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未来读书的博客

 
 
 

日志

 
 

环境所在与非法监控(7-8)  

2012-06-01 19:33:01|  分类: 我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7天2月24日)

 

    我真想打开上海滩的旧地图,那里有老上海的真情实貌,但我手头翻找不出一张,只有零星的资料汇编,大多是剪报,不能说不足为凭,但总觉得心中无底,即便就在眼门前,举步便是:这条南北走向的马路常德路,举目便是:这幢西式大楼常德公寓。

    突然,我被一个问题困扰了:为什么她正面向东而不是向南?这幢现代主义风格的七层西楼,在上世纪的三十年代可算高楼了。难道置身十里洋场的最西端 —— 静安寺、能够眺望最东端的外滩吗?我觉得自己就在顶层平台上,每日可以目睹太阳告别地平线,从黄浦江西岸的自由女神像旁,冉冉升起,直到亲临头顶,如此压缩空间,不是幻觉吧?!

    这幢西楼原名爱丁顿公寓,常德路叫做卡德路,这是中华民国时代的称呼,如今成了一个内地城市的名字:常德。我不知道爱丁顿是否一个洋人名字,而卡德似乎可以肯定是个洋人名字,但来历就不明白了,至少不会是个等闲人物,不然怎会以马路命名。以后又知爱丁顿、亦称爱丁堡,如此可以理顺来龙去脉了:爱丁堡不就是苏格兰首府吗!那是一个低地城市,上海也算得上低地城市,若无浦江堤坝,恐怕早就海水倒灌了。那是一个魅力城市,上海那时也称得上远东第一大都市,所谓冒险家的乐园。

    这时,一个弹眼落睛的东方女子,旁若无人地出现在我视野中,她是那样的高挑傲然,霓虹灯下,一身耀眼的宝篮旗袍,细长的腿碎步走着,进入此楼,电梯升至五楼或六楼,打开房门,不久出现在阳台上,眺望着四周,那神情专注又灵动,仿佛发现了什么,或者感受到了什么。在她眼中,物是人,人也是物,首先入目的,不管是人是物,很快就会转换、甚而幻化。

    一个自视甚高的物欲主义者消隐在这幢西楼中,淡粉肉色是其墙面,咖啡色条块横贯立面,诱惑通过明快显示,一个女人杀手悄然跟入,于是适时才子引爆灿烂的虚荣,一个“出名越早越好!”的现代小说家出世了。她叫张爱玲,已经成为经典之一。其文体是末世的绝响,尽管其散文不怎么样,但遣词用句独出心裁,那种种独特感受,似乎是生活怪癖的多重反映。

    遗憾的是,我看见她翩然而入,却始终不见她款步而出,并非想再一次目睹她的珠光宝气,而是想重温她的黑白剪影,那种孤傲决绝的轮廓美,那种一意孤行的女人味。如今底层的咖啡书屋,打着这个摩登怪才女的招牌,其实与其毫无关系,上海滩早就今非昔比了,哪有如此的才气和气质!每当经过这幢西楼,我就觉得寒气逼人,穿堂风由内而出。原来网上争相竞抄香消玉殒的故居:“2室1厅一卫,68平米,RMB650万上下”,真叫残酷!多亏其“去国还是时候”。

    还是那家牙科地段医院的气味好闻!就在这幢西楼的底层东北侧,不知何时开张的,也不知何时消失的。我还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真正高大的美男子,可惜如今偏要叫帅哥。他进进出出这幢西楼40几年,似乎就在“故居”的楼下。他是我青少年时代的“大朋友”,隔壁邻居的高中最好同学,以后成了连襟。不料,他也去国几十年了,再一想,活过了半百,竟然还没有进入此西洋楼、直至顶层过!不过是仰望,也许如同那位遥远的女子在俯视,但没有目光交流,存留的是文字,还有不着边际的影视,那是他人的创作,不是她的改编。

    原来,一个奇特女子离我这么近地生活过,可望不可即!这就够了。

 

    我的运气就在于,生在鬼窟,身在鬼屋,还有回顾和想象。所以坚持每日洗澡,就有涤除鬼污染的效用。那种澡后爽快感,有时需要短信表达。

 

【周四24号,住居出行全面非法监视。其一,12点前后,工地一阵敲击,鬼车一声暗号即中止,如此闹钟,自然得起床。阳台外工地门前一白鬼车守候,入厕返回后,已交接一墨窗黑鬼车。入厕时,老狗正巧上下楼,配合不错!其二,午后,体锻和洗碗时,鬼车混入其他车中,未理以治。屋内收音机音乐台,大干扰,难以调整清晰。结巴则在阳台顶上,不时制造拖物尖锐声响。其三,傍晚5点后,穿行嘉中,拿日语信息报,反跟踪一沪鬼,出北门即存照。至静安公园报亭前,戏弄一番鬼伴,先下广场再返上买报,一中年高个保安守候,一雌鬼前来陪买。其四,再下广场,半圆形台阶高处一保安站视,似商区小头目,见拍即开溜。季风书店翻看书时,鬼特交接。一尖黑脸沪鬼,站底处假装看书,自以为悄然到位,但见我数次直视,心虚仍坚守,立此存照才开溜。随后,在地铁站外此书店,再拍一装模做样看书鬼伴,系黑衣特鬼。

 其五,返上地面后,再上下久光台阶,归途中不断戏弄鬼伴。有趣的是,那帮现役特鬼随处可见,出门便装,到处转悠,交叉交接,显然已得通知,稍避存照。其实,这帮服役鬼特也明白,反正到时一走了之,凭照片也找其不着,可恶又可怜!其六,今晚全面跟踪,紧盯不舍,鬼伴种类齐全,与之合拍:该拍则拍,各角度纪念,也是乘兴一乐,与鬼特共舞!其七,7点后返回,楼内鬼结巴与打手这对父子,坚守小碉堡,等于控制我出房门。晚10点前,阳台外鬼车仍已离去,一鬼特仍守候,见我上阳台即开溜。随后,我用强灯光照射南窗西窗,显出条形窗帘,特别显示给守驻鬼伴看,这叫敞开屋内的反监控,一种深夜心理战。其八,晚12点前,打手这小子值班到点。我入厕其也入厕,我守候门口盯视,只见其打着手电,狼狈下楼。12点后,我上阳台抽烟,一黑鬼车守候东侧路边,我返屋时,其以为我拿相机,即大转弯向南开溜。不过,安义路东端,又接应一鬼车,停驻至我关灯入睡,这是每夜惯例。弟】

 

 

 

(第8天2月25日)

 

    这是铜仁路的地标,半公里之长的小马路,竟然留存如此美好的建筑,真是万幸!当然本地区很多人不知情,四周的居民也没有多少人明白这一点,再说也没剩下多少人,大多拆迁走了,也没听说关注这幢楼房的。

    看来还得寻找,从南到北,南边是延安中路,北边是北京西路,中间是南京西路。以南京路为界,南半侧只剩一条里弄式老洋房了,北半侧则较多保留建筑,这是其中之一,就在西北角,铜仁路与北京西路交接处,其门牌号333,特别容易记忆,也容易引发联想,似乎具有某种神秘莫测的暗示,某种机关的代号,其实从来不清不楚。

    据文革时代的传闻,此楼曾是特务机关,到底是哪个年月的这种机关,没搞清楚:二战时日本占领军的、或汪精卫傀儡政府的?内战时国民党的、或共产党专政时的?但文革时的红卫兵,似乎从中学里杀将出来的乳臭小子,曾占领此楼,作为司令部,那面大旗曾经高高飘扬。昙花一现后,又是某造反司令部所在地。好景不长,又被军队接管。那时进进出出此楼的小汽车,可是够级别够威风够神秘的!

    此楼从未真正开放过,至今也不知如何称呼,看其贴面墙砖、钢窗和大玻璃,似乎皆染墨绿,尽管至今从未透绿围墙,但确实季季令人绿意盎然!那开阔的大阳台,不是点缀,简直就是主体:二层可以成为鸡尾酒会的舞厅,三层可是纳凉的最佳露天咖吧。这类风光,曾在所谓改革年月反复折腾过,但与逝去的风光风马牛不相及!一大批油头粉面的乡巴佬子弟,成了特权阶层的新贵,轮流把玩,把此楼糟蹋得只剩外型了。

    所以,我宁可去欣赏那也许永远封闭的地下室,或许还有四通八达的地下通道,尽管我不知从哪进入,也不知从哪出来。据说里面藏有许多不知身份的骸骨:无名烈士还是无辜受害者?那位匈牙利犹太建筑师撒手而去,这份遗产被一帮大盗掠夺、被一伙无赖霸占,气息奄奄之中,有幸上了历史建筑的保存名单。

    每当目睹那“333”的牌号,我就觉得这堵弧形的墨绿高墙在倾诉什么,那些践踏过、玩弄过此楼的家伙,当然听闻不到。当我过了知命之年,就觉得此楼开始可怜起来,也许是可怜我自己,因为我不愿高价享用一杯饮料,由此安坐那二层和三层阳台的宝座。这会破坏我的兴致,我宁可就近走过、稍远眺望这个建筑奇迹,不过三层,却如此优雅高贵。她,不以高度抢夺眼球;她,静谧地休闲在此地。我,多么想拔一把常绿草,就在那小巧玲珑的草坪上;我,多么想走过那些玉石般的鹅卵石小径,不过咫尺之间。

    谁来推倒这堵墨绿大墙?我可伸不出这双手!还是把精致的幻觉留给想象吧!已然显示的荒唐和丑陋,无以复加,但从来没有覆盖此西楼的现代气质和灵魂,还是让我的手去承担爱抚的义务,祈祷“333”不要成为“666”或“999”,一如既往地“333”下去,直到这条铜仁路消失为止。

 

    虚幻的短信,留存了真实的记忆,散步总会中止,我得照顾右脚痛风。走过的路,近在眼前,却经常视而不见。我又联想到了鬼伴,我们的生活需要他们,没有我们,他们就无任何价值。

 

【周末25号,非法监视,住居出行继续全面实施。对住所依然鬼车停驻交接,另有楼内鬼配套。对出行,鬼特各种车和走卒、定位手机,形成定点机动蛛网。其一,晚六点前至七点多,骑车去镇宁路乐购店,途中各路口和店内外,鬼特悉心布控。一出弄,弄旁鬼车即启动,未理会,弄口守候一黑衣特鬼吐痰,表示无耻和敬佩!至愚园-常德路,交叉鬼伴已就绪。未带相机,引出越多越好!经过熟悉报亭,预备我下车与报亭主闲聊,一鬼特已守候,假装翻看。其二,根据路线,知道我的目的地。即展开反监控,从东西走向并行三条马路之间,反复穿弄,南北回转,辨识鬼伴,不断消费鬼力,几组走卒奔跑,守候定位。一黑衣特鬼吐痰,我反吐给其看给其听。不久,运鬼兵伊维科中型车来临,未抄车牌,场面不算壮观,实在不错!其三,一入乐购,一保安头目急忙走前,里外通知布防。一黑衣大汉保安在地下层死盯,见注视即闪离。收银台处,一外地中年民工鬼伴,等候排我身后,非得看我买什么化多少钱,本想嘲其,可怜被利用,算啦!
其四,返途至南西-华山路口,一瘦黑特鬼装样抬头寻路,围绕其转二圈,还自欺欺鬼,非得等我绿灯穿行才离去。这种小赤佬是否成年还是问题。对侧一组已在恭候,一目了然。其五,南西人行道上,反跟踪一高个黑衣、黑镜走鬼,从常德路至铜仁路,其即手机报告。对侧另有接应鬼特交叉。看来,此鬼难得享用如此待遇!够了!这套拙劣肮脏的特务手段,实在可笑可怜!其六,入弄时,安义路东端仍停驻一鬼车,免了抄牌。今晚出行,始终未见警车类护驾,恐怕我抄牌存照吧!入屋后,晚11点前至午夜1点,遥控器半小时爆响一次,这类暗号通知,实在低级但有效,可怜这帮乌合鬼特!弟】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