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20章(4-6节)  

2010-10-26 18:25:41|  分类: 《启示录》20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20章(4-6节)

 

(4)

 

英译:then I saw thrones,and those seated on them were given authority to judge。I also saw the souls of those who had been beheaded for their testimony to Jesus and for the word of God。They had not worshiped the beast or its image and had not received its mark on their foreheads or their hands。They came to life and reigned with Christ a thousand years。

 

日译:また私は、多くの座を見た。彼らはその上に座った。そして裁きを行なう権威が彼らに与えられた。また私は、イエスの証しと神のことばとのゆえに首をはねられた人たちのたましいと、獣やその像を拝まず、その額や手に獣の刻印を押されなかった人々たちを見た。彼らは生き返って、キリストとともに、千年の間王となった。

 

我汉译:随后,我看见了那些王座,而且就座的他们已被授予审判的权力。我还看见那些人的灵魂,他们因为给耶稣作见证、以及相信上帝之语而被斩首。他们没有崇拜那怪兽、或者以这怪兽为偶像,而且在他们额上或者手上也没有烙下怪兽的印记。他们又有了生命,和耶稣一起统治一千年。

 

原汉译:我又看见几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并为上帝之道被斩者的灵魂,和那没有拜过兽与兽像,也没有在额上和手上受过它印记之人的灵魂,他们都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对于英译“the word of God”,我又产生“困惑”了。原汉译为:“上帝之道”,我汉译为:“上帝之语”,到底这个英词“word”怎么译解为好呢?参照日译为:“神のことば”,如同我汉译。原汉译的“道”,看来比我汉译的“语”更具有“引伸义”,因而外延显得“更大”。我已经有点偏向那个“道”字,但仍然没有改掉这个“语”字。

    我又发现了问题:英译为:“and those seated on them”,原汉译为:“也有坐在上面的”。按原汉译的理解,“也有”的前提是,还有“没有坐在上面的”。但我汉译为:“而且就座的他们”,表明“他们是没有就座不就座”之别的。再比较日译为:“彼らはその上に座った”,也如同我汉译的译解。从英译文本来看,原汉译是“误译”,可能对汉语中“也有”的理解还不太清楚,“想当然”所造成的。

    此外,对于英词“or”的译解,原汉译为:“和”,我汉译为:“或者”。原汉译的“和”,相当于“and”的“并列接续”,而我汉译的“或者”,则是“选择接续”,二者是不一样的。我以为该是后者,而日译为:“や”,却也是前者。但我仍然坚持己见,并非固执。

    现在,我想打开《鲁滨逊漂流记》,因为先前看到了这一段,实在不忍“割爱”。第138页:“在造物手中,人生是怎样一个光怪陆离的东西啊!在不同的环境中,人类的感情怎样变幻无常啊!我们今天所爱的,往往是我们明天所恨的;我们今天所追求的,往往是我们明天所逃避的;我们今天所愿望的,往往是我们明天所害怕的,甚至是胆战心惊的。现在我自己就是一个最生动的例子。”我没有继续摘录下去,因为那不是一段,而是一页了。

    我觉得自己好像在逃避什么,又不想明确表达出来。于是,我再次从词语比较中寻找心境的“出路”。我看到了英译的“came to life”,原汉译为:“复活”,尽管“无错”,但我不想采纳,我觉得可以有更妥当的译解。我想出了很多:“恢复,重生,再生,获得,得到”,最后定为:“又有了生命”。随后我又想到,为什么原汉译要用“复活”之词语?是否借用耶稣“复活”的含义,表明与耶稣一样“重返人间”?看来有此意图。

但我以为在这种“隐喻语境”中,让耶稣一人独用“复活”之词语为好,这同他是“上帝的独生子”之特殊身份相吻合。比较日译为:“生き返って”,没有使用汉词“复活”,恐怕也有这方面考虑。当然,更可能的是:日语汉词“复活”太古板,不如动词组合词“生き返って”来得“生动通俗”,从接受效果来说,当然选择后者。

 

 

(5~6)

 

英译:(The rest of the dead did not come to life until the thousand years were ended。)This is the first resurrection。Blessed and holy are those who share in the first resurrection。Over these the second death has no power,but they will be priests of God and Christ,and they will reign with him a thousand years。

 

日译:そのほかの死者は、千年の終わるまでは、生き返らなかった。これが第一の復活である。この第一の復活に預かる者は幸いな者、聖なる者である。この人々に対しては、第二の死は、なんの力も持っていない。彼らは神とキリストとの祭司となり、キリストとともに、千年の間王となる。

 

我汉译:(在这一千年期间,其余的死人都不能重生。)这是第一次复活。分享到(与耶稣)第一次复活的,他们受祝福又神圣。而在第二次死亡前,他们没有权力,却将成为上帝和耶稣的牧师,并且与耶稣一起统治一千年。

 

原汉译:这是头一次的复活。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在头一次复活有份的有福了、圣洁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必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5~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比较整个这一段。英译的第一句,有括号中的内容作为“注解”,可以起到强烈“对比作用”:只有信仰上帝的人们,才能象耶稣那样获得“复活”,而其他的“死人”,在魔鬼锁闭在无底深渊的一千年间,不能“重生”。但原汉译和日译都把这个括号去掉,其中的注解内容作为“正句”译解,这是“不妥当”的。尤其是原汉译句中的“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更是容易引起“误导”:“还没有复活”的意思,就是“以后就会复活”。但英译文本并没有显示这层意思,而是表明“不能重生”。

    接着有这么一句,原汉译为:“在头一次复活有份的有福了、圣洁了”。我汉译为:“分享到(与耶稣)第一次复活的,他们既受到祝福又很神圣”;我曾译解为:“有福的和神圣的,就是那些在第一次复活中有份的 ”,或为“有福的和神圣的,就是那些与耶稣一起分享第一次复活的)”。原汉译中的“有份的”,是一种“恰当”译词,但我汉译的“分享”我也不愿轻易“放弃”而变更。

    最后一句中,原汉译偏要把“they will reign”译解为“与基督一同作王”,我实在觉得“嫌厌”。我汉译为:“与耶稣一起统治”,显得“自然而有权威”。再比较日译为:“キリストとともに、千年の間王となる”,也是“为王”之义。我想这可能是译解的当时,对“王权”这个词语更“尊崇”的缘故。

    在我相隔许久、回过头来再三审视这一段的“汉译与日译”时,总觉得还有“说不过去之处”。就在英译的这一句:“Over these the second death has no power,”,原汉译为:“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日译为:“この人々に対しては、第二の死は、なんの力も持っていない。”,我汉译为“而在第二次死亡中,他们没有权力,”。原汉译、日译与我汉译都觉得“似是而非”,为什么?这样译解“第二次之死”没有误读吗?我觉得不能将就过去。

于是,再对照英译文本,“顿时”发觉括号外的第三句起头:“Over these”没有得到译解。那么如何译解呢?我又反复梳理这一段的层次脉络:发觉这一句的译解,在断句上原汉译与日译都为结句“句号”处理,而英译文本却是“逗号”、与后面整合起来成为“完整句”;我汉译如同英译。症结在此,再把“Over these”与后面整个句子联系起来理解,我汉译把原先的“而在第二次死亡中,他们没有权力,”改为“而在第二次死亡前,他们没有权力,”就使得整个句子通顺了,这是“逻辑之通”。因为这是指“复活”之后的“至死”阶段,是发生在“第二次死亡”之前的“复活之后的时期”。尽管“一字只差”,把“死亡中”改为“死亡前”,但其意思很不一样。“死亡中”不明确,容易产生歧义,而“死亡前”却很明确:“这千年”就是从第一次复活后、到第二次死亡前的时间概念。因此,相当于前置词的“Over these”,其“over”与“these”词义都得到了“落实”。“over”表明“这千年的由始至终”,“these”则指代“这千年呈现的状况”。也许这一段还有未解问题,比如说“the second death has no power”的“power”(权力)怎么理解?是指‘世俗”吗?算了好吗?我可不想没完没了。

    我已经再次看完了《鲁滨逊漂流记》,这次比过去无论哪一次都要有收获,比如这一段,第193页:“接着我又用了很长的时间跟他谈到魔鬼的问题:他的来历,他对上帝的叛逆,他对人类的仇恨及其原因,他怎样统治着世界最黑暗的地方,叫人象礼拜上帝一样地礼拜他,以及他怎样用种种阴谋诡计诱惑人类走上绝路,怎样偷偷潜入我们的情欲和感情,并且迎合着我们的心理来安排他的陷阱,使我们自己诱惑自己,甘心走上灭亡的道路。我看出,要使得他对魔鬼有正确的观念,并不象使得他对上帝的存在有正确的观念那样容易。”

这时,我才知道“意识形态”那么可怕、那么无理,一直扭曲着人们的理性精神,犹如吃人的野人并不明白这是最野蛮的“犯罪”。而在文明时代,现代大陆人也会人吃人,而且比迄今发现的所有野蛮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意识”在起酵母变态作用,这是有意识的人性毁灭和良知被狗吃了还不够,这是邪恶的鬼灵主宰了大脑思维与肉体行为还自欺欺人。

    过了几日,我觉得那些与耶稣分享“死而复生”的人,为什么还要与耶稣

“一切统治一千年”、或者“为王一千年”呢?这是因魔鬼不在之日,乘机“做好事”吗?还是只有魔鬼不在之时,才能做点有益之事呢?把这种隐喻定位在“一千年”之内,究竟想说明什么呢?这是值得大惑不解的问题,但也许根本不值得提问,尤其在你无事可干的时候。

 

 

英译:Satan’s Doom

 

日译:なし

 

我汉译:撒旦的灭亡

 

原汉译:撒但最后的失败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个小标题,日译没有,原汉译为:“撒但最后的失败”,我汉译为:“撒旦的灭亡”。比较来看,我汉译的“灭亡”是直指“魔鬼的结局”,而原汉译的“最后的失败”,指明了这是“一再失败”的“最后一次”,隐含了与上帝“反复较量”的过程,但并不表明这最后一次失败,就是“灭亡”之结局。当然,“最后的失败”可以引伸出“灭亡”的意思,但终究没有直接表达“为好”。从英语文本的选用词“Doom”来看,其常用词义是“厄运,毁灭,死亡,世纪末日”。我汉译“跟从”英译,道理就在这里。对文字翻译来说,必须十分讲究母语的选用,“对口”绝非那么容易。贪图快速和想当然都算不上“谨慎之举”。

    最初,我就说发现了三部旧书,其中还有一本是诗剧《浮士德》(FAUST),上下两册,作者是德国人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包书纸还没黄斑,内中的纸张也没到不堪入目的地步,很多“已圈已点”之处也没看不清楚。我拿起上册,一翻就是第四场【书斋】,第92~93页:

 

梅非斯特:“我希望,我们会和睦相处!

                     为了给你把郁闷解除,

                    我扮作贵公子来到这里,

                    ……

                    我要爽爽气气地奉告,

                   劝你也作同样的打扮;

                  让你获得自由解放,

                  去把人生的滋味品尝。”

 

    梅非斯特这个魔鬼的别称,不如魔鬼这个名词“震撼人心”。我很看重魔鬼,就因为他走近我,有时还怀有梅非斯特的“雅兴”。在这段“魔鬼告白”中,我用省略号剥夺了“金边红袍、锦缎外套”,还有“帽插鸡毛和腰佩长剑”。因为这个魔鬼形象太古老太奢侈,也难免太滑稽太正经。我之所以看重“这个魔鬼”,因为他终究还有一颗心,这颗心坚持为人的精神而不惜跳动。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