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第20章(1-3节)  

2010-10-22 18:36:32|  分类: 《启示录》20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20章(1-3节)

 

 

英译:The Thousand Years

 

日译:なし

 

我汉译:这千年

 

原汉译:千禧年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章的大标题看来很重要,但日译竟然没有,只能用日词“なし”(无)来作“标题”。最初,根据英译“The Thousand Years”,我汉译为:“千年”。曾考虑是否译解为:“第一千年”,但因为“复数”表达,就取消了。但比较原汉译为:“千禧年”,又要考虑是否已成“专用外来名词”。翻找了旧版新版几种《圣经》的名词对照译解,都没有,真想放弃时,突然想到哪儿曾经看到过,再翻找《宗教词典》,果然有该“词条”,于是认可了原汉译的译解。

不过,又马上产生疑问,是先有《圣经》的汉译版本、还是先有《宗教词典》的词条呢?看来《宗教词典》的该“词条”还是从《圣经》中“引进照用”的,因而问题仍没解决,也就是是否“恰如其分”。突然,又发现《宗教词典》的“千禧年”,其英词是“Millenium”,而且没有“定冠词”(The)。马上又转念,这是不同的《圣经》汉译版本所致,不算什么发现。

再比较来看,原汉译的“千禧年”是一种“意译”,“禧”字完全是“褒义”用词,看来这是汉译译者根据本章“内容”而自行“发挥”出来的,但在英译文本中却“显示”不出来。显然,我汉译的“千年”是“直译”,仅仅表明一个年代的“量词”,孰好孰坏?不知道。喜欢对“词语”讨吉利的,自然偏爱原汉译的“千禧年”,而况又成了词典“条目”。但几经周折,我汉译推敲下来还是“这千年”为好,推翻了原定的“千年”。好就好在“这”字上,既是定冠词“the”的反映,又具有“特指性”,至于褒贬如何,还是以“内容”来定吧。

之后,我又想到,为什么英译文本不用“褒义”词汇?看来该有道理可说的。如果仔细阅读本章,“禧”字实在是“夸大其褒义”了。因为本章的“这千年”中,从头至尾都隐含着“巨大的危险”,也就是“魔鬼终究要释放出来”。而这个“禧”字掩盖了这种“必将出现的祸害”,好像一切都是欢欢喜喜,从此太平世界。看来,英译文本不做这种“表面文章”来哄人,不让“信徒”盲目乐观,由人们自己去辨识新的“这千年”到底怎么回事,还是深有道理的。

这时,我同时想到了三部书,然而首先找到的是这一本《鲁滨逊漂流记》(The life and surprising adventures of . Robinson Crusoe of york , mariner .),作者是英国人笛福(Daniel Defoe)。这本书实在太陈旧,大概有三十年了,纸张完全泛黄,令我“眼花缭乱”。我随便翻阅着,这一段映入眼帘,第30~31页:“当人们不满于他们目前的现状,而把一个更坏的情况与它相比的时候,上天往往就要替他们换一换地位,让他们从本身的体验中认识到以前的生活是如何幸福,这真是一件报应不爽,值得深思的事。假如我继续着我当时的生活,我本来可以变成一个大富人,然而我却很不公正地拿它和一个孤岛上的生活相比,难怪我后来命中注定,饱尝荒岛生活的滋味了。”其实,更吸引我的不是这一段,但我还是先摘录了这一段。也许是我听到了打桩机的声响,窗外的那片最高级“废墟”已经清场完毕,即将矗立最豪华的大厦,现在已近深夜12点,天晓得的繁闹,就在我身边。看来鲁滨逊的荒岛要比我安静多了。

   

 

(1)

 

英译:Then I saw an angel coming down from heaven,holding in his hand the key to the bottomless pit and a great chain。

 

日译:また私は、御使いが底知れぬ所のかぎと大きな鎖とを手に持って、天から下って来るのを見た。

 

我汉译:随后,我看见一个使者从天而降,他手中拿着无底深渊的钥匙和一把巨大的链条锁。

 

原汉译:我又看见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链子。

 

(1)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又出现了“无底深渊”,之前的“无底深渊”似乎刚刚消失,是不是同一个“深渊又无底”呢?这深渊同我又有什么关联呢?随后,我就看见了那深渊的钥匙,原来还有盖子呀!这深渊有天那么宽大,这盖子就得有天那般大才行呐!

    看来没什么好比较,但对这个英词:“chain”还可以比较一番。原汉译为:“链子”,我汉译为:“链条锁”,日译为:“锁”。三者都不错,但我觉得“链条锁”感觉最好,在功能体现上,有一种“既链又锁”的形象感,是通过捆绑而固定的特别之锁,有别于原汉译的也许“有链无锁”和日译的“有锁无链”,在文字表达上,具有唯一的“完整感”。

    很快又想到,也许是我的“判断失误”:事实上“有链而不能锁”是没有的,“有锁而没有链”也是没有的,所谓“锁就是链”、“链就是锁”;那么“链条锁”之译解,岂不是多此一举吗!因为那时的“链条锁”不象现在这样五花八门,可以“链是链”“锁是锁”的彼此分开,可见我汉译的译解概念还是“现代性”的,是通过现代的“链和锁”来想象和理解“过去的”,当然这是一种“比喻”性表达。但换句话说,“现代人”的读解,真的能够达到“过去式”吗?于是,我又觉得还是“链条锁”之译解为好,不但“词义完整”,而且“词汇完美”。

    好像有一种“舒畅感”洋溢全身,这是看书的信号。这本《鲁滨逊漂流记》可说是放不开手的,那是过去的感受,今天还能感受得到。第七页:“不到五六天,我便象那些决心不让良心麻烦自己的年轻人一样,完全战胜了我的良心。但也正是为了这个缘故,我就命定要再受一次灾难,而且是自作自受,无可推诿。因为我这一回既不肯乘机悔改,下一次大祸当然就要变本加厉,就是世界上最坏的人、最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遇见它,也要害怕,也要求饶。”由不得自己,其实还是出于自己的选择,每一天你都在选择吃什么、穿什么、做什么。

 

 

(2~3)

 

英译:He seized the dragon,that ancient serpent,who is the Devil and Satan,and bound him for a thousand years,and threw him into the pit,and locked and sealed it over him,so that he would deceive the nations no more,until the thousand years were ended。After that he must be let out for a little while。

 

日译:彼は、悪魔でありサタンである竜、あの古い蛇を捕らえ、これを千年の間縛って、底知れぬ所に投げ込んで、そこを閉じ、その上に封印して、千年の終わるまでは、それが諸国の民を惑わすことのないようにした。サタンは、そのあとでしばらくの間、解き放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我汉译:他抓住那条龙,就是那条古老的大毒蛇,也叫魔鬼和撒旦,把它捆绑起来,时间为一千年。再把它扔进无底深渊,锁上并密封。于是,它就不能进一步欺瞒诸国,直至一千年到期。之后,它在短时间内必定释放出来。

 

原汉译:他捉住那龙,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它捆绑一千年,扔在无底坑里,将无底坑关闭,用印封上,使它不得再迷惑列国。等到那一千年用完了,以后必须暂时释放它。

 

(2~3)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由于本章题目就是“这千年”,所以我对涉及“这千年”的词语特别敏感,这句英译:“and bound him for a thousand years”,原汉译为:“把它捆绑一千年”,日译为:“これを千年の間縛って”,两者都可以说是“直译”,一点不错。但我总觉得如此直译还“不够”,应该有所强化“年数”,于是我汉译为:“把它捆绑起来,时间为一千年”。这样,就同此后的“直至一千年到期”,有种良好搭配感,没有“头轻脚重”的不协调。

    此外,最后一句的英译:“After that he must be let out for a little while”,原汉译为:“以后必须暂时释放它”,日译为:“サタンは、そのあとでしばらくの間、解き放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我汉译为:“之后,它在短时间内必定释放出来”。三者的译解都对,但仔细比较分析一下,可以看出日译和我汉译都把“它”(魔鬼)作为“主语”来译解,而原汉译译解为“宾语”,侧重点是不同的。也许原汉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倒是按照英译文本的“词序”译解的。日译是通过“は”这个提示助词起到“强调作用”的,而我汉译则是通过调整“词序”来达到“先入为主”的作用。

    仿佛有很长时间没看《鲁滨逊漂流记》了,我就打开看看,那是第166页:“在人类的感情里,经常存在着一种隐秘的原动力,这种原动力一旦被某种看得见的目标所吸引,或是被某种虽然看不见、却想象得出来的目标所吸引,就会以一种勇往直前的力量推动着我们的灵魂向那目标扑过去,如果达不到目标,就会叫我们痛苦得受不了。”我还在想为什么过了“这千年”,那魔鬼就要释放出来呢?这种隐喻在暗示什么?把魔鬼永久性地关闭在无底深渊里、不就万事大吉了吗?上帝为什么还要把如此坏的魔鬼释放出来、让它到处捣乱呢?这位高尚无比的“第一人”想做什么文章呢?

活着就是炼狱,原动力就是脱离苦难,是吗?摆脱精神的挣扎,就是人生目标,不管看得见看不见,是啊!那些总是长出来的无名草是否就是泥土的精神体现呢?鲁滨逊已经用手和《圣经》建立了自己的“独立王国”,那座曾被开垦的荒岛如今在哪儿?我好像看见了什么,那是窗外春风中舞动的许多影子,撒开又重叠,堆积又四散,无法定型,但始终是楼上晾晒的衣服。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