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9章(9-11节)  

2010-10-12 17:46:52|  分类: 《启示录》19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9章(9-11节)

 

(9)

 

英译:And the angel said to me,“Write this:Blessed are those who are invited to the marriage supper of the Lamb。”And he said to me,“These are true words of God。”

 

日译:御使いは私に「子羊の婚宴に招かれた者は幸いだ、と書きなさい。」と言い、また、「これは神の真実のことばです。」と言った。

 

我汉译:随后,有使者对我说:“写下来,得到祝福的,就是得到那羔羊的婚礼晚餐邀请的。”接着又对我说:“这是上帝的真实之言。”

 

原汉译:天使吩咐我说:“你要写上,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又对我说:“这是神真实的话。”

 

(9)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句英译:“Write this:Blessed are those who are invited to the marriage supper of the Lamb”,怎么译解为好呢?原汉译为:“你要写上,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别扭、不顺、怎能舒服!我汉译为:“写下来,得到祝福的,就是得到那羔羊的婚礼晚餐邀请的”,最初译解为:“写下来,那羔羊的婚礼晚餐得到邀请的,都会受到祝福”。现在的译解,句法如同英译,具有断定句式的强调性;最初的译解,感觉上更为通顺,语气显得较为平淡。

    再比较该句中的英词:“the marriage supper”,原汉译为:“婚筵”,我汉译为:“婚礼晚餐”。问题是,要说婚筵,并不一定是“晚餐”或“晚宴”或“晚筵”。这里特指婚礼是“supper”(晚餐),显然同“The last supper”(最后的晚餐)是有所“关系”的;再说,这里所称的羔羊“The Lamb”,即指代“基督”,照理基督是没有“婚礼”的。看来,原汉译的“婚筵”是一种“误译”,严重点可说属于“错译”。

    这时,我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这声音和最快的车轮一起转动,具有不可思议的穿透力量,这就是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卷十三,【一】第288页:“我的天主,我的慈爱,我向你呼吁;你创造了我,我把你置之脑后,你却并不忘掉我。我向你呼吁,请你降至我心,准备我的心,使我的心用你所启发我的愿望来接待你。请你不要抛弃正在向你呼吁的我,你在我发出呼吁之前,先已用各种声音一再督促我,教我遥遥听着,教我转向你,教我向正在呼唤我的你发出呼吁。”此时,如预报的“中到大雨”还没有发出声响,还在小雨的基础上加紧准备,风力大多了,开始摇动着玻璃窗,这样自然的声响也在发挥作用,也在召唤我的本能反应。我该出门吗?可我刚刚回家啊,难道我听错了?

 

 

(10)

 

英译:Then I fell down at his feet to worship him,but he said to me,“you must not do that!I am a fellow servant with you and your comrades who hold the testimony of Jesus。Worship God!For the testimony of Jesus is the spirit of prophecy。”

 

日译:そこで、私は彼を拝もうとして、その足もとに平伏した。すると、彼は私に言った。「いけません。私は、あなたや、イエスのあかしを堅く保っているあなたの兄弟たちと同じしもべです。神を拝みなさい。イエスのあかしは預言の霊です。」

 

我汉译:于是,我匍匐在他脚下敬拜他,可他对我说:“你绝对不可这样!我和你,还有你的伙伴们、就是坚信耶稣真实性的,都是上帝的仆人。我们要敬拜上帝!因为耶稣的证词就是预言的灵魂。”

 

原汉译:我就俯伏在他脚前要拜他,他说:“千万不可!我和你,并你那些为耶稣作见证的弟兄同是作仆人的。你要敬拜神。”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

 

(10)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英译这一代词从句:“who hold the testimony of Jesus”,原汉译为:“为耶稣作见证”,日译为:“イエスのあかしを堅く保っている”,汉译直译为:“坚守耶稣的证明”。我汉译怎么译解才好呢?我一直把握不住。从英译的理解来看,日译是一种“直译”,未尝不可。但原汉译的“为耶稣作见证”怎么理解呢?是否相当于“见证了耶稣的言行”?换句话说:“耶稣的言行得到了见证”。那么,这种“见证”是“亲眼目睹”还是“间接知晓”呢?显然该是前者。若是前者,从英译中能够得到这样的译解吗?英词“hold”的词义中,怎么也得不到这样的“引伸义”呀!若是按照日译,我汉译又不太甘心,总觉得还有更加“合适”的。我陷入困窘中,很想突围出去。

突然想到一个:“坚信耶稣奇迹的”,马上又觉得不好。我又想从英语文法上得到启示,可以确定的是:“为~作证”,并非英译这样的从句,那么这算变通用法吗?如此就会造成“歧义”,产生不必要的误导。所以如原汉译那样的译解,即便流行再长的时间,我汉译也不能“借用”。但怎样译解才好呢?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再分析英词:“testimony”,显然作“名词”用,“耶稣”(Jesus)作其定语,因此只能译解为:“耶稣的见证”,而不是“见证了耶稣”。进一步说,“testimony”更多地用于法庭上的“证据、证言、证明”,在句中它作为及物动词“hold”的对象语,由此直译为:“保持耶稣的证词”,因证词是“真实的”而非虚假,可以代表“真实”,所以,最后意译为:“坚信耶稣真实性的”。

我急于想看奥古斯丁的《忏悔录》,据说这是人的最早忏悔录,而在我出生之地是没有的,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恐怕是人活着的致命伤。卷十,【二十二】第207页:“既然人人爱幸福,而幸福即是来自真理的快乐,为何‘真理产生仇恨’为何一人用你的名义宣传真理,人们便视之为仇敌呢?原因是人们的爱真理,是要把所爱的其他事物作为真理,进而因其他事物而仇恨真理了。他们爱真理的光辉,却不爱真理的谴责。他们不愿受欺骗,却想欺骗别人,因此真理显示自身时,他们爱真理,而真理揭露他们本身时,便仇恨真理。结果是:即使他们不愿真理揭露他们,真理不管他们愿不愿,依旧揭露他们,而真理自身却不显示给他们看了。”原来一个人,还能这样忏悔的:爱与幸福,幸福与真理,都在忏悔中得到醒悟和澄清。

于是,我又想到了这一段英译中的最后一句:“For the testimony of Jesus is the spirit of prophecy”,原汉译为:“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日译为:“イエスのあかしは預言の霊です”,汉译直译为:“耶稣的证明是预言的灵”,我汉译为:“因为耶稣的证词就是预言的灵魂”。这一句从文法上说,是很简单的断定陈述句,即A是B,然而,原汉译不但译解为:B是A,还搞得有点“玄乎”,以至“语义不清”。比较一下,原汉译的“预言中的灵意”与我汉译的“预言的灵魂”,前者给人一种“飘忽不定,难以捕捉”的感觉,后者却是“很结实、很确定”。至于日译,与我汉译基本一致,“霊”也可解释为“灵魂”。

前天我去了教堂,说不清是因为那天元宵节还是星期日的缘故。大概有一段时间没去了,那天去得特别早,还能坐在比较靠前的长条木椅上。第一首赞美诗很悦耳,也很熟悉,我记下了,是134首《今到主殿歌》。在齐声歌唱中,我感觉到一种动人的力量洋溢开来,我想这大概就是完全出于自觉自愿、毫无预先安排的自然效果。之后我又想到,那天的礼拜特别惬意,也许与此有关,去之前看了一部早期西部牛仔片。那个仗义执言的开拓者,一个浑身是胆的潇洒英雄,不但拔枪超级,还帮助一个卖笑女子免除了公众的暴虐和法律的惩处。我不想说他的结局如何,我只知道他的精神武器就是对上帝的信仰和对人的理解。他不为名利,毫不做作,使你乐意喜欢他,使你忘记了此地没有什么角色值得喜欢,也没有这种人让你赞赏。

 

 

英译:The Rider on the White Horse

 

日译:なし

 

我汉译:白马上的骑手

 

原汉译:骑白马者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我不喜欢原汉译对此小标题的译解,我宁可译得舒坦自在;这种直译,不但显示英译文本的风格,不用动词,而且更接近原始文本,我相信这一点。至于日译没有,也就随它去了。

    我又发现了第二本《忏悔录》(LES CONFESSIONS),作者是法国的卢梭(JEA-JACQUES ROUSSEAU)。也许这本书太熟悉了,即便过去了二十五年,依然历历在目。翻阅哪一章哪一页呢?上下册的无论哪里,似乎都可以让我激动起来,当然这不是面对我心仪的情人,也没有让我重温旧情,我只是在重新翻阅它。一打开就是第三章,第105页:“我那沸腾的血液不断地往我脑袋里填了许多姑娘和女人的形象;但是,我并不懂得她们有什么真正的用处,我只好让她们按照我的奇思异想忙个不停,除此以外,还该怎样,我就完全不懂了,这些奇思异想使我的官能老是处于令人难受的兴奋状态中,但是幸而我的这些奇思异想没有教给我怎样解释这种不舒适的状态。”谁没有年轻的时代?但又能回忆什么有趣的事情呢?当我自以为什么都懂的时候,我又遇上了新的困惑,其实不过是还没有得到解决的过去之翻版而已。重复自己过去的想象和幻境,重新阅读陈旧的书籍和名字,就这样消耗自己的岁月。

 

 

(11)

 

英译:Then I saw heaven opened,and there was a white horse!Its rider is called faithful and true,and in righteousness he judges and makes war。

 

日译:また、私は開かれた天を見た。見よ。白い馬がいる。それに乗った方は、「忠実また真実。」と呼ばれる方であり、義をもって裁きをし、戦いをされる。

 

我汉译:然后,我看见天启开了,出现了一匹白马!它的骑手叫做忠诚而真实,他依照正义施行审判和进行战争。

 

原汉译: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

 

(1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对英译来说,相当于二句。第一句在“horse!”后结句,从句义上看是该陈述句“天开”的“结果”。原汉译也译解为二句,但第一句终止在“天开了”。因而第二句的起头,显得有些“突兀”。比较我汉译来看,我的句子起始如同英译文本,把“and there was a white horse”有所“意译”为:“出现了一匹白马”,显然要比原汉译的直译:“有一匹白马”,要自然生动,而且具有“临场”感染力。

    再比较日译来看,日译译解为三句。对第二句“and there was a white horse”的译解,也是有所“意译”,即“見よ。白い馬がいる”,汉译直译为:“瞧,有一匹白马”。这个“瞧”字不但起到“点睛”作用,而且使前后句的“过渡”得到了呼应,即使前句的“看天”有了看的“结果”。这也是一种“自然生动”的译法。

今日有些回暖,阳光又不吝惜自己的能量,我的心境有所好转。但我不知道再次打开卢梭的《忏悔录》会有什么反应。我匆匆翻阅着,就在这一页上停住了,第五章第239页:“她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使我能够接受她要给我的恩情,但是她不象别的女人那样用巧计和调情来达到目的,而是用充满感情和良知的谈话。她说的那些话,与其说是对我的诱惑,不如说是对我的开导,刺激感官者少,感动心灵者多。”这样的女人让他碰上了,这样的爱情也让他享用了,怪不得我会摘录这一段文字。这就够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