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花木生死与监控(7-8)  

2011-07-08 18:43:55|  分类: 我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木生死与非法监控》【7-8】

 

 

(第7天5月7日)

 

    那是它的形象:悬挂在阳台的西侧,网状的铁丝支撑着它,其身姿蜿蜒,从阳台顶至台阶,似有二米长。但这是残留的枯枝,败叶已经随风雨而去,除了二根主枝,还有若干小枝,似乎不能触碰,那是损坏其最终形象的最大风险。

    这也许就叫木乃伊,是它的一种露天化石,若是这幢三层花园老房子不拆迁的话,就会一直保存下去,并非刻意保护,也无任何小区申遗的闪念。不过作为一种保留,如同那铁丝网,固定在那里,不为安全,也不为观瞻。

    我真不想称呼它的名字,太普通了吗?不知道。反正我用不着回忆一番,就能定位它的尊姓大名:爬山虎,不是常春藤。这是很能攀爬的植物,我十分惊叹它的无数吸盘手,其粘附力超常,若能借光一分,我就不必每日出外散步了。

    这还是前几年的事,有过记录,但现在不想翻出来抄录一段。它是突然暴死的,这种阴暗鬼爪,只要用开水浇浇根部,就可凯旋而归,汇报得奖。这已经超出了通常的孩子恶作剧,具有更罪孽的制度意义!

    不言而喻,它死了,我的期望也落空了。当初从花园移植花盆,满以为很快就能享受炎夏的绿荫,伴随我的阳台阅读,躺卧藤竹椅上,悠然乘凉,胡思乱想,瞌睡一到,自然小歇。这可不是什么梦境!很容易做得到的。

    但它遭此厄运后,我就死心了,这是一种死刑。阳台公用,还有一家出租户,这是绝妙的人鬼搭配!我必须保留让鬼窥伺的有效空间,无论从楼外还是楼内。这是人鬼相处、多少能够相安少事的生活技能!

    不必要求过高,即便在自己住居的阳台上。什么叫天罚?我不想诅咒这类与人作对的鬼,因为它们不是人,不必以人的资格一般见识。这就足够了!

我还能做什么?我有无穷无尽的想象啊!每当看见它的蜿蜒的身姿,尽管一动不动,但生命的活力并没有耗尽,一层披着一层的无数绿叶,在万般夕阳中蠢蠢欲动,起风了,这是西南风,明天更加炎热!

手机响了,原来这才是幻觉。面对死亡,本能就是生存。手机在,短信也就在。继续写下去,昨天完成了,还有今天的。

 

    【周六5月7日,节日后第五天,住所出行全面非法监视。其一,上午11点骑车出,老狗值日班。至复兴公园言论角,免不了里外布防,鬼伴交接,还有不错表演,静待接续。其二,下午3点后,公园对侧小面店午餐,鬼伴门外守候,另有卢湾警车前来过目确认,不足为奇!其三,返途中稍兜圈与鬼伴游戏,皋兰路至瑞金路,再沿着复兴中路至陕西南路,各路口鬼特尚卖力,选拍若干,又反跟踪,追拍一个中年外地民工鬼,这帮鬼特依然乌合!其四,再转至延庆路菜场,当地鬼伴随,再至富民路联华店购物,一中年沪鬼伴随,免拍让其自以为得计。其五,5点多入弄时,一特鬼借买瓶水,入弄旁杂货店,此小店已成隐蔽歇脚据点。不料我存心再出弄。于是静安一警摩即来交接护送,见拍急转安义路,妙哉!  

其六,晚10点多散步,至陕西-南京西路,四组鬼特交叉过马路,一民工样特鬼蹲着死盯,可惜一拍即走。其七,11点前陕西-延中天桥下,好不容易迎来一静安警摩,迎头即拍,马上反向又来一警摩,还添一警车,皆是南京西路派出所停车场里的,总算闹忙些!其八,今杂凑鬼特,走卒以沪家伙为主,助动车以民工为主。入弄时又有弄内鬼先行伴随,一中年粗鄙老面孔。每日利用这一大帮渣滓蠢货,有始有终地侵犯人权,哪有好下场可言!弟】

 

 

(第8天5月8日)

 

    这是爬山虎,不是常春藤,它们不是可怜的一两枝,而是一大帮,聚集在花园正南的围墙上,从东向西扩展延伸,显得势不可挡,一年比一年气势大!

    这种自然的群体性,如同默默无闻的大渲泄,那三米高的水泥围墙,一定感受到了它们的份量。无人播种,这是自说自话的生长,从无到有,不需要任何暴力,只需要往上攀爬的能力,它们做到了。

    透过这堵围墙前面的花木,我看到了它们那种战无不胜的势头,一波又一波,充满了所有的曲线和直线,仿佛无限地交叉在一起。这不是彼此纠缠不休,而是相互谦让过头。它们是坚毅顽强的,又是柔弱软绵的。

    也许它们的根须更长更广,狠扎在泥里,甚至聚拢在土表上,看见什么就缠绕什么,不是为了至对方死地,而是给自己一条出路。我曾经又扯又拉过其中的一些根须,它们试图从我手中挣脱,一而再三地同我较劲。这股韧劲,是这种藤枝植物的动能,它们仿佛比动物还要高级,更接近人的气息。

    这是野生的、无需照料的群体生命,就生长在我有一份的花园里,不是墙外溜进来的外快,而是土生土长的奢侈品。为我奢侈,唯我奢侈!

    可惜它们不是常绿藤蔓,但有变化岂不更好!它们没有逆着季节发绿变黄,反正到时就顺应自然,简直没有缺点了,因为找不到缺陷。

    我曾盼望西面围墙也能被它们占领,眼看不用挂钩就上去了一枝,迅速翻越了邻楼花园、已是违章建筑的简陋屋顶,暗中叫好!但没隔多久,就被什么硬家伙打落下来,奄奄一息的模样,令人惋惜。这面黄粉砖墙如此对待它们,是我没想到的,原来还有这样的人居住在这里!

    但它们并不计较这个。就在东北墙的角落里,它们几经挣扎搏斗,终于打开了一片天地,勇敢地攀爬上了隔壁二层阳台的西南角。还有其他大军作为后续部队,还有一支侦察小队,竟然透过汽车间的后门缝,真可谓见缝插枝!我去花园时,曾把它们请出去另外寻路去,但很快它们又入缝、向我挑战来了!难道屋内真的比花园更阳光更雨露吗?这可是没有汽车的公用厨房,阴湿肮脏,难道它们要与蚰蜒比肩一番吗?真叫大胆妄为!但有谁为计较这些呢?无稽之谈。

    只有短信才是真的,是真实的反映,是真相的记录,别忘了写短信!

 

【周日5月8日,节日后第六天,住所出行全面非法监视。其一,楼内鬼老狗值日班,随时出大小哨所,上下楼查看,好一只巡狗!其二,晚6点出,入恒隆广场,鬼特充分利用保安,再加卑劣惯技:问询骚扰。一双肩包暴眼矮特鬼,特意自动梯上四层,前来问我此处号码。亏其问得出!鬼教官低能由此可见。答复当然听不懂。其三,晚7点怀恩堂做礼拜,人不多鬼特不少,进出口充分布防,公厕难免守候,手机定位,动作鬼祟,还利用教堂人员,如此亵渎有职!其四,返途至泰兴路一圈,鬼特交接做伴,至少15组乌合。来去静安二警车,快速护送,免了抄牌。其五,包送入弄,无非走卒鬼车。弟】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