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9章(1-4节)  

2010-10-05 18:48:27|  分类: 《启示录》19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9章(1- 4节)

 

 

英译:The Rejoicing in Heaven

 

日译:なし

 

我汉译:天上的欣喜

 

原汉译:无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章的英译标题蛮好的,我就照译,而原汉译与日译都没有,总觉得不舒服,好像一个人,有身体却没有头,尽管这种情况早就出现;若是标题可以随意添删,那随意性未免也太大了,实在没有这种必要,看来牢骚倒是必要的,只要这种“自由选择”存在一天。

    春节即将过去,也没看什么书,但这本二十年前的书却显现出来,书名就让人眼睛发亮、心中颤抖,请看:《忏悔录》(CONFESSIONUM),作者是古罗马的奥古斯丁(S·Aureli Augustini),卷二,第25页:“我愿回忆我过去的污秽和我灵魂的纵情肉欲,并非因为我留连以往,而是为了爱你,我的天主。……我青年时一度狂热地渴求以地狱的快乐为满足,滋长着各式各样的黑暗恋爱,我的美丽凋谢了,我在你面前不过是腐臭,而我却沾沾自喜,并力求取悦于人。”原来肉体的喜悦这么可怕,但这绝不是肉体的忏悔,而是心灵的忏悔,悔恨那时的肉体如此狂热。这是赤道的炎热,还有青春的激情,无需悔恨,但可以告白世人,我的肉体曾经不属于我的灵魂,犹如春天不属于冬天。

 

 

(1~2)

 

英译:After this I heard what seemed to be the loud voice of a great multitude in heaven,saying,

            “Hallelujah!

Salvation and glory and power to our God,

for his judgments are true and just;

he has judged the great whore

who corrupted the earth with her fornication,

and he has avenged on her the blood of his

servants。”(或“slaves”)

 

日译:この後、私は、天に大群衆の大きい声のようなものが、こう言うのを聞いた。

    「ハレルヤ。救い、栄光、力は、われらの神のもの。

神の裁きは真実で、正しいからである。神は不品行によって地を汚した大淫婦を裁き、ご自分の僕たちの血の報復を彼女にされたからである。」

 

我汉译:在那以后,我听见天上传来什么,犹如民众发出的很大声音,叫道:

        “哈利路亚!

拯救、光荣和权力都属于我们的神,

因为他的审判是真实而正义的;

他已经判决了那个大淫妇,

就是她用奸淫腐败了这个世界,

还替他仆人们的血对她复了仇。”

 

原汉译:此后,我听见好像群众在天上大声说:

         “哈利路亚!

救恩、荣耀、权能都属乎我们的神。

他的判断是真实、公义的,

因他判断了那用淫行败坏世界的大淫妇,

并且向淫妇讨流仆人血的罪,

给他们伸冤。”

 

(1~2)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英译句中的“saying”,过去似乎一直没有加以特别注意,往往简单译解为“说”或“说道”;从汉译来说,是“说得通”的,但如今仔细看该词意义,却让我“吃一惊”似的,因为词义显然偏重于:“格言、谚语、俗话、成语、口头禅”。突然,我又恍然大悟:刚才列举的词义都是“名词性”的,而在句中却是“动词性”的,属于“现在进行时态”。这么看来,原来的译解“不错”,再看原汉译的“说”和日译的“言う”,也是这个意思,显然是我自己“一时糊涂”,连这么明了的词语也会搞混。

    但我并没有到此结束,把整个这一段的情景综合起来看,既然仿佛是天上发出的“众人之大声”,这样的声音岂是“说”呢!这种“说”还不相当于“叫”吗?想到这里,我心定了,我觉得还是自己“有理”,不能死板“直译”,于是改为:“叫道”;这样,心里好似憋的一口气,也就通畅自如了。进一步理解英译的话,这个“saying”英词确实很有意思,那是用众口一声的叫喊来说出“上帝的警句格言”。

    于是,我仿佛听到了奥古斯丁的忏悔之声,卷七,【一】第113页:“我败坏而罪恶的青年时代已经死去,我正在走上壮年时代,我年龄愈大,我思想的空虚愈显得可耻。除了双目经常看见的物体外,我不能想象其他实体。自从我开始听到智慧的一些教训后,我不再想象你天主具有人的形体 —— 我始终逃避这种错误,我很高兴在我们的精神母亲、你的公教会的信仰中找到这一点 —— 可是我还不能用另一种方式来想象你。一个人,象我这样一个人,企图想象你至尊的、唯一的、真正的天主!我以内心的全副热情,相信你是不能朽坏、不能损伤、不能改变的;我不知道这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怎样来的;但我明确看到不能朽坏一定优于可能朽坏,不能损伤一定优于可能损伤,不能改变一定优于可能改变。”听到这里,我还能说什么呢?还没有去做,已经惶恐不安了,真不应该啊!其实,只要你去做了,按照自己的想法,那样的明天也就等着你去过,你在犹豫什么呢?就是那不确定的明天吗?是的,明天永远是不确定的,因为上帝是确定不变的,这样就很好。

但这一段并没有完了。从英译的最后一句来看,“and he has avenged on her the blood of his servants”,原汉译为:“并且向淫妇讨流仆人血的罪,\ 给他们伸冤”。英译的这一句,因排版不了一行,就把最后一个单词“servants”排为下一行,于是成了看上去的“二行”;而原汉译也就“依样成二行”,而这二行又成了事实上的“二句式”。这二句式是把一个英语动词“avenge”两用而形成的,前者是“讨~罪”,后者是“伸冤”。这种“意译”实际是不讨巧的,也是没有必要的“添译”,而且也没译好,第一句把“讨罪”二字分开,译得实在笨拙不堪,难以卒读。

比较一下我汉译为:“还替他仆人们的血对她复了仇”。最初,我也考虑译为二句式:“还替他仆人们流的血,\ 对她进行了复仇”,还考虑将英词“avenge”一词两用,一是“报复”,二是“复了仇”,即为:“还报复了她,为奴隶们的血复了仇 ”。但最接近英译文本的,看来还是现在的“一句式直译”。此外,对于英译句中“servants”,还有一个英词可选用“slaves”;前者是“仆人”,后者是“奴隶”,二者都是复数。看来“奴隶”的文本早于“仆人”的文本。前者的身份,可说是“没有自由身的人”、或说“失去自由的人”;后者就笼统了,可以指代所有的人,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可说是“上帝的仆人”。

这种表明身份的“词语”变化,也许反映了基督教从初始状态发展到世界各角落的传教过程。最初的“信仰者”多是“奴隶们”,以后随着信仰在各阶层的遍布,打破了最低层的界限,为了消弭各阶层的“社会差别”,一律改称“仆人”这种谦卑的称呼,去除奴隶在语言上的“等级烙印”。我以为,现在普遍使用的“兄弟姐妹”,恐怕是“仆人”的现代词语之一,曾经还用过“同志”,即“志同道合”之义。

 

 

(3~4)

 

英译:Once more they said,

“Hallelujah!

The smoke goes up from her forever and ever。”

And the twenty-four elders and the four living creatures fell down and worshiped God who is seated on the throne,saying,

“Amen,Hallelujah!”

 

日译:かれらは再び言った。「ハレルヤ。彼女の煙は永遠に立ち上る。」

すると、二十四人の長老と四つの生き物は平伏し、御座についておられる神を拝んで、「アーメン。ハレルヤ。」と言った。   

 

我汉译:他们继续叫道:

             “哈利路亚!

               她的烟火直冒将永远把她燃烧。”

那二十四位长老和那四怪兽向王座上的上帝伏地敬拜,说道:

            “阿们,哈利路亚!”

 

原汉译:又说:

“哈利路亚!

   烧淫妇的烟往上冒,

   直到永永远远。”

那二十四位长老与四活物就俯伏敬拜坐宝座的神,说:“阿门,哈利路亚!”

 

(3~4)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从整段内容来看,前面几章也出现过类似的表述,这里重复出现,恐怕有其道理,估计是“原始文本”的结构。这里想要比较一番的是,这一句英译为:“The smoke goes up from her forever and ever”,可以视为一句“诗行”。原汉译为:“烧淫妇的烟往上冒,\  直到永永远远。”,把它处理成二行诗句,不足为训。我汉译为:“她的烟火直冒将永远把她燃烧”,基本如同英译。最初,我汉译为:“从她那里燃烧的烟火将永远燃烧她”,从意思上说没错,也够顺畅,但词语还不够精练,而且还不够“直译”。我以为若能“直译”得好,应该尽量直译为好。这是防止因“意译”而“走样”的唯一办法,也是减少“意译”过分而造成“误译”不象话的良好“译法”。

因病几日不能动手,心中焦急也无奈,今日总算能够上手,天又不作美,整日雨不断。即便万木复苏的春雨,也是因心境而喜欢不喜欢。现在暂时停了,听不到那种滴滴答答的雨篷之声,似乎花园里的水洼也无法证实雨滴的存在。但空气分明是潮湿的,我的喉咙却红肿疼痛,吃药也无用。我想把旧书都翻阅一遍,但我最后还是在翻这本书,奥古斯丁的《忏悔录》,我仿佛翻了很久,天气变昏暗了,还是不知道哪一页才是我所需求的。

卷十,【二十六】第209页:“但我想认识你时,哪里去找你呢?因为在我认识你之前,你尚未到我记忆之中。那末要认识你,该到哪里找你?只能在你里面,在我上面。你我之间本无间隔,不论我们趋就你或离开你,中间并无空隙。你是无往而不在的真理,处处有你在倾听一切就教的人,同时也答复着一切问题,但不是时常听到所希望的答复。一人不管你的答复是否符合他的愿望,只要听你说什么便愿意什么,这人便是你最好的仆人。”即便聆听到这里,我还是觉得很空洞,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够懂得什么。

也许我能够听到楼上的走路声,但我并不知道这样子走路是为了什么;也许我声称能够听到窗外的鸟叫声,但我其实并不明白鸟这样叫的含义。我之所以五官齐全,就因为我并不清楚五官的所有作用。当四周静下来时,是否就是睡眠的最好时机,但你这几天已经睡得太多了,难道你需要这样的提醒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