有沉重的手感。书名“意译”《精神分析引论》(INTRODUCTORY LECTURES ON PSYCHO-ANALYSIS),作者是奥地利人弗洛伊德(S·Freud),第三编【神经病通论】,第209页:“病人乃逐渐知道夜间将钟表移到室外是因为它们是女生殖器的象征。我们知道钟表除此以外,也许还有其他种种象征,其所以有女生殖器的意义是因为它们也有周期的动作和规律的间隔。女人常自夸经期之来,如钟表之有规律。这个病人最怕钟表的滴滴声会扰乱她的清梦。钟表的滴滴声可比作性欲激动时阴核的兴奋。这个感觉曾有几次使她从梦里惊醒;她因为怕阴核的勃起,所以每夜将一切钟表尽行移开。花盆花瓶,和一切容纳器相同,都是女生殖器的象征。所以防止它们在夜间跌破确实都有意义。我们知道订婚时打破花瓶或盆子的风俗流行很广;在场各人都取去一碎片,表示不再认新妇为己有,这个风俗也许随一夫一妻制而起。”确实很有意思,至今认为“奇谈怪论”,恐怕大有人在。

问题是上帝怎么看?上帝是不是承认这里面“多少有点道理”?上帝是否已经做出“无稽之谈”的结论?看来,还是需要了解上帝的心思;不去得罪上帝的最好办法,就是与上帝沟通,还要及时联系,以便知晓上帝最接近今天的说法。昨晚去了教堂,仿佛第一次听到“基督叱骂彼得”的声音:“撒旦,你是我的绊脚石,因为你不懂得上帝的想法”。基督用恶魔的代称去称呼真传大弟子彼得,感觉上恶魔确实无孔不入,分析起来除了上帝以外都可以被称作“恶魔”,也就是“魔鬼”,至少是“魔鬼的化身”。这确实相当可怕!但我走出教堂时,觉得有了礼拜的收获。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