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8章(1-3节)  

2010-09-07 17:49:46|  分类: 《启示录》18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8章(1-3节)

 

 

英译:The Fall of Babylon

 

日译:なし

 

我汉译:巴比伦的倒塌

 

原汉译:巴比伦倾倒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章的日译没有标题,估计日译认为前一章的内容已包含在内,恐怕多说无益,就此打住。对于英词“fall”,原汉译为:“倾倒”,我汉译为:“倒塌”。看来还是有所区别的,主要在于“毁灭的程度”:“倒塌”不但显示“倾倒”状态,而且呈现“碎砾”模样。

    当这本书出现在我的书橱里,已是新世纪的年月。《政治学》(无原著题目文字),似乎已变得很枯燥的词语,其实要看作者是谁,这也就决定了内容是什么。作者是古希腊亚理士多德(Aristotle),我翻到了这一页,一看本想放弃,但还是采用了,第55页“所以,在妇女素质不好的城邦中,城邦有一半人就失去法度了。实际上斯巴达的情况就是这样,立法者想使整个城邦坚毅刚强,而且在男子身上达到了这一目的,但他忽视了妇女,于是妇女们放荡不羁,穷奢极欲。在这样的城邦中,其结果必然是极度重视财富,公民们模仿那些好战种族,受妻子支配,而凯尔特人和极少数公开赞许男同性恋的则是例外。”这好像不是来自“启示”,而是忠于观察和分析。

巴比伦确实毁灭了,是女人素质不好吗?还是男人和女人的共同作用呢?不去问上帝,谁都不清楚。

 

 

(1)

 

英译:After this I saw another angel coming down from heaven,having great authority;and the earth was made bright with his splendor,

 

日译:この後、私はもうひとりの御使いが、大きな権威を帯びて、天から下がって来るのを見た。地はその栄光のために明るくなった。

 

我汉译:随后,我看见另一个使者从天而降,他有很大权力。大地也就因为他的辉煌而明亮。

 

原汉译:此后,我看见另有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降下,地就因他的荣耀发光。

 

(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的二种汉译,大同小异是显而易见的,但词语上的不同选择,还是可以比较一下。不知怎么回事,对于英词“great authority”,原汉译为:“大权柄”,就是“不舒服”,也许不习惯,主要是这个“柄”字,马上联想到所有有柄的东西。从词源来说,可能出于“权杖”,象征至高无上的皇权。但如果换上“权杖”词语,我倒愿意接受,不会那么反感,真是怪事!

突然,我想到了那个,它似乎从阴暗的深处探出头来,大名叫夜壶,如今很少见了。如果说皇权意味着“肮脏,低级和下流”,这夜壶的外形和实用性质几乎很般配,但未免牵强附会。显然,选择怎样的词语,不仅词义在起作用,更可能是联想功能在起作用。这么说,我讨厌“不洁的词语”,这也难说定;但我汉译选择“大权力”,用“力”替换“柄”字,仅是一字之差,感觉就好了,完全就可以接受了。这是因为“权力”这个词语在“现代语境”中是“习惯词和常用语”吗?这不是没有根据,现在使用“权柄”确实不多见,但是否证明这是“过去式词语”呢?犹如夜壶已经不是家庭必需品,大概“权柄”与“权力”的区别就在这里。

我已经不记得前面几章是否有过对“权柄”这个词语的类似表述,但直到现在还是“看不顺眼”,非得除去不可似的,这种心态那么固执,恐怕还有其他原因。我正陷入一场不可能有结果的情爱之中,我在努力使一个外籍女子表态:“走近还是离开”?其实这是我内心十分矛盾的反映,当然她不是巴比伦女子,要不然早就毁灭了。语言文字脱离了我的理性掌控,飞向她的有限视野,制造没完没了的误解,难道对“权柄”这个词语的感觉也是出于一种“误读”吗?但我确实喜欢译解为“权力”,似乎越看越觉得“权柄”实在难看,尽管还没有发展到“不共戴天”之地步。

让我再次进入亚理士多德的《政治学》中,第8页:“在有生物中,我们能首先观察到专制统治和共和统治,灵魂是以专制的统治来统治肉体,而理智对欲望的统治则是依法或君主统治。很显然,灵魂统治肉体,心灵和理智的因素统治情欲的部分是自然而且有益的。相反,两者平起平坐或者低劣者居上则总是有害的。”那么,是用“权柄”统治、还是用“权力”统治呢?是“两者取一”还是“互为补充”呢?何时才有“启示”?!

 

 

(2)

 

英译:      He called out with a mighty voice,

              “Fallen,fallen is Babylon the great!

It has become a dwelling place of demons,

a haunt of every foul spirit,

a haunt of every foul bird,

a haunt of every foul and hateful beast。

 

日译:彼は力強い声で叫んで言った。「倒れた。大バビロンが倒れた。そして、悪霊の住まい、あらゆる汚れた霊どもの巣くつ、あらゆる汚れた、憎むべき鳥どもの巣くつとなった。

 

我汉译:   他用巨大的声音喊道:

              “倒塌、倒塌的就是巴比伦大城!

它已是魔鬼们的住地,

所有的丑恶灵魂出没其中,

所有的肮脏雏鸟出没其中,

所有可憎的邪恶怪兽出没其中。

 

原汉译:    他大声喊着说:

     “巴比伦倾倒了,倾倒了!

成了鬼魔的住处

和各种污秽之灵的巢穴(或作“牢狱”)。

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

 

(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章的诗体句,日译全部按照散文体处理,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主要考虑无非出于传教的便利、接受者的文化素养,以及排版方便或者节省纸张等,从而牺牲了“不同文体的丰富表述性”。这次的遗憾,我也省略了。

之后,我又想到,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把诗体改为散文体,或许是最明智的做法。因为散文最接近诗体,事实上也存在着“诗体形的散文”,或“散文似的诗”,甚至可说还有介于“诗与散文”之间的文体,极端来说还有“似是而非的诗与散文结合体”。这样一想,我反而觉得对日译的“文体改变”是可以接受的,也没有必要如此把“肝火”烧在“挑剔”上。但对我自己来说,我是不会如此改变文体的。

    对于这一段诗句,英译为六行,原汉译为五行,仔细比较一下,发觉英译的最后一行诗句,原汉译没有译出,不知是否遗漏,不得而知。再看日译,怪事!竟然也一样没有这一句的译解,难道这一句无需译出吗?或者这一句的内容和意思已经包含在前几句的译解中了吗?再看还是没有。所以只能认为这是“缺失”。这一句英译是:“a haunt of every foul and hateful beast”,我汉译为:“所有可憎的邪恶怪兽出没其中”,我汉译也为六行诗句。

    再比较诗句的处理。英译的最后三句是“排比句式”,每句以“a haunt”起头,又以“a haunt of every foul”形成“鲜明而简单”的重复构词,所谓“平行结构”。原汉译的诗句,不能说“破坏”了这种排比句式,而是在“意识到”的情况下,有意作为却不尽人意。我汉译在这点上,几乎充分表达了这种排比句式,甚至还做到了每行的“起头词相同(所有的)”和“结尾词一致(其中)”。英译在这一点上,可说也做到了,但词尾表现在“发音的近似音节上(t或d )”。

    我又想看亚氏的《政治学》了。第11页:“因为人们一定会承认,有些人在任何地方都是奴隶,有些人在任何地方都不是奴隶。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高贵的人。人们认为他们自己在任何地方都是高贵的,不仅是在他们自己的国家,而且他们相信外邦人只是在他们自己的国家时才高贵,所以,存在着两种高贵和自由,一种是绝对的,一种是相对的。”但是,不懂得高贵和自由的人也有,他们可以霸占国家,还能控制政权,甚至以人民的名义剥夺“人的高贵和自由”。这是可怕的,往往也是现实的,因为被剥夺者,并不知道还存在着“人的高贵和自由”。当你把一只鸽子放生天空后,次日它又回到笼中来了。

    我知道必须回来,回到“启示”中。这时,我看见了英译第五行诗句的最后一个词语:“bird”。面对排比句的三行,最后排比的是三个名词:其一“spirit”(魂),永远没有形象的“抽象名词”;其二“bird”(鸟),永远具有外形的“集合名词”;其三“beast”(兽),永远表达不清楚的“概念名词”。为什么“bird”从中脱颖而出呢?最初,我想到的是,并非生物学上的一种类型,而是男性生殖器的比喻象征,也是语言文字的共同词汇,或说俗语俚词。但马上意识到,这也许是弗洛伊德还来不及归纳到的。我打开了《英语脏词禁忌语词典》,从口语角度,这“小鸟”还可以指代“年轻姑娘”,其流行始于中世纪。再根据《牛津英语词典补编》,这个词语具有“轻蔑之意”。看来,这种“鸟”、或说这种“小鸟”,恐怕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鸟”,是可以断定的。不然,上帝的使者从天而降,专来咒诅这种“小鸟”,实在太不相称了,而且也不得体这三个名词的彼此份量。啊,我解脱了自己。

 

 

(3)

 

英译:    For all the nations have drunk

of the wine of the wrath of her fornication,

and the kings of the earth have committed

fornication with her,

and the merchants of the earth have grown rich

from the power of her luxury。”

 

日译:それは、すべての国々の民が、彼女の不品行に対する激しい御怒りの葡萄酒を飲み、地上の王たちは、彼女と不品行を行い、地上の商人たちは、彼女の極度の好色によって富を得たからである。」

 

我汉译:   因为所有的国家都喝了她的酒,

那是淫乱而狂暴的醉酒。

尘世的君王们,

热衷于跟她淫乱;

尘世的商人们,

在她的奢华刺激下发财致富。”

 

原汉译:   因为列国都被她那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

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

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

 

(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的内容,无论诗体还是散文体,都“曾似相识”。但在日译的散文体中,却发现了不该有的“问题”。“すべての国々の民が、彼女の不品行に対する激しい御怒りの葡萄酒を飲み”,可以直译为:“所有国家的国民,喝了对她的不良品行强烈愤怒的葡萄酒”。对应英译为:“For all the nations have drunk  /  of the wine of the wrath of her fornication”。此句,原汉译为:“因为列国都被她那邪淫大怒的酒倾倒了”,我汉译为:“因为所有的国家都喝了她的酒 \ 那是淫乱而狂暴的醉酒”。无论英译还是两种汉译,都没有该日译的“语义”,看来这是“误译”,是意思完全不同的“错译”,还可以说是没有很好把握前后文的情况下“想当然犯错”。真可谓不比不知道!

但也可能是我理解错了。关键在于对“に対する”的理解,若是“から”就好理解为“来自”,而不是“对于”,也就解释得通,合符英译文本意思。或者仅用“の”来替代“に対する”,也好理解,大致如同“から”。关于这个语法问题,试图通过日语词典与语法书来解决,最终还是没有把握到“类似日译这种表达”。摆手吧,我已经有点筋疲力尽了。

在我情绪稳定时,我还是喜欢看亚氏的《政治学》,第2页:“天生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为了得以保存而建立了联合体。因为能够运筹帷幄的人天生就适于做统治者和主人,那些能够用身体去劳作的人是被统治者,而且是天生的奴隶;所以主人和奴隶具有共同的利益。”还有整个一章,都值得再领会。

这时,我仿佛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在这种“天生的联合体”中,一旦主人利令智昏,不再顾及奴隶的切身利益,损害他们的应有权利,剥夺最起码的生存权和话语权,那么,随着时间的那一时刻到来,奴隶就会把搓好的绳索递给主人,主人就会用自己的手吊死自己。因为主人破坏了这个联合体的最高原则,那就是相互依存建立在彼此利益上。显然,天生的奴隶把支配权交给天生的主人,不是建立在毫无原则的基础上,而是仅仅把自己的“使得生活过得好一些”的管理权交出去,让懂得管理的主人去管理,而不是“让主人只为满足权力欲望而掌握权力”。如果所有的“自以为属于天生的主人”,不懂得“天生的奴隶”总有一天就是“必然的自由选民”,那么,所有的这类主人,不是生前狼狈垮台,就是死后徒有其名。

我又受到比较的驱使,回到英译句中。对于这句英译:“the merchants of the earth have grown rich \ from the power of her luxury”,原汉译为:“地上的客商因她奢华太过就发了财”,我汉译为:“尘世的商人们 \ 在她的奢华刺激下发财致富”。看来,关键在于“the power”这个词怎么译解为好。原汉译的“太过”,着重在“数量”的程度上,而我汉译的“刺激”,则着重在“动力”的作用上。这二种汉译都可以说“不错”,但差别是显而易见的;原汉译的“数量多”是一种“简单表义”,而我汉译的“刺激下”则是“深有内涵”。当然,原汉译可说是“直译”,而我汉译则属于“意译”,但这种“意译”,还没有达到良好状态,因为我总觉得还有更好的译解。

       再比较日译对这一句的译解,也许有所启发,但我不想说“各有千秋”。日译为:“地上の商人たちは、彼女の極度の好色によって富を得たからである”,在日译中,“彼女の極度の好色によって”相当于对英译“from the power of her luxury”的译解。显然,日译偏向于“相当浓重的性色彩”,这同把“她”视为“淫妇”相关;但在“词语搭配得体”上,日译又把握不好了。如,不去选择“淫行”这种直截了当的词汇,而去选择包含淫行的“不品行”,以致“不品行的她”与“极度的好色”之间产生“不协调”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