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三国文字长篇《启示录》19章(5-8节)  

2010-10-08 18:00:37|  分类: 《启示录》19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示录》第19章(5- 8节)

 

英译: nothing

 

日译:子羊の婚宴

 

我汉译:无

 

原汉译:羔羊的婚筵

 

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里的小标题,显然是原汉译和日译自己添加出来的,大概以为这样的标题才重要,于是把前面的大标题删去了。也许,原汉译和日译这样改变标题是有道理的,相比本章开头的大标题“天上的欣喜”,“羔羊的婚筵”显然更明了天上的欣喜是“什么”。不过,我汉译依然从属英译,没有小标题。

    奥古斯丁《忏悔录》,卷十,【十七】第201页:“我的天主,记忆的力量真伟大,它的深邃,它的千变万化,真使人望而生畏;但这就是我的心灵,就是我自己!我的天主,我究竟是什么?我的本性究竟是怎样的?真是一个变化多端、形形色色、浩无涯际的生命!”问题是,能够相信自己的记忆到什么程度。我的记忆和你的记忆,都被太多的现实因素所干扰,早就不那么纯粹了;剩下的记忆,大多是支离破碎的,是为“现实利益”服务的。

 

 

(5)

 

英译:And from the throne came a voice saying,

        “Praise our God,

all you his servants,

and all who fear him,

small and great。”

 

日译:また、御座から声が出で言った。

「すべての、神のしもべたち。小さい者も大きい者も、神を恐れか仕込む者たちよ。われらの神を賛美せよ。」

 

我汉译:  而且,从那王座上传来声音,说道:

            “上帝的所有仆人,

还有所有畏惧他的人,

无论大小怎样,

都要赞美我们的上帝。”

 

原汉译:    有声音从宝座出来说:

“神的众仆人哪,

凡敬畏他的,无论大小,

都要赞美我们的神。”

 

(5)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英译是“四行诗句”,原汉译译解为:“三行诗句”;如此“缩行”,在不破坏原义的情况下,即便汉语做得到,也该尽量避免。我汉译就避免这种“格式变化”,我认为遵从所译文本的“形式”是很重要的,尤其是“诗体”,不能随便“分行断行”、也不能任意“缺行加行”。

    对这一段的译解上,英译的第一句:“Praise our God”,两种汉译和日译都译解为最后一句;原汉译为:“都要赞美我们的神”,我汉译为:“都要赞美我们的上帝”,日译为:“われらの神を賛美せよ”,其义大致一样。但我以为,英译的第一句与汉译日译的最后一句,在诗行的位置不同,不仅反映语种不同,着眼点也是不同的。前者是“先入为主”,具有首先“提示强调”作用,而后者,直到“并列句式”的内容完成之后,才出现“总括作用”的结句,才让人明白怎么回事。这种“差别”,是否反映了思维的“不同”?英译是先有前提“结论”,后有相关“内容”,而汉译和日译则正好相反,先有提示“内容”,最后才是相关“结论”。其实,我汉译按照英译的句法,也是做得到的,只不过没做而已,所以添说一句,表明并非“不知道”。

    奥古斯丁《忏悔录》,卷八,【十】第153页:“我的天主,有人以意志的两面性为借口,主张我们有两个灵魂,一善一恶,同时并存。让这些人和一切信口雌黄、妖言惑众的人、一起在你面前毁灭!这些人赞成这种罪恶的学说真是败类。倘使他们能接受正确的见解,和坚持真理的人一心一德,自然会变恶为善。”善与恶是一盏调光灯吗?打开与最亮是两个极端,那么中间的每一个亮度,是不是善与恶在不断较量大小呢?每当我看着身边和床头的调光灯时,就会卷进这样的思考之中。这是迷魂洞吗?

 

 

(6)

 

英译:Then I heard what seemed to be the voice of a great multitude,like the sound of many waters and like the sound of mighty thunderpeals,crying out,

“Hallelujah!

For the Lord our God

The Almighty reigns。

 

日译:また、私は大群衆の声、大水の音、激しい雷鳴のようなものが、こう言うのを聞いた。

「ハレルヤ。万物の支配者である、われらの神である主は王となられた。

 

我汉译:随后,我听见什么,好像许许多多民众的声音,又犹如万水汇集的声响,还有如同猛烈的霹雳之声,一起喊叫出来:

         “哈利路亚!

主啊,我们的上帝,

你是全能的统治者。”

 

原汉译:我听见好像群众的声音,众水的声音,大雷的声音,说:

“哈利路亚!

因为主我们的神,

全能者作王了。

 

(6)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如同一种程式化的“颂歌调”,这声音的发出,用了三种比喻来渲染:人声、水声和雷声,随后用“crying out”来表达。不料,原汉译为:“说”,日译为:“こう言う”,半斤八两的译解;我汉译则为:“一起喊叫出来”。原汉译把“crying out”视为之前出现较多的“saying”,完全无视“crying out”之前的三种比喻性渲染,简直可以说是一种近乎麻木的“机械译解”。而日译也如此“跟进”,一点不考虑“语境”的不同,实在叫人难以接受,怎能如此“粗制滥造”!我汉译也可算一种“直译”,根据语境添加的“一起”,实际隐含在内。

此外,对于英译这二句诗行:“For the Lord our God \ The Almighty reigns”,原汉译为:“因为主我们的神 \ 全能者作王了”。其中“作王了”,不知从何而来;如此“意译”,看来只能反映一种“变化”:过去没有作王,现在作王了。这是对英语介词“for”的理解而引伸出来的“结果”吗?恐怕牵强附会吧。比较我汉译来看:“主啊,我们的上帝 \ 你是全能的统治者”,该是比较合理的译解,用断定的肯定句来表达,是对“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同一”确认和赞颂,而不是对发生“变化”的确认和赞颂。可惜,日译也同原汉译一样,真叫我怀疑是否把原汉译视为“文本”来翻译的。

再看看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卷十,【七】第191~192页:“我爱天主,究竟爱些什么呢?这位在我灵魂头上的天主究竟是什么?我要凭借我的灵魂攀登到他身边。我要超越我那一股契合神形、以生气贯彻全身的力量。要寻获我的天主,我不能凭借那股力量,否则无知的骡马也靠这股力量而生活,也能寻获天主了。”现在,我有点挑剔了,改换了已经抄录的一段,而不是随意将就了。至于所抄录的译文如何,我就没有心情再挑剔了。

 

 

(7~8)

 

英译:Let us rejoice and exult

and give him the glory,

for the marriage of the Lamb has come,

and his bride has made herself ready;

to her it has been granted to be clothed

with fine linen ,bright and pure”——

for the fine linen is the righteous deeds of the saints。   

 

 

日译:私たちは喜び楽しみ、神をほめたたえよう、子羊の婚姻の時が来て、花嫁はその用意ができたのだから。

8、花嫁は、光り輝く、清い麻布の衣を着ることを許された。その麻布とは、聖徒たちの正しい行ないである。」 

 

我汉译: 让我们欢快雀跃

            并把荣耀归于他,

            因为羔羊的婚筵已经来到,

            他的新娘已经准备就绪;

            她得到允许穿上那件衣服,

            那是精美的麻布,明丽而纯净”——

            因为这精美的麻布就是圣人们的正义之事实。

 

原汉译:    我们要欢喜快乐,

                   将荣耀归给他。

                   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

                  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

                  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

 

(7~8)关于英日汉三国文字的选词理解和比较分析的心理叙述

 

    这一段诗句,连接前面的一段。这一段英译,又分为二小节共七行,第一节四行,分号断行;第二节三行,句号结束。原汉译为二小节共六行,第一节四行,第二节二行,比英译少一行。我汉译的节与行,与英译完全一样,我不认为有改变的必要。

    试把整个一段做个汉译比较,抽选其中的几行:第一行,原汉译为:“我们要欢喜快乐”,我汉译为:“让我们欢快雀跃”;第四行,原汉译为:“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我汉译为:“他的新娘已经准备就绪”;之后的第二节,我觉得无需再比较了,原汉译实在“不够水平”,我汉译也“不必谦虚”了。

    这次,我没想到一翻这本书,这一段就出现在我眼前,好像上帝的手指在翻阅。告诉你吧,那就是奥古斯丁《忏悔录》的卷四,【十三】第64页:“这一切,我当时并不知道,我所爱的只是低级的爱,我走向深渊,我对朋友们说:‘除了爱,我们能爱什么?什么东西是美?美究竟是什么?什么会吸引我们使我们对爱好的东西依依不舍?这些东西如果没有美丽动人之处,便绝不会吸引我们。’我观察到一种是事物本身和谐的美,另一种是配合其他事物的适宜,犹如物体的部分适合于整体,或如鞋子的适合于双足。”如果汉语不能显现对其他语种的“适合”,那还有什么美可言!我真不敢说原汉译已经“合适”于英文文本了,或者不妨说原汉译还在走向“合适”的过程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